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791|回复: 0

[口袋文学] 分别·Hard To Say Goodbye【搬运】 [复制链接]

Rank: 1

UID
272458
帖子
1
精华
0
积分
8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2-7-23
发表于 2014-4-18 19:29: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是的,这里是芭蕉,当然头像不大一样,这个不大影响吧。

我决定尝试着走出贴吧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也请多多地提出建议呢。

如果没有问题,那么,以下,故事开始。

附:贴吧原稿
---------------------------------------------------------------------------------------------------------------------------------
BGM-スカーレット - Eufonius


你关上了车门。车门关上的声音很清脆。

夜晚11点,野外,一辆车。

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了。最多算是一个成绩还算凑合的学生。


“回彩虹市,廊桥大道。”


简单吩咐一番之后你带上了耳机,假装漫不经心地往窗外看去。

小家伙恐怕睡了吧。希望能在它醒来之前被好心人收养。

你是个成绩还算凑合的学生,却不是一个称职的训练师。

小时候恐怕也就是觉得打打杀杀地很帅吧。攒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买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神奇宝贝球,在逗楼下草丛里随处可见的小拉达玩的时候偷偷地按下了开关。结果这家伙刚回到家就吓得四处乱跑,不仅无视了摆在面前的零食,还几乎把家里能啃的家具啃了个遍。

结果你的屁股疼了好久,小拉达被爸爸赶出了家门,那个神奇宝贝球也被爸爸暂时保管起来了。你现在还记得你从被子缝里看着爸爸把新的柜子往家里搬的样子。灯光还有些发黄呢,现在家里换了LED灯了。

不过比起后来的那些家伙们,小拉达算是幸运的了吧。刚上初中的时候,你因为没有神奇宝贝,还被嘲笑了好一阵时候。等到你终于忍不住,向老师和家长告状之后,爸爸终于把那颗神奇宝贝球换给了你。红色半透明的外壳还发着亮,就像是新买的一样。

然后爸爸陪你到了附近的收养所。应该是受了当时热播的动画影响吧,自己一直吵吵嚷嚷地要皮卡丘,却在放低要求后发现连正电拍拍都被人领走了。最后你哭丧着脸带走了皮皮,虽然不是很高兴,但是也找到了玩伴呢。

所以你才会和当时班上最壮的人打上一架啊。正好耳机里换了一首摇滚乐,你试着把你臆想出来的勇武传和音乐配上。可是实际情况是你哭着撒着泼,向那个只是为了和你开玩笑的同学怒吼——虽然他只是在愚人节那一天把装着皮皮的神奇宝贝球换了一个空的神奇宝贝球而已。你们打了一架,并且后来还成了好朋友,可惜你每次想到他和你开玩笑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想打他一顿,好好地打一顿,让他跪地求饶。




车子开出了郊区。你回头看着草丛。

保重啊,你这样想着。

你还是把皮可西给放生了呢。到最后还没有给它取一个昵称。

今晚的月亮很圆呢,这孩子应该可以睡个好觉吧。

对不起……我不敢再当训练师了……

你低下了头。

路边的小混混……他们实在太可恶了。



我不想再受他们欺负了。不想了。对,我不想了。


你依稀记得当时的街道很空旷。那是下午放了学没有多久的时候,天空有些雾蒙蒙的,像是被谁用保鲜膜盖住了一样。

所以你和皮可西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你当时没想很多。

谁知道你很快就被领头的混混打倒在地啊。当他们弄上皮可西的时候你甚至没有力气抬头看它。

“冲着我来啊!”

你努力地想象着如果自己当时喊出这句话会怎么样。可是你当时没有。你又痛又怕。






充其量……自己也不过是个小屁孩吧。

……哪里有资格保护别人呢。即使是自己的伙伴。

……

之后你不敢和皮可西说话,日常的喂食也交给妈妈代劳。

只有绷带是你帮忙包扎的。当时那家伙还生着气呢。

……明明想道歉的啊。




……可是……

……不敢继续了啊。

……马上就要到外市优秀的高中去了,恐怕再养着它……不太好吧。

你第一次对家里人提出了这句话。

爸爸没说什么。妈妈虽然提出“我可以帮忙”,但你知道,妈妈年纪也大了,开始记不住事了,何况妈妈还有教师的工作,对妈妈的负担恐怕会更大的吧。


……

……对不起了……

……去找个更好的朋友吧。我还是不敢保护你了呢。

……算是爱吧。我希望这它过得好吧。

……虽然……自私了一些……你要原谅我啊。我是爱你的呢,所以我不想再让你跟着我受罪了。

你想,如果新的主人看得到你的信的话,他一定会帮你传达的吧。

你摸了摸你的背包。


然而,借着车里的灯光,你看到了那封应该正在皮可西身上的信。


“司机!掉头!马上掉头回去!车费我照付就是了!”

你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麻烦在这里等一等!我会回来的!车费会付给你的!”





司机嘟囔了几句,你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车里空间很小,不然你恐怕就要站起来了。你打开了手机的灯光,照在出租车的外面,拖出一条微弱得绝望的光带。

你想,如果还找得到——不,一定要能找到皮可西——就要把它带回来!

该死的……后悔了呢。你这样想着,一路狂奔过去。眼泪被风吹得往后跑。






然而地上什么也没有。你手里拿着信封,呆呆地站在那里。

地上是空的啊。借着月光,你看得很清楚。

你趴下去,疯狂地拨开草丛,试图从草丛中找到那颗球,可惜一无所获。




“哎呀,小伙子,失恋了啊?”出租车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你的旁边,“年轻人要经得起磨练,上车吧,大不了这趟车费我不要你的就是啦。”

你本来想擦擦眼睛笑着说不用的,却被大叔劝上了车。



车上,妈妈的电话打来了。

“还没睡啊——给皮可西吃药了吧?那孩子还笑,四分之一块就好……”

妈妈一如既往的唠叨。你忍住哭腔,故作镇定地回答:“有给它吃过呢。”

当然,是在放生之前。

“哈,你看我这老太婆也记得这事不是?”

你默默地挂了电话,靠着车窗,忍着眼泪睡去。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5 文字看着很舒服~欢迎加入双子星

总评分: 银契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