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232|回复: 8

[口袋文学] PM进阶篇---122->124、远走(旧文被锁定而暂时使用的楼)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85
帖子
341
精华
1
积分
54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4-7-2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12 15:44:5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奇克叶 于 2014-7-23 12:18 编辑

122、杀戮

(不再想要离开,奈何饥寒将至。)

风瑟瑟、草嗖嗖,金黄夕阳洒落在森林外边与草原相接的一棵大树底下,一只沙奈朵正伫立着全神警界的守望,为了它所深爱的孩子与另一半守望着……奇怪的是依偎在母亲身旁的拉鲁拉丝此刻似乎又多出一只?其中一只身形较小,或许那就是它们的第二个孩子了吧?此际──靠着树底下昏迷休息中的母亲终于悠悠转醒了过来。

“太好了──妈妈!”

那只身形较大的拉鲁拉丝喜悦叫着,另外的一只虽然没有,但见着至亲转危为安而喜极而泣的泪光却是两只都一致的。

“啪!”

“你这个坏孩子……我不是已经反覆告诫过你好几次了──千万不要靠近那群凶残黑暗鸦的地盘吗沙朵?为什么你就是不听!

悠悠转醒了的母亲忽地猝不及防──狠狠再给了那只身形较大的拉鲁拉丝一记耳光,然后声色俱厉的对它斥责道!但是尽管如此,却能够感受到另外一种不同于先前那些黑暗鸦畜生羞辱戏谑的深爱责备……

“对不起的妈妈。因为冬天快到了,我只是想要……想要再多收集一些食物的拉丝……”

“就算是这样──也不可以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呀!你知道刚才是有多么样危险吗沙朵?”

“这个…………我只是……对不起拉丝……”

这只较大的拉鲁拉丝瞥了一眼──那只较小而显得不安的拉鲁拉丝后,犹豫着吞吞吐吐地回答道,感觉它模样似乎是受到了委屈,但是并没有说出来……果然,另一只较小的拉鲁拉丝见状,也终于忍不住抓着她母亲的手──突然抢话打断叫道:

“拉丝──妈妈你不要再责怪姊姊她了!其实……都是因为我跟她说我肚子饿了,所以她才会──”

不知道是忍受不住姊姊所遭受的委屈?还是恐惧于坦承一切所将遭受的责难?那只较小的拉鲁拉丝说到最后,竟哭泣哽咽了起来……猝然间,我感到一阵心痛。

“呜……对不起孩子们……都是爸妈的错──都是爸妈的错沙朵……

做母亲的沙奈朵见着孩子们的反应,原本还是愤怒神情的严厉面容,此际突地一阵扭曲,然后仿佛就像水坝溃堤一般──泪水伴随着哭泣一下子……就从瞬间溢满哀伤与自责的眼眶内流出。我忽然想起先前那只可怜袋龙母亲所说的话,此境况仿如昭示着在这个地盘所能够采集到的食物:已经不够了……

“妈……妈妈……!”

较小的那只拉鲁拉丝似乎从没见过母亲这样,登时慌乱了起来惶恐叫着。

“没关系啦妈妈。我也只不过是……少了一块皮肉而已,只要您没有出事──我会怎样就都没有关系了……

尽管先前遭受种种的苦难和折磨,但较大的拉鲁拉丝还是坚强了起来,它紧紧抱住了它的母亲安慰着。母子们相拥而泣的情景悸动在我心上,然而这一切却突然被一只在记忆中久违的PM叫声给打断──

“快逃!快逃呀铃铃!”

声音来自一只顺风自森林内高速漂出的风铃铃,然而光是叫出这一声响就好像耗尽了它的所有力气,紧接着它那红色浴血、满载啄伤与撕裂伤的身躯便从空中摔落了下去──好在那只做父亲的沙奈朵赶紧施展念力将它接了下来。

“风……风铃铃叔叔──”

仿佛这只风铃铃与沙奈朵它们早已认识。从一边是冒死的高声警告,而另一边则是孩子们亲昵的称呼,可推断出它们之间关系似乎不错的样子?

“风铃铃你的伤势……沙朵?”

抱住了它所接下来的风铃铃,做父亲的沙奈朵惊讶地向它问道。

“呜铃铃……我这个只是皮肉伤而已!快逃──那群本来盘踞在森林深处的黑暗鸦们,突然发疯似的倾巢而出离开地盘,还到处攻击杀戮在森林中的其它PM们!它们一边发疯还一边乱吼乱叫说什么:要替它们敬爱的老大复仇’、‘杀光在森林中暗算害死它们老大的所有杂碎PM们’什么的铃……

“风铃铃对不起……沙朵……

听完风铃铃惊惶与不解的描述后,这只做父亲的沙奈朵登时面色一冷、语带歉疚的道歉道。

“这个……难道……是你做的吗!风铃?”

面对着风铃铃瞪大着的惊怒眼睛,做父亲的沙奈朵默默点了下头──刹那间本来还无力瘫软伏在它怀中的风铃铃,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得到了力量?它忽地弯起身来用前肢掐住了沙奈朵的脖子,神色大变成悲愤莫名的样子!我吓了一跳,而那些沙奈朵的孩子们似乎也是一样神色惊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情啊?我那些还在蛋里面未出世的孩子们、它们连看一眼这世界的机会都没有……都没有了啊铃──都是因为你!”

