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491|回复: 2

[幻想天空] 【存档】Born to be [复制链接]

版主

★幸运值无法显示★

Rank: 24Rank: 24Rank: 24

UID
230411
帖子
5228
精华
6
积分
2081
BP
200 点
阅读权限
180
注册时间
2008-10-19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四期(2010-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六期(2010-04)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2 (第三十七期)绘画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512 (GT 350)
 双子宝贝图鉴:116 (GT 16)
 宝贝养成成就:75 (1524 Pts)
发表于 2015-11-18 10:49: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关键词:
奇迹 不受常识束缚 以弱胜强

然後我就這麼臨時改了.
微博企劃的幾個文段而已.
但是選的詞...和埋的伏筆差不多...雖然沒交代...不過就這樣留個懸也不錯?

------------------------------------------

1. Become the soul that you were born to be
喂,你啊.你知道什么是魔法吗?
=
即使去追求 逝去的事物仍是逐渐逃离
=
穿着或可爱或华丽的洋装少女们,随便晃晃魔杖就能击退敌人.
或者帅气的男孩子用指尖描绘出不可思议的图形配合着难懂的咒语就能守护世界.
=
那是被击落了的憧景
早已注定会失去的相遇
=
魔法可没那么轻巧.
=
那是在砂上描划的魔法
人是为谁而许愿又为了谁而活著呢
=
将纸张构成看不见的牢笼,然后混进孤独与歪理的黑暗中.
或者,
在灯火摇曳的残缺槛的罅隙间再生.
又或者,
吞下冰冷的心脏就能潜入深海.
=
那是在牢笼中构筑的牢笼
疯狂眷恋著逝去日子的亡灵
那是自水底抬头看到的光芒
水流在演奏著幻想的同时流逝
=
抱歉抱歉...说了荒唐的玩笑话呢.
但是,这个世界是存在任何人都逃脱不过的"定理"喔.
你也不例外.
逃不过的.
=
那是被遗忘的思念
在回顾的同时向著唯一的地方流去
那是被隐藏了的咒缚
早晚会降临 又或是已经降临的地平线
=
魔法,是奇迹啊.
=
忘レモノハ在リマセンカ...?
=

=入学=
金发的少女拉着旅行箱在学院门口站定,气喘吁吁的翻出塞在背包侧包的地图,看了看图上指示的方位,又抬头看了看建筑楼群.

格林尼治天文学院.

"是这里没错了."少女翻转地图查看校舍分布"没想到居然设在山上..."刚从车站赶到这里的一路几乎全是上坡,虽然自己的体能 不错,但对于爬坡这种大量消耗耐力的事还是有点吃不消.
接下来就是要找自己的宿舍了,按星座来划分的话自己属于火象,特莉耶拉看着地图上的标记"挺近的嘛...顺着教学楼往东南就行 了."
"接下来先去格林尼治楼看看好了."特莉自信的合上地图往背包的侧兜一塞,拉起行李就走.

地图悠悠的在少女身后飘落,皮面上火象徽章的标记如同晚秋的红枫.


一个小时后.
"往哪走来着..."特莉欲哭无泪的看着面前的格林尼治楼,虽然成功抵达了教学楼,但是却发现地图不小心被自己弄丢了,前后也看 不到其他建筑.
"这样该怎么分辨方向......"自言自语着靠着自己的行李坐下,往教学楼那边看了一眼,还没到开学的时间,大门紧锁着,别说人了 ,连那个入学书上说的Muki都没有见着.
"大概都是直接去宿舍了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的吧...QxQ。"
正对着格林尼治楼发呆的时候,肩膀冷不防被拍了一下.
"嗯?"下意识扭头去看,对上的是友善的目光,一位粉发的少女正笑嘻嘻的看着她.
"看样子你是迷路了?"少女有朝气的样子让特莉觉得看到了光一样,那么耀眼.

"嗯..."特莉耶拉却对此显得有些拘谨,她实在是不怎么擅长和人打交道"我想去火象阵营的宿舍但是..."
"哦呀,是新来的学妹吗?"还没等特莉说完,女孩就笑起来"我也是火象的哦,二年级狮子座的兆亿,锦鲤兆亿."
"啊...是学姐啊,我是特莉耶拉,请多指教."特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啊,对了."兆亿往自己身后一指"沿着这条道一直走,穿过小树林就是了,离格林尼治楼很近的,你自己搞的定吧?"
"嗯."特莉慎重的点点头."谢谢学姐."
"嘿嘿,那我先走咯."说着摆摆手离开,特莉看着她的背影"真是热情的人."

"就是这里吧"
少女抬头看着庞大的建筑群,火象阵营的宿舍离学院最近,因此不用走太多路.
Muki没有做宿舍安排,再加上通过刚才遇到的青年那里得知,因为学生不多,所以宿舍可以自己自主选择而不是学院给分配,也就是 说可以随意的选择房间.
Triela拖着行李在其中一扇门前停下,看着门侧的两个名牌框,其中一个已经标注了名字"榛名七娜...应该也是日本人吧,应该."

