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889|回复: 0

[口袋文学] [合众短篇]池鱼向东 候鸟向西 [复制链接]

Rank: 1

UID
282726
帖子
1
精华
0
积分
8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4-6-23
发表于 2014-6-24 23:24: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写在前面:
※初来乍到首次在双子星发帖,若有触禁还请包涵。
※作为合众厨的我想成为一个阐述者而非参入者,因为只要有爱就可以臆想出这些他们的事情。合众这些真让我难以割舍的喜欢,无论是GAME还是设定还是同人作品。所以想写个关于双透组&N的故事,即使还达不到很高水准但只是想要表达出来。
※那么,就这样开始吧。

源:
其实人与人相叠的世界不一定会开出重逢的花,不被记住的某物,终会活在时光中,泯灭在末世的光里。所以最好的结局,或许就是池鱼向东,候鸟向西。
——不会再遇见,怀念再遇见。



Part One.

12月7日晴天 -5度

当我坐在冰冷混杂些许陌生气息的火车上时,我就开始有些后悔贸然作出这个旅行的决定。幸好这次有携带水晶灯火灵,他的火焰之躯特性适时温暖了精灵球,也好让我幸运般享受到未冷的余温。
黑夜真是绵延不绝的漫长,火车富有节奏感的蒸汽声反而变为时间的指针。我注视外面已经入冬些许的大地,发现逐渐而来的纯白礼赞了所有颜色。真的,这也表明我距离所要到达的目的地也不远了。
神奥地区,遥远而寒冷的地方。实话讲,以我的身体状况去适应这里还是有些令人难以忍受。不知为何我自从离开酋雷姆的洞窟后就变的特别怕冷,所以无时无刻都带着水晶灯火灵的精灵球。

这次没叫光酱接我,你也不要去打扰她。听说现在她正在和帕鲁约会,恋爱中的少女少年还是别打扰比较好。我猜测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听到关于他俩的喜讯了,或许是结婚请柬也说不定。

不过说实在的,北方的神奥就是不比我们合众一般啊。无论是从风土人情还是文化传说,甚至是从方位上决断,还真有几分灵性孕育「时间与空间之神」和「反转冥王」的味道。初来乍到的我都有几分被莫名感化的意思。

其实N,我或许不应该跟你大吵之后跑出来。你的理想我应该要帮你完成的,这次算我一次小小偷懒吧。

12月11日 晴天 3度
终于结束这段十分曲折又腰酸背痛的火车长途,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坐火车了。路上遇到位回乡过年的精英训练师汐子。和她交换了训练师卡片后发现她手头竟然有罕见的波克基斯。
图鉴介绍是”远离纠纷之地不再出现,即使被人偶尔发现可会快速离开的可以带来好运的精灵”。

所以说不定这次的路途不会那么糟糕,或许我还会有幸碰见更多有趣的精灵和事情。我发觉自己逐渐开始有了变化,说不准这变化从何而来,心中冒出几分远道赴约的感觉。很奇妙。
因为是随便擅自买的最近的车票,我就在一个叫「鱼目镇」的小地方下车。看样子这有点像芳缘的慕水镇构造,水上房屋排布进而组成街道。

镇子不小,能踩的地面大多由青嶙色石板铺造。一家一家店铺就排序向后,有点店口还有站有乐天河童。我发现各处的墙角都能滋生出许多深绿浅灰褐色的青苔,就像镶嵌进墙壁一样难以除去,宛如长在潮湿心房里的那些杂念。

当地人出行都有使用小尖船舶和水系精灵,但就现在我还没看见骑乘者,反而小尖船舶有不少。红红的颜色,还有细而长的黑色竹竿撑靠在其旁。

我打算先找家像样的路店住下,再去买一件外套比较好。因为我的胳膊现在就有点冻的发抖,怕是在耽搁下去会感冒。

要是这样或许还真需要你浪费时间来接我回去,不过大概是可以的吧?

12月18号 晴天 10度
我用了整整七天时间逛完整个鱼目镇的店铺,收获颇丰。居然买到纯正红颜的星之沙,闪闪发光的放入绸袋格外漂亮。

在过程中有人居然想要挑战我,我无奈只好让在水中战斗最有力的大剑鬼迎战。结果还没开打就引来议论纷纷。丢俩到死好嘛。结果一招按压就结束战斗。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给他减减肥了。

然而最让我惊喜的是镇子末端由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巨大金鱼王的雕塑。在日光倾泻下来的时候就像真的在游动一样,目光炯炯有神注视遥远的东面。

雕塑的前面是片环形的清池,池上架起一座白石拱桥,池水里面放养着无数眼花缭乱的角金鱼。红白相间的花纹在水波中滑出道道涟漪,鱼唇一张一合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看见自向东的方向有一股清洌的流水不断注入池内,而池底也有通往外界自由的隧口。