看着风铃铃它哭天呛地、凄惨的对沙奈朵哭吼,我似乎也感觉的到那种守护不了自己的蛋、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生的蛋──在眼前被吃掉的痛楚,但回想起穿越成PM前的那晚晚餐中有煎蛋,就觉得自己的这种痛楚真是滑稽不已……然而谁也不会知道──最终竟会有这样结果的沙奈朵,面对着风铃铃也只能够做出无可奈何的遗憾回应:

“我很感谢风铃铃你在我们刚到来这里时的帮助,但是为了……为了要保护家人们我也只能够这么做沙朵。”

刚到来这里时的帮助?难道告诉、让沙奈朵它们去抢那只可怜袋龙地盘的就是这家伙吗?是报应到了吗?不过或许这也是──不同种但同系的邻居,要比那不同种不同系的邻居来的更对头点吧?所幸尽管仍是呜咽不已,但听完沙奈朵的回应后,这只风铃铃似乎也终究冷静了下来。

“呜铃风……抱歉……是我一时冲动才说出这样的话,我知道:那并不是你的错。刚刚你这样说,我都想起来了:如果你要害我,大可在初次见面时,袖手旁观任我被那些黑暗鸦们吃掉;如果你要利用我,大可在我告诉你这里一切我知道的情况后就把我甩掉不理,而不用再花心力把自己赖以生存的骗术空间绝招教我。你不知道吧?之后啊……我靠这绝招救了自己还有同伴们好几次,还因此而得到大家的推举成为了首领……

听风铃铃眼泪未干、却仍强颜微笑细数回忆着当初:那些邂逅时的种种温暖,做父亲的沙奈朵似乎更显得悲伤,至于做母亲的和孩子们则都哭了起来……我想这或许是由于刚刚风铃铃它那番冲动所说来的话吧?毕竟此刻自己所带给它的──似乎只剩下失去孩子的无尽悲痛而已。

“风铃铃够了……不要再说了沙朵!”

仿佛还沉醉于过往的温暖,处于逃避残酷现实而失神的风铃铃,听沙奈朵这一说便仿佛是惊醒了般,它登时回过神来脸色转为严肃──

“不──我相信:你是我的朋友,所以就算是死我也会报答你的铃!快点……快点跟着我走──我和幸存四散逃走的同伴们约定在一处安全的地方汇合……呜呀!”

嚷着风铃铃勉强自沙奈朵怀中飘起想要带路,但却没飘两下子就立马又摔落到地上!看来伤的的确很严重而非它所谓的“只是皮肉伤而已”……

(不再想要离开,奈何杀戮将至。)

123、乐土

(在自由乐土上,乘载着什么?)

“风铃铃你不要逞强,等我先帮你治疗一下沙朵。”

做父亲的沙奈朵说着、也不管风铃铃接不接受,便上前对摔到地上的它施展治愈波动绝招。

“呜我、我才没有呢铃──呜呀!”

风铃铃反驳叫着飘起,逞强想闪开治愈波动绝招所放出的彩色光辉,但却马上又再次力不从心的摔落到地上。

风铃铃叔叔为什么你就那么爱逞强呢?拉斯。”

不知道是不懂还是故意?此时最小的那只拉鲁拉丝突然毫不留情问道,直接将这只风铃铃的脸打成尴尬与羞愤模样──摔在地上依然飘不上来的它不得不垂下头来……沉默半晌这才徐徐的坦然回应。

……我只是不想再被叫成杂碎。”

“不会吧!我完全不认为这里有谁会当你是杂碎,况且你刚刚不是说自己已经是首领了吗沙朵?”

做母亲的沙奈朵好奇接着问道。

“那是我来到这里后,就一直不断努力的结果啊铃……其实我的家乡并不是在这个全自由区域、而是在人类管制区域。”

“你在你家乡很弱?沙朵?”

“不,本来在同辈中……我是最强的铃。”

“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以前很坏……常常仗着自己那点不知天高地厚所谓最强的实力到处去欺负同类,尤其是同辈中最弱的那只叫做叶啸同类。那时候我常常叫它是杂碎,故意把本来憨厚呆傻的它激怒反击后,再狠狠的将它给打倒打哭,以此来得到做为强者的痛快感觉……

结果我被管制区中的那个护林员给盯上,他就像想当英雄似的多次阻止我去欺负叶啸。每次他都在我处于兴头上时,使用捕猎器强制打断我的行动,而且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在我将得到最大快感的时候,马上就被捕猎器的光圈给弄得失神而感觉全失──因此,我恨那个臭人类护林员

可是无论我再怎么样挑战偷袭,却都始终斗不过他手上的捕猎器,每一次都被他弄得恍惚失神了半天……于是我只有把气都发泄到无辜的叶啸身上,因此我更加频繁的去欺负它──直到有一天叶啸它失踪了,听说是被护林员带走送去什么PM中心给人类保护……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并不以为意,反正同辈中总是不缺最弱的杂碎,于是我天天依旧到处去欺负其它同伴;然而奇怪的是──那个护林员却似乎对我的态度反而变得马马虎虎,并不怎么样再来妨碍我了。我想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子干预我并没有什么效果,反而在之后还会造成更严重的反效果吧?总之,我想那个护林员他是怕了我──这么样频繁地去报复他吧。