"打扰了...请问..."在不知有没有人的情况下,Triela还是很有礼貌的轻轻推开门询问着.
没有人在.

Triela进去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房间另一边的床柜和书桌被收拾的很干净,看起来室友已经早到了,不过像是外出了样子.她决定 趁这个时间到学校里转转,刚刚赶着找宿舍根本没好好看学校什么样.
"真安详."Triela找了处长椅坐下来,自己来的好像早了,刚刚转了一圈,学校和宿舍楼里都没什么人,只有为数不多的二年级生在 给像她这样的新生做向导.
"总之,是新的开始了."自言自语着从包里拿出一盒最中吃起来,她从小就喜欢甜食,尤其是日本的点心.来的时候,她姐姐给她带了 很多,说是在路上吃,可她一路上光顾着看风景和拍照了,带的东西一点都没动.
"得在坏掉之前吃完才行...唔..."自言自语着吃下第三块的时候,Triela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坐着一名男生,对方似乎是在考虑 什么事所以没注意自己,Triela迅速打量了下男生,虽然看上去一副不良的样子,但男生精致的面容与得体的穿着,还是隐隐透着单 纯的气息.不过最让Triela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头发,这让她觉得特别怀念,因为那头挑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实在是像极了自己在家 里亲手饲养的芦花鸡,毛色柔软又鲜亮,简直和这个男生的头发一模一样.不过这个人的外表看上去是亚洲人的模样,于是她试探着 用自己家乡话问道.

“你,要吃最中吗?”
安静.

过了一会对方慢慢转过脸,一脸迷茫.被这么一看Triela也懵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冒失,没弄明白对方能不能听懂,一上来就用家乡 话问候别人.
气氛僵持起来,Triela索性决定再问一次,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
“你...要不要吃最中?"
......

"之后好像就没见过那家伙了..."Tri回忆着刚到学校的情形,然后抱着书趴倒在宿舍的床上.
"会不会是只是来了没报道就走了的?"室友七娜抱着抱枕坐在他对面的床上回问.
"或许吧,不过火象阵营的人都很好啊..."

"那是当然啦."像想起什么一样,七娜不自主的微笑着"说起来,你应该还没到天文台去Muki那里领取卡牌书吗,我带你去."
"卡牌书?"Tri侧目看着七娜,一脸的迷茫"那是.....?"

"之后会用在卡牌战斗中的必要道具,用于存放卡牌."看了看迷茫的特莉,七娜只得叹气"我说你啊,都没看入学说明的么?"
"这样啊,说起来我到现在一张卡牌都没拿到呢."合上书,特莉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
"以后会有的啦."七娜看了下墙上的挂钟,5:30."好了,快走吧,现在去天文台还来得及,Muki应该还在值班."
"唔...嗯!"特莉忙跟上去一起出门"谢谢啦,七娜姐最好了."

"原来长这样啊."特莉拿着卡牌书反复看着的好奇的样子让在一边的七娜觉得有些好笑.
"好啦,这样该有的东西都齐了,好好加油吧."
"嗯..."特莉看了看Muki,Muki还在以特有的机械化的声音提醒着."......总之请妥善保管."

"谢谢啦,Muki."特莉说着拿出一包薯片放在Muki的机械爪子上.
"......"Muki毫无反应.
"......"

"......"Muki还是毫无反应.
"......不要吗?"

"Muki不会接受贿赂的."说着这话的Muki下一秒就拿走薯片迅速跑远.
"噗..."特莉和七娜两人看着跑远的Muki,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无论如何,新的生活开始了.
特莉耶拉这么想着.
点击图片进狼窝TVT 搭讪/投食什么欢迎TVT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幸运值无法显示★

Rank: 24Rank: 24Rank: 24

UID
230411
帖子
5228
精华
6
积分
2081
BP
200 点
阅读权限
180
注册时间
2008-10-19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四期(2010-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六期(2010-04)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2 (第三十七期)绘画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512 (GT 350)
 双子宝贝图鉴:116 (GT 16)
 宝贝养成成就:75 (1524 Pts)
发表于 2015-11-18 10:49:44 |显示全部楼层
2. Let out the fear you feel surrounding you

三个月后.

"哎...这么快就要开始了?"特莉耶拉从图书馆出来,看着学生终端里发放到自己手上的名单,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前排.



特莉耶拉xWren VS 筱如曦x五月七日 静



"Wren..."特莉耶拉看着名字思索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在斜对面宿舍,斯图尔特的室友.
"怪不得觉得好像很熟悉,得先做些准备才行."自言自语的抱着借来的书回到宿舍,她得为即将到来的观测做准备.

然后无意间瞥见在床头的卡牌书.过去在床上坐下,摸着书皮,深呼吸了一口气.
就快开始了.