我忽然就觉得这群鱼太过安逸,却又顿生出一种傲然。它们不屑游人抛来可口的食物,只是忘我的游啊游,游啊游。就好像它们是这儿独一无二的国王。



实言,这有点像你啊,N。

然后,我就忽然看见”他”的背影。



具体而言我没用眼睛看,就像人繁衍而出第六感的感觉观察到一样。我察觉他走到白石栏杆的周围,垂着头注视水中成群的角金鱼。

他开始喂鱼。手中的面包屑纷纷扬扬落入水中就像浮萍般随波逐流,也怪了,那群什么都不屑的鱼居然都簇拥成一朵巨大的花,红白相间的尾鳍拍打水面开始争抢那些白色细碎的面包屑。
我默不作声看着鱼群,他也没有言语。
天微微沉下来了。我们俩就这么相距不到十米同靠在护栏。

我发觉我俩意外的相似。当我鼓起勇气直视他的时候,我看见宛如红鱼一样的棕红色黯淡的眼睛,裹在他的帽子下面。

我这才警觉。
原来他也在盯着我,他的身影充斥在我晴空色的眸里。

足足五分钟,他才一如当初的垂下脸庞不再看我。我依旧目送他将手中包裹面包的纸袋扔到路旁的垃圾箱,背影下了桥段消失在地平线末端。


这时。我发觉我心中那份"赴约”的心情又从不知何处的地方撺掇出来,冥冥之中我觉得这份因果有些太过庞大。这难道就是个巨大的阴谋嘛?是从我跟你吵架开始,从我买到这班车末尾的卧铺开始,还是从命运诞生的片刻,就开始了?

你知道的,我不信这些东西。

我打算明天再来喂鱼,我也会去买相同的面包站在这里。

不是为了等他。

12月19日 阴天 -1度
我不喜欢今日天气,一醒来低气压就在上空盘旋。

洋阳玛飞得很低很压抑,有孩子喜欢带着渔网到处追捕这些可怜的翅膀被水珠压低飞行的虫系精灵。
我从路店便利小铺买了和他拿有同样包装的面包,一大早就站到白桥上面企图往下抛食。可是没想到,大剑鬼擅自从球中蹦出来跳进池子。我有些难堪的站在桥头看这么庞大突兀的大剑鬼在池水中欢快,忽然想起他似乎很久很久没玩过水了,觉得天色还早也就作罢。

清晨弥漫的雾水总是让人还以为没有梦醒,我看见桥头桥末都被白雾弥漫,倒有几分仙境漫游之感。可是,连天的雾总让我想起你。

我都不记得是在那里见过的场景。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周身都是浓到看不清的雾气。我看见你穿透了层层雾水出现在我的面前,微笑常如既往的脸庞和灰色迷惘的眸子,干净整齐的白衬衫和腰间系有金黄的门格海绵,还有那一头碎碎都没有梳理好的草绿色。

那时的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倾心。


所以N,我一直不知道是在何时何地才对你顿生的情感。
所以N,这次出来也有可能使我为自己找的理由,为不知名的问题和解答。

我在说服自己。
几乎是同一时刻,我看见了他。


他在喂鱼。动作轻柔以致于让我有种产生幻觉的臆想。

我注视他的脸,没有表情却总给我一种难以抚平的忧伤。他将最后一点面包屑抛入水中,他看着大剑鬼周身围拢起来的角金鱼群,他抬起头来向我的方向扫视一眼,开了口。

“呐,透子。好久不见。”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嘛?”

Part Two.
我的眼前是海。

遥望皆是蓝灰没有尽头的世界。

海与天的深处由看不见沉淀的线缝合成的巨大的伤口,天气依旧阴沉的好像马上就会坍塌下来,我发觉自己坐在沙滩的边缘,白色潮水接连不断的冲刷着我黑色的靴子,而后又迅猛的褪去。
凭借多年在合众生活的经验,我觉得会有一场大的暴风即将而来。第一反应查看腰间精灵球的缺失,发觉六个都在。就连大剑鬼都不知何时跑回球中,这让我稍稍安心了不少。

我站起身来,妄图在这周围寻找一些可以避雨的地方。远远的地方,我看见一排整齐划一的由木头搭建而起的渔村,还有停靠在海岸码头的船舶。我努力打起精神,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很快的距离,我就到达了那个村庄。看起来像个渔村。浓重的鱼鲜味和沙滩海浪的潮汐咸味充斥在鼻腔,家家户户门口都贴有由红色颜料绘制的鱼鳞般的花纹。街道上没有人,冷冷清清连精灵的身影都没有。

难道是个废村?我猜测着向内走去,横穿过村落之后才发现码头处远远的汇集一群人的身影。我不敢靠近只得绕着圈向里摸进,不料却被突如其来的钟鸣吓到。
不知何处传来的钟声,巨大雄浑的声音由不知名的远方一点点接近,威严似乎从外界被震颤接受到外衣皮肤骨骼,最后到达内心的深处。我莫名打了个哆嗦,发觉远处那群人也似乎受到什么指令一般,他们开始纷纷驾驶自己的渔船,开始向海的深处进发。