现在想想,那时候有这种想法的我还真可笑,不知道自己之后将会付出的代价……有天那个本来被送去给人类保护的叶啸它突然回来、还在大家面前大言不惭宣称经过人类训练后的自己──已经能够打十个’了。我不信本来是杂碎’的它这样说,于是当下便跟它打赌谁输以后大家便都叫它是杂碎,想不到它竟然真的变得好强,我使尽全力和它对轰一招猛撞绝招──竟然就这样被它给打倒了……于是之后大家便都叫我杂碎,受不了这个打击与羞辱的我忍不下去──于是被迫离开了家乡。”

尽管这只风铃铃它沉重说着自己过去的种种,但不知为何我却觉得有某种特别的喜感?不过仔细想想这或许是护林员控制野生PM群体的策略:首先透过观察挑选出野生PM群体中相对较弱小的PM,每当它失败时就跑出来承诺说能够让它变得比同伴更强并加以诱惑,如此几次后就算这只PM戒心多强──想必终究能够不用靠收服的方式让它跟着自己走吧。

之后带回去训练让它真得变强,受到变强欲望驱使的它即便不收服应该也不会太难以控制才是,期间让它对护林员产生出某种程度的好感后,再按承诺将它放回到群体中去,想必这只变强的PM对整个野生PM群体将能够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推测这样持之以恒几回后,即便完全不用靠收服的方式,护林员应该也能够轻易深入掌控住他所管辖区域的整个野生PM群体……如此想来在野生PM群体里这种喜欢欺负同类、伤害同类的坏家伙,也许对护林员来说或许反而是一颗很好用的棋子也说不一定?要不然何不随便拜托个路过的训练师帮忙,将“坏家伙”收服后直接带走──这样做岂不是更省时省事吗?

“唰──!”

突然间,一阵风切声音从刚刚风铃铃漂离的森林内响起。这一声令拉鲁拉丝们吓了一跳,更令风铃铃反射性的猛力从地上弹起──

“糟了!那些家伙快要来了。快点──再不逃就来不及了铃!”

弹起后没有再摔落回地上的风铃铃,看来表示着它的伤势得到了一定回复──紧接着它领着沙奈朵一家快速往森林的反方向逃离。

“可是沙朵……为什么离开家乡的你,最后却会选择留在这种地方呢?”

紧随在风铃铃身后、做为母亲的沙奈朵问道。

“铃风……因为跟你一样。”

望着前方、移动中的风铃铃沉默一阵后答道,意味着因为是在这种地方,找到了自己所爱的另外一半吧?做为母亲的沙奈朵听言,仿佛理解的点了下头。此刻,记忆的影像渐渐变得模糊,或许是在高速奔逃移动的过程中──没法清楚在记得什么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清晰起来的影像是在一大股低矮树丛中,看起来这高度似乎连要容下沙奈朵的身高都很勉强。此处尽管光线昏暗,但影像依然能够看清……上百只伤残不堪的风铃铃们都聚在这里,其凄惨模样就仿佛是我以前在新闻里看到的那些饱受战争、天灾与恐怖攻击的可怜难民们。

幸运还能够飘起来的它们,有些头上皮开肉绽冒着鲜血,吸盘破了裂了甚至整个都没有了的;也有某些滴着鲜血,尾巴开出一堆破洞甚至到整条都断掉了的,此外还有些则是左眼或右眼正在直流血水的……至于双眼都流的那种并没有看见,大概若是这样状态的话──恐怕是逃不来这里的吧?

不幸无法飘起、只能够摊躺在地上的它们,则更加的不忍卒睹……!浑身都是血洞的正在痛苦抽蓄着、吸盘与尾巴同时破掉或断掉的正在哀号颤抖着、至于上面两种情况都不幸出现在身上的……则大都已经完全动也不再动了──即便漂浮在它们身边的同类再怎么样哭喊摇动着也还是一样。

能够飘起来的少数十几只等级较高,尽管可以边负伤边同时对那些无法飘起来的同类施展治愈波动绝招,但受伤的同类数量和情况实在太多也太重──那些不幸似乎已经回天乏术的伤患,便也只能够交给等级较低的同类施展治愈铃声绝招安抚情绪,帮助它们使路上好走……够了!我不要再看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痛苦的影像呀!

尽管此刻悲伤与难过的痛苦感觉,直令我立刻想要再一次的闭眼──不忍再看下去,然而直传脑中的记忆画面却仍旧使我无法这样做,不得不被继续逼视着、看着这怵目惊心凄惨无比的记忆影像……

不得不随着记忆的影像细看,又看到有许多风铃铃们正相拥哀泣或半拥哀泣的互相安慰着,尽管哀痛无比却又不失去希望;同样也有某些风铃铃们,此刻正紧紧抱着好不容易才从畜生嘴下保住的蛋,但身体却又不住地颤抖──似乎仍是在害怕,害怕自己可能连现在这颗唯一保住的蛋,再之后却可能都保不住的恐惧模样……看着伤痕累累的它们这些表现,我只有种心如刀割的痛苦感觉。

“不要呀铃!那是我唯一保下来的蛋──我唯一的骨肉啊──求哥哥你不要──不要将它给砸碎啊!”

本来充斥着各种混乱杂声的记忆片段忽然静音,紧接着传来了一只风铃铃尖叫哭喊的声音,这声音凄惨到好似是从坠落地狱深渊的灵魂所叫出来的一般──令我吓了一跳,紧接着便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的颤栗感觉袭入进心坎里……

(死亡与杀戮,弱肉与强食。)


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
ho6152433 + 1 欢迎更新~

总评分: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满帖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Lv.8 口袋训练员导师

乌波魔尼樱桃舌头气球hoho

Rank: 8Rank: 8

UID
25061
帖子
8037
精华
0
积分
30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1-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91 (GT 184)
 双子宝贝图鉴:68 (GT 3)
 宝贝养成成就:18 (359 Pts)
发表于 2014-7-13 15:57:10 |显示全部楼层
更得真心慢啊,一直都有看的人应该大大减少了。看到楼主重返SZ更新略感动,人气之。。。

史德拉海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85
帖子
341
精华
1
积分
54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4-7-2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13 16:46:13 |显示全部楼层
ho6152433 发表于 2014-7-13 15:57
更得真心慢啊,一直都有看的人应该大大减少了。看到楼主重返SZ更新略感动,人气之。。。

因为业余写文不容易呢,还要确保写出来的文有一定质量......总之对能够一直看文的大大来说现在也就只有感谢呢......
满帖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UID
239427
帖子
216
精华
0
积分
404
BP
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8-27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15 (GT 17)
 双子宝贝图鉴:13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17 14:33:51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啦,快忘了前面的剧情,我这就去回看一遍。
感觉回忆篇稍微有点长,不过为了剧情的铺垫是值得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85
帖子
341
精华
1
积分
54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4-7-2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18 20:47:51 |显示全部楼层
124、远走

(远走到那里,那块没有争端、杀戮与匮乏的乐土。)

为什么?即便坠落到了如此境地,也还是要互相伤害?为什么?即便同样遭受到如此劫难,也还是要互相折磨?为什么?明明是亲人,却反而无法互相依靠?正当我颤抖发寒的心理不断传来疑问时,记忆的影像却又是这么样残酷的飞移到眼前──

影像中一只尾巴和身躯都破了很多洞的风铃铃,此刻正尖声哭叫着紧抱着自己的蛋;然而另一只风铃铃则冷酷无情毫不犹豫的正打算硬抢,右眼被啄出个血洞、流上一条血痕的它模样更显得十分狰狞。这两只风铃铃周遭围了一些旁观的风铃铃,但却也仅仅只是旁观而已,仿佛都认为这仅仅是核心中那两只风铃铃的家务事罢了。

“给我住手‘喞钢’!你是想要对我的另一半做什么呀铃?”

本来领着沙奈朵它们一家、做为首领的风铃铃见状,来不及向其它同伴们解释自己为何会带着“外族”前来和它们汇合?也来不及对同伴们不断投射过来的狐疑目光做出任何交代──仿佛此刻的它只来的及冲上前去、护住另一半,然后对着那只右眼给啄瞎了的、被称作喞钢的风铃铃怒问道……或许它也只能够选择如此,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另一半、自己本来认为一个都没保住的唯一的蛋、唯一的孩子……

“哼铃,没干什么啊首领。我只是要让我这个懦弱的妹妹知道:这片树林是我们祖辈所留下来、最算是付出一切──也都必须要守护的瑰宝!绝对不能够懦弱的放弃它逃走──逃去投靠人类、当他们什么‘放养’的狗!这是在我们面前英勇对抗那些恶敌而战死父亲的遗愿,若连这个都办不到──又该拿什么来面对已经先走一步的它啊!”

尽管它右眼的血痕还未干,但却无损左眼所透露出的执着、坚持和颤抖而猛烈的怒吼,我不知道这种狂烈与狂热的信念是否应该敬畏?即便它已经是残酷到不惜牺牲自己……甚至是亲人。

“不要‘呤咯’……过去你不是曾经对我说过:在你所来自的那块梦幻一般、没有杀戮与匮乏的乐土上面,不管是什样么系别的PM们、什么样种类的PM们,它们之间都能够互相友好、友爱地共享那块乐土上的一切,除了有时候必须要听从人类的话以外便都没有争端、没有杀戮、每一天都能够无牵无挂的快乐嬉戏欢笑与玩耍铃……所以‘呤咯’,求求你带我去──带我和你的孩子到那里去──就像你曾经所答应过我的那样──只要愿意,你将会带我到那里去!”

依旧是凄惨的哽咽、尖叫与哭喊,依旧是仿若从坠落到地狱深渊的灵魂所传来的呼唤与哀求……虽然很残酷,但此时此刻我却还是很想要告诉它──那个什么“有时候必须要听从人类的话”的情况,有可能将会在某一年的某一天中,忽然之间就会毫无预兆变成为“无时无刻都必须要听从人类的话”的情况……

“够了铃风!不管怎么样──‘喞钢’、‘喞铯’你们兄妹俩都先冷静一下!我们之后再好好谈谈……呃现在……现在还有很多的同类都受了伤,需要我们帮忙。”

作为首领的风铃铃“呤咯”对自己另一半“喞铯”和其兄“喞钢”喝令道──不过此刻它仿佛也失了主意,毕竟一边是曾对另一半所许下的承诺、而另一边则是承担着首领的职责,现在这种情况或许也只能够用缓兵之计──把冲突先拖它一拖后再来想办法吧?不过要用缓兵之计总要有藉口,但它似乎一时间没想到的样子才会说到一半语塞。

“哈?之后?首领你可知道──在此时此刻的现在,那些恶敌们正在肆意把我们整年辛辛苦苦所收集用来过冬的食物──从我们的家中给偷吃偷走了吗?如果我们收集整年用来过冬的食物都没有了,那么就算抢回这片树林──我们又该怎么样渡过接下来这一整个冬天呀铃!”

显然喞钢似乎并不吃呤咯这套缓兵之计,它的态度依旧咄咄进逼──同时在它们周遭越围越多的风铃铃中,似乎也有不少跟喞钢它的眼神一样……

“这个……就算是这样,也得等到明天,让大家的伤都好了铃……”

看来面对气势汹汹、仿佛已经豁尽一切的喞钢,本来作为首领的呤咯显然快要招架不下去了。

“首领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铃?若拖到明天,那么我们的食物岂不早就被偷吃偷抢了个大半?我们早就有所觉悟了!不是现在立即去抢回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一切,那么──就是死!现在我们之所以还待在这里,一切都是为了等待首领你的带领啊!

但是你、你现在竟然跟我们说这种废话?难道──首领你……首领你是它X的杂碎!其实你是想要等到咱们食物全都没有了以后,再逼迫大家不得不全都跟它X的你去当人类所放养的狗──父亲它真是看错了你这只它X的杂碎!所以才会被你这只它X杂碎给骗得将首领位子交给你这只孬种废物!”

这只叫喞钢的风铃铃说到一半,忽然之间仿佛领悟到了什么:它所不该领悟到的事情──当场态度丕变!它气得浑身颤抖、右前肢直指着挡在它妹妹前方的呤咯声色俱厉开口痛骂道。我想或许其中也包含着怨念吧?毕竟自己父亲到最后始终都没有将首领位子交给自己,反而是交给那个跟妹妹搞在一起的“外人”手上──岂有此理……是这样子吧?

“不准这样叫我!我不是杂碎──我才不是什么杂碎啊铃──”

再次是当众、且是又被一口气连叫了三次它最忌讳的称呼“杂碎”,呤咯当场理智全失也不管它该保有的什么首领气度了──便怒不可遏地直朝喞钢扑上去!只见它们俩只风铃铃,就这么样双双摔落到地上翻滚扭打──甚至还互咬撕扯下对方身上的肉!当然一点也毫无PM间对战招来去往的章法与格调,只是那种最原始的、野兽间的肉搏而已……我忽然联想起港片中古惑仔街头斗殴的情节,当然这种情节也不可能仅是因为在PM世界──就不会发生的吧?

“呜啊──你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还不快点把它们拉开啊铃!”

喞铯又再次尖叫哭叫了起来──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凄惨,想想它所生的蛋碎到只剩下一个、亲哥哥却还想要把剩下的那一个也弄碎、现在在眼前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果然,实在是太惨了啊;这时围观看呆了的其它风铃铃们这才好似大梦初醒一般,赶紧纷纷飘下去劝阻把它们首领与喞钢给拉开,不过尽管如此却也阻止不了此刻喞钢与呤咯已是伤上加伤、兼且体力耗尽狂喘到说不出话来的事实。

“这样对首领说话也实在是太大不敬了吧铃?”

围观风铃铃中的某只风铃铃冷冷的质疑道,我想是呤咯派的?

“呼铃……但这可是关乎尊严的原则问题啊。假若我们伟大的首领啊,真得是想要逼迫我们大家都去当人类放养的狗的话呢,那么我觉得喞钢它其实说的也没错啊。”

围观风铃铃中的另一只风铃铃不屑的调侃道,我想是喞钢派的?

“你说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你忘了首领过去曾经救过了我们好多好多的朋友和同伴们吗?再说现在的确有很多同伴都受伤了啊!难道现在争吵──会比救治我们的朋友和同伴们还要重要吗铃?”

围观风铃铃中的又一只风铃铃气愤的驳斥道,我想是呤咯派的?

“你说什么废话!当然是要先搞清楚首领是不是个打算把我们全部都卖去给人类当狗的‘卖族’贼──这才是最重要的呀!要去给人类当狗的话──那还不如让我去死!”

围观风铃铃中的再一只风铃铃暴躁的大吼道,我想是喞钢派的?

“你要去死没关系──但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呀铃!如果喞铯说的是真的的话,为了孩子──我也想要去那里!这样子……这样子又有什么不对吗!”

终于,在围观风铃铃之中的首只──抱着蛋的风铃铃终于出声说道,表达出有蛋风铃铃间共同的心声,但是听这内容……我想则应该算是喞铯派的吧?毕竟首领呤咯到现在还没有表态啊……但却没想到这反而才是接下来的导火线──

“呸铃,就因为你保住了你那颗拖油瓶的蛋,所以才会有这种做狗、放弃尊严的想法。果然喞钢它做法是对的──不将你们那颗拖油瓶的蛋给打碎,你们是永远不会有尊严的坚强起来的!”

那只似乎是喞钢派的风铃铃不以为然回应道。

“你这恶魔!谁敢动我唯一剩下的蛋──我就跟它拚命呀铃!”

刚刚发言、抱着蛋的那只风铃铃一听,用着敌视仇恨地目光瞪向刚刚那只喞钢派的风铃铃,仿佛真的已经准备要跟它杀成你死我活的模样……

“虚张声势的家伙──那群真正的恶魔吃掉了你好几颗蛋,却也没见你有拚命啊铃?”

再次地又是不以为然的回应,仿佛本来作为同伴的彼此心意──已经完全断绝了。

“那群恶魔吃掉了我的蛋没关系,至少不是像你这种比恶魔还要更邪恶的家伙──比故意要打碎我现在唯一的蛋还要更值得我去拚命啊铃!”

抱着蛋的风铃铃咬牙切齿回应道……感觉比起恨伤害自己的敌人来说,伤害自己的同伴要更是可恨吧?

“你以为我们这些有尊严的战士们,会因此而怕了虚张声势的你了吗铃?”

“给我试试看啊铃──就算死我也绝对要把你的脸给咬烂!”

情势似乎恶化的很快,仿佛惨剧的第一块骨牌已经被推下──再也扳不回来了……正当呤咯与喞钢扭打完正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的那个瞬间,遭受劫难幸存下来的整个野生风铃铃族群好像被再次撕裂开分成两边,彼此间互相仇视──甚至是走向互相杀戮:那个所能够预想到最最凄惨的终局。

(远走到那里,那块只有谎言、压迫与支配的恶土。)

在PM的BW所有片尾曲中最喜欢下面这首:

在路上跌倒不跟其他人扯上关系
转身躺平 观望面前一片蓝天
颊上的泪珠不是闪亮的饰物
不要忘记生存的乐趣呢
曲起膝盖站起来
背后虽有点污渍
但泥下的伤口会支撑着你呢

牵起你的手 就算是艰辛的日子
由零开始 好吧 大家手牵手
大家手牵手 就算是艰辛的日子
也要齐心协力 好吧 大家手牵手
一直也要手牵手呢

满帖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67554
帖子
1167
精华
0
积分
1088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1-12-17

[活动徽章]2012年三题故事文学优胜徽章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91 (GT 86)
 双子宝贝图鉴:39 (GT 2)
 宝贝养成成就:21 (296 Pts)
发表于 2014-7-22 18:17:01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看了一点点这个新帖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就把至今为止的所有都看了一遍。
真长啊……但是没有想象中那么长……估计是因为我看得比较快的缘故吧。
每次看到心境的叙述就稍微有点厌恶,虽然每次都能够理解,但是还是有点讨厌。
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什么的,这点是可以理解的,也不是很讨厌。我比较讨厌的部分主要是主角的叛逆和有点无法理解的“治疗”。

毕竟在至今的Pokemon动漫里面,人类和PM都是和谐共处的。与其说人类对于PM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如说基本上PM对于人类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可以用收到球里作为惩罚,但是其实只要PM想的话,人类那样脆弱的生命随时是可以亲手结果的来着?为什么那些天天被打骂的PM没有伤害过人类呢?在现实世界中即使是训练优良的狗在被踢了很多脚之后咬人也是个挺普通的事情啊。

好像我问的这个问题和之前好长的那个回复问的问题重合了。但是我觉得比较离谱的重心到不是在于普通的PM没有反抗,而是在于神兽这类力量比较强大的PM没有出手干预。龙族应该可以称作是普通PM对于人类是神的代表了,那么神兽呢?既然普通PM有好有坏,神兽那些没有经过驯养的应该更能有干预的力量。何况人类的爪牙不是遍布的,也有野外那样弱肉强食的地方,应该能有神兽出手干预的空隙吧?
对于这点有点无法理解。
如果是使用官方世界观的话,PM闹弯扭,和主人是朋友关系这样的事例是挺常见的才对。或许是LZ把阴暗的部分放大了,但是我认为“治疗”这样的方式应该是不能太过于普遍的存在的。
不过既然小黄都那样死了……我觉得LZ的世界观和官方世界观还是偏差了些,至少和动漫的整体感觉很不同。TV版的欢脱我就不吐槽了呵呵……

然后我比较不能理解的是小纹的变化。既然之前可以看出是那么一个能够敏锐察觉PM心情的驯兽师,那么之后对于主角的不理解就有点突兀了。在前期“好管闲事”的性格不甚突出,但是在后期却突然一下子被放大了,让我有点不太习惯。让主角换进食方式那样的,算是迁怒吗?我觉得小纹的话应该直接对迷你龙发怒吧……她不是一个很能训练的训练师吗?之前主角犯错的时候基本是皮卡丘纠正的,所以这其实是皮卡丘补足了小纹的一个缺陷,在皮卡丘卧病在床的时候就慢慢体现出来了吗?

对于菊草叶把主人放下来的时候被烧死这个地方我觉得有点不严谨。楼层应该不太高,很快就能放下来,而且三层以内的话摔一下也不会摔死。既然主角的藤蔓有十几条,应没有被全部扯断,这时候使用剩余的接应一下不行吗?虽然藤蔓很难操纵,但是这时候菊草叶放一个人下去的话只用两根固定一下就行了,并不是想隆隆岩那样需要很多根来平分力量,就没那么难操纵了吧?那样的话应该挺快就能把人送下去,不至于到被烧死的境地吧。

然后是拉鲁拉丝的回忆。从篇幅上来看挺长的我觉得至少也要十几分钟吧,主角一个人在那里站十几分钟不是挺傻的吗。不过之后的剧情也有可能是“回过神以为过了很久但其实没多久”或者“在主角呆站着的时候拉鲁拉丝已经解决一切了”这样的,所以我就暂时不多加评论,还是等待着之后的剧情吧w

最后我觉得剧情有点略微拖沓了。写了这么多已经足以被称为模范的长文,但是时间上来看只前进了一点点,甚至连第一枚徽章还没能拿到。这样下去的话就会是超长的文章了[捂面

那么就这些
好像基本在挑刺请见谅
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
奇克叶 + 1 很有深度的回覆,感谢!

总评分: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早上好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85
帖子
341
精华
1
积分
54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4-7-2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22 22:44: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较讨厌的部分主要是主角的叛逆和有点无法理解的“治疗”。

A:为什么讨厌主角的叛逆呢?

在现实世界中即使是训练优良的狗在被踢了很多脚之后咬人也是个挺普通的事情啊。

A:因为主角对于PM球的设定目前仅止于关到小黑屋里”的认知而已。

应该能有神兽出手干预的空隙吧?

A:或许现在那个神器是在人类手上,而不是在任何种类的PM手上的现实,可以解释这点。

或许是LZ把阴暗的部分放大了,但是我认为“治疗”这样的方式应该是不能太过于普遍的存在的。

A:有时候光明”的方式行不通,但是人类的欲望却又无法被克制时,自然就会产生光明以外的方式。

既然之前可以看出是那么一个能够敏锐察觉PM心情的驯兽师,那么之后对于主角的不理解就有点突兀了。

A:若PM心情有超出常理之外的意外变化时,虽然能够察觉到但是却很难去理解的。

在前期“好管闲事”的性格不甚突出,但是在后期却突然一下子被放大了,让我有点不太习惯。

A:请问突然一下子被放大是哪里?以后修订文章时会再注意修改看看。

让主角换进食方式那样的,算是迁怒吗?我觉得小纹的话应该直接对迷你龙发怒吧……她不是一个很能训练的训练师吗?

A:或许对于体现她想增强对自己PM的掌控能力这点(因为迷你龙的关系),没有写得很清楚吧?若不能够掌控住PM又该怎么训练呢?

之前主角犯错的时候基本是皮卡丘纠正的,所以这其实是皮卡丘补足了小纹的一个缺陷,在皮卡丘卧病在床的时候就慢慢体现出来了吗?

A:应该说训练心灵相通程度最高PM的领队能力对训练师来说是很有用的。因为它可以帮训练师去管其它心灵相通程度没那么高的PM,并且同时提升它们的心灵相通程度。

就没那么难操纵了吧?那样的话应该挺快就能把人送下去,不至于到被烧死的境地吧。

A:根据图鉴主角设定体重为6.4kg,这样有办法垂钓比自己体重还重好几倍的人吗?之前感觉若这样写又没设定主角会怪力绝招的话似乎会很奇怪。

主角一个人在那里站十几分钟不是挺傻的吗。

A:或许从主角自己的主观中,没法清楚描述自己已经被幻象术给轰昏倒在地上了。

最后我觉得剧情有点略微拖沓了。写了这么多已经足以被称为模范的长文,但是时间上来看只前进了一点点,甚至连第一枚徽章还没能拿到。这样下去的话就会是超长的文章了〔捂面

A:不过起点的PM文长度都是我的好几倍说……


满帖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67554
帖子
1167
精华
0
积分
1088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1-12-17

[活动徽章]2012年三题故事文学优胜徽章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91 (GT 86)
 双子宝贝图鉴:39 (GT 2)
 宝贝养成成就:21 (296 Pts)
发表于 2014-7-23 10:18:39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直接回复我没能看到,对不起呢……
那么我也来再次回复了w

我讨厌主角的叛逆主要是因为和我的做法有些太不相同吧,虽然这么说有点太自私主观了,但是即使明白还是有点讨厌。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也会讨厌PM球的束缚,但是应该会喜欢训练师并且希望呆在训练师身边。毕竟成为PM之后,力量和恢复能力都有了质的提高,我应该会非常努力的增强自己的力量,然后会沉迷于自己的力量……这样的吧///
所以当主角做出一些我不太能理解的事情或者有点厌恶的事情的时候,就会讨厌主角的叛逆了吧。

关到PM球里的确无法反抗,但是在被收到PM球里之前应该是有机会的吧。从收大菊花第一次没成功的地方可以看出,不一定是能100%收到球里的,所以我觉得在被收到球里前结果主人……什么的也有一点点成功的机会。
[对了这里说一下我把大菊花和菊草叶弄混了……所以我的上个回复里所有的菊草叶都是在说大菊花///]

我觉得普遍光明和黑暗是对立存在的。既然有“治疗”这样的黑暗,就应该会有“反对治疗”这样的某种意义上的光明存在,比如像是“反对PM服从人类”或者“解放PM”这样的游戏里经常出现的组织。

对于主角的不理解,我的意思是在主角第一次细微的表现出“不想那样进食”的时候没有察觉这件事情。为了加强掌控力的地方……可能是我那里看得太快了,没有太看懂吧,抱歉。
我是认为如果直接对着迷你龙发怒的话,就能让迷你龙认识到“做错了”这一点。如果小纹没有对着迷你龙发怒的话,迷你龙就会认为小纹并不在意,或者认为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高兴之类的错误想法。

“好管闲事”的性格被一下子突出,差不多就是小纹帮助找大菊花那里。在主角和大菊花争吵的时候,小纹没能察觉争吵双方的想法,之前也没发现主角有点不情愿,一直热心帮助奈奈的地方吧。不过主角确实后来主动帮助寻找大菊花,可能是这里让小纹以为主角是希望自己帮助奈奈的吧。

差不多想说的就这些了w
感谢认真看我的回复然后再认真作出回复的LZ,请问应该怎么称呼呢?
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
奇克叶 + 1 感谢有好的回应。

总评分: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早上好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85
帖子
341
精华
1
积分
54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4-7-2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4-7-23 12:15:57 |显示全部楼层
mimipp100 发表于 2014-7-23 10:18
没有直接回复我没能看到,对不起呢……
那么我也来再次回复了w

但是应该会喜欢训练师并且希望呆在训练师身边。

A:那也是要经过一段时间后,一开始就这样感觉有点童话。

毕竟成为PM之后,力量和恢复能力都有了质的提高,我应该会非常努力的增强自己的力量,然后会沉迷于自己的力量……这样的吧///

A:感觉很单纯的性格说。

所以我觉得在被收到球里前结果主人……什么的也有一点点成功的机会。

A:其实TV版就有一集(好像是关于九尾被困在房子里千年的)有暗示PM球会对PM思想有制约的效果喔。

〔对了这里说一下我把大菊花和菊草叶弄混了……所以我的上个回覆里所有的菊草叶都是在说大菊花///〕

A:若这里再补充强调送隆隆岩下去后,大菊花体力消耗过大而影响速度的话,不知道这样改写会不会比较严谨呢?

比如像是“反对PM服从人类”或者“解放PM”这样的游戏里经常出现的组织。

A和火箭队相对的组织是有,不过对联盟来说都是属于犯罪组织就是。

对于主角的不理解,我的意思是在主角第一次细微的表现出“不想那样进食”的时候没有察觉这件事情。

A:的确没写回应是败笔,应该要写出察觉但仍想要强迫主角才对。

我是认为如果直接对着迷你龙发怒的话,就能让迷你龙认识到“做错了”这一点。如果小纹没有对着迷你龙发怒的话,迷你龙就会认为小纹并不在意,或者认为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高兴之类的错误想法。

A:不知道是指没当场直接发怒不合理吗?这个情节我是打算想推迟到后面再处理的说。

小纹没能察觉争吵双方的想法,

A:从情绪感知到想法感知还有一段距离。

之前也没发现主角有点不情愿,一直热心帮助奈奈的地方吧。不过主角确实后来主动帮助寻找大菊花,可能是这里让小纹以为主角是希望自己帮助奈奈的吧。

A看来这里应该也要明写察觉但仍强迫主角才对,由于小纹只当主角是一般的PM而已,因此也不可能每件事都会去顺从主角的想法。

感谢认真看我的回覆然后再认真作出回覆的LZ,请问应该怎么称呼呢?

A:按照我用来发文的昵称来称呼即可。


点评

mimipp100  抱歉三连发 还有一点忘了写:我觉得如果小纹真的那么生气的话,没有当场发怒是有点不合理。不过如果希望之后再写的话,可以增加细节描写反映小纹的情绪w  发表于 2014-7-23 14:35
mimipp100  PM球有思想制约功能的确能说过去w 这样也可以感觉到主角潜意识里一直厌恶PM球的另外原因  发表于 2014-7-23 14:33
mimipp100  感谢回应w影响速度那里的确那样会好一点 我觉得可能由于一直按照主角的角度进行描写会让人有点忘记其实主角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PM吧……我就是单纯啦///[跑开 那么我就直接称呼奇克叶了w 期待接下来的连载w  发表于 2014-7-23 14:32
满帖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