所谓的里世界战争,是这个学校分配给每个学生的一项任务,目的尚不明确.
每个学生在开学的时候领取到的卡牌书,在之后会陆续得到一些卡牌,卡牌只有在书里才不会受到攻击影响,并且这些卡牌基本都会在里世界所用到.


两天前,她才从kevy学长给了她里世界牌.这也是她拿到的第一张牌,同时也是很重要的一张.因为只有拥有这张牌,才可以进入里世界,没有这张牌的话仅为普通学生,也只能进行日常的学习和观测任务.

拿到牌的时候,她当下就决定请他的舍友七娜做老师,先来一次练习战.然后她用了一个下午熟悉了里世界以及自己战斗的方式.

特莉耶拉仅是回想着那天下午初入里世界,便只觉得自己现在所知道的东西还不足以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远远不够.

稍微去打听了一下这次对手,筱如曦和五月七日静.两人是旧识,并且筱如曦还是风向的阵营长,也就是说对方比自己拥有更多的在里世界的战斗经验,这让还未完全熟悉里世界战斗的她备感压力.



她打算在开战前去见见自己的队友,那个在平日里也总是带着面罩的Wren.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出去吃了早餐再说,在图书馆为了观测的作业忙了一个早晨,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之后还得去买点点心和战前预备的食物,她里世界战斗的消耗很特殊,将体力和精力转化成魔法力和行动力.虽然她觉得大量吃东西没什么用,但和她练习的七娜还是建议她战前多进食些可以迅速补充体力的东西.



回宿舍取书的时候,特莉耶拉发现有人在自己房间门口,看外貌也知道是那个叫Wren的男生.

"你好."特莉觉得对方先自己一步,那就不能失礼才是,于是主动上前打招呼.不过对方似乎是没看到自己也没听到她打招呼,于是只好稍微提高一点儿声音.

"你就是Wren君吧?我是特莉耶拉."见对方转过头来,特莉抿嘴冲对方笑了笑.



然而特莉没想到的是,她这么一笑,反倒让Wren拘束起来,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的拿出一个本子在上面写些什么的时候,特莉才发现Wren不能说话.

"你好,我是Wren."特莉看着笔记本上的歪歪扭扭的字,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对方却收回本子又写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

特莉耶拉摇摇头,表示对此并不介意.

"不如我们去海边说吧?"看着Wren这么写,特莉耶拉欣然同意.



于是两人几乎一整天都在海边相互交换情报和商讨战术.加深了了解后,特莉觉得Wren这个并没有表面那么冷硬.

这让特莉感到安心.





然而对战的前一晚,特莉又做了那个梦.



梦中的她一个人站在儿时那个荒凉的球场上.灰暗无光的天空,灰色的砖墙,只有墙边那几朵不知名的黄色野花似乎是这里唯一有生气的东西.


空旷的场地出口和入口只有一个,她在入口处站下,漆黑的过道仿佛还是幼时无尽深邃的梦魇中的场景.鼓起勇气向前跨了一步,走进了过道.她清楚.要想出这个区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明知会经过那个地方,可还是走了进去.过程中她尽量不去看周围的黑,但还是难抹去心中轻微的恐惧感.仿佛出口的光亮和身边的黑暗一样没有尽头.特莉耶拉停下来,深吸了口气,加快步子走出过道.


穿过几座耸立的高楼来到一大片平房的区域.然后再接连穿过一片不大的空场地和几条小巷,她在一个巷口处站下.巷口右方用砖和石块垒砌的墙还是和以前一样.延顺着墙向西北望去.同样昏暗的天空下,是几根高耸如柱的水塔和烟囱.


踏着白色不规整的石英台阶而下.走几步便现出两扇木制的门.门上的绿漆几乎褪尽,显得门如同承受不住重击一般.

随着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显现在玖愔面前的是不大的院落,虽然现在空荡颓败.但这却是她儿时唯一的避难所.

院内西北方和正西边各有一处门."真是令人怀念."自己这么说着便向西北方向的门走去.与正门一样,微蓝的漆几乎掉尽.露出木制的特有的纹理.窗上蒙尘的玻璃也已残缺不堪.


她面对着门沉默了一会,还是推开门进了屋.

过去的一切似乎又重现了.屋内的摆设还是离开时的样子,一切都没有变.几缕光线折过前面的房间,自正北的窗子映进正屋的宽大的桌子和两边的椅子上.她走到桌子前.桌上因为久无人住的缘故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正屋的两边各有一个房间口.她走到右边的门口,里间的摆设也很简单,门口靠右的地方是一张床,床的斜对角是早已褪色的清漆衣橱.两样大物件各占据了一个角落,漆着暗红色漆的书桌被排在门口的左边.玖愔看着这些简单又熟悉的摆设看的出神.


猛地她回过神来.发觉那张老旧的矮书桌的桌面像是被擦拭过一样干净."不对!"她迅速退出里屋,在屋内巡视了一圈.直觉告诉她这间屋子有人.正屋和里屋都没有问题.那么.只有里屋了.玖愔望向正屋西