不多时变空无一人。

鼓起勇气打算继续探寻,不知为何我一步步走近海岸的时候,胸膛中那颗心却加速跳动起来,伴有种难以言喻的心酸和痛苦,惹得我差点莫名留下眼泪。


最终还是放出大剑鬼使用冲浪术,速度不慢地跟着渔船队伍。我觉得他们很像旧时代的人们,靠水为生的那种最朴素是老渔民,居然拥有水系精灵却不会用冲浪术,而选择坐木船出行。

当队伍停下时,最让我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看见了他。

那个少年。

他被捆绑在柱子上,全身被涂满宛若鱼尾的花纹。胸口有一道巨大的伤口,血已经凝结成巨大暗红色的伤疤。我看见那些戴面具的人将一大碗不知道什么混合而成的粘稠的血液倾倒在他的全身上下,而他只是抿着嘴没有丁点反抗的意思。



我想要救他。


实话讲以我的实力,虽然不正义但如果掀翻这群人的渔船是没有一点问题。而事实我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我总觉得,他很快乐。他传达给我的信息甚至连平静都没有。我从他身上摄取到的信息只有幸福和荣耀,甚至没有即将面对死亡的那种人类生来既有的天性。我匍匐在大剑鬼的背上,我继续看着眼前这一切。



我看到了她。

她是透子。

她是我。

一身奇装异彩的透子。头顶三根巨大的鸟类精灵特有的鬓羽。

我看着透子也在抿着嘴站在船头,脸上写满坚毅与正式的严肃。她抬起手臂轻轻,留恋且不舍抚摸着少年的脸颊。注视注视就想要把少年牢牢刻在眼睛里面。可最终还是把身子转了过去。



不多时。被画的宛若鱼群的人们簇拥着将少年抬起,用力抛向海中。沉重的石柱附着少年的躯体在波浪中起伏不定忽上忽下,霎时就消失在海里。

我急急命令大剑鬼用潜水术,不想却被人抓起衣服妄图拖上天空。大剑鬼一个高压水炮差点将其打下,我努力挣扎想要挣脱束缚,不料碰到一种熟悉的触感。

波克基斯的白羽。

我偏过头,视野中是他的身影。

你不是在水里吗。

我先把大剑鬼收回精灵球,之后警觉的看着他。他不说话。目光冷漠注视着海面上拼命稳住渔船的人们。

我最讨厌这双眼睛,活像当年没有感情的N。

我说。

他侧目看向我。目光中出现一种新的,自遇见他后从未见过的神情。于是少年再次垂下眼帘,他抚摸着波克基斯的白羽。

你不去救他?

我问他。我不相信他会眼睁睁的见死不救。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将我弄到这个世界,见到了另一个我和他。而他想要告诉我什么,我现在都不知晓。但我性格里面就流淌着从不畏惧挑战的血液。

作为被真实选中的英雄,我从不惧怕真实。

“这是他的命。透子。


这是我第二次听见少年温婉如玉的声音。不同于N,他的嗓音透着一份支付给全世界悲伤的声线。我看着他,他抬起头直视着我的眼睛。

那对棕红色的,里面被抹不去的寂寥添补而生的眼睛。


“就像现在,我遇见你。这也是我的命,透子。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昏昏欲睡的感觉。我努力支撑自己不要倒下,但我却抑制不住的困倦。他的身影从清晰逐渐模糊,再从模糊变为一只白色的,巨大的鸟类精灵。

“透子,前世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透子,这只是梦。




“透子,再见。”


候鸟向着西方飞去,白羽散落一地吹醒了浓厚的雾霭。



我发觉那羽毛真像那个透子头上戴着的鬓羽。


宽大而雪白。


Part Three.


就是打盹的时间,我发觉雾水已经全然散开。

孤零零的桥头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雾气被温暖的太阳光照射着四散而去再也寻不着踪迹。池下那群生动活泼的角金鱼懒散的在日光下游动,我学着他的动作,把面包掰成碎屑,抛入湖中看鱼儿觅食。
我忽然就想起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内心却并不伤心或难过。只是心中掠过一丝小小的遗憾和伤感,就像苦笑着电影到了不得不落幕的时候。

“不被记住的那些日子,或许真的已经被忘川刷洗的褪掉当初的色泽了。


“透也,谢谢你专门回来告诉我这些。


“我知道我当初也是迫不得已,而你理解。”

“神需要的是牺牲最心爱的人,去换取和平富饶和欢乐。而你知道我一定会再回来,所以你等在这里,你在告诉我,你得到了上世无与伦比的爱。”

“我该走了。因为现在,有我必须去爱的人。


我抛下最后一片白色的碎屑。
当我走到白桥末端的时候,我抬头望向这个美好无比的苍穹。



我发觉,一群白色的候鸟向西飞去。

我发觉,一排红色的池鱼向东游去。

我发觉,N君温柔的站在桥的末端,朝我伸出手。

END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5 欢迎发文w

总评分: 银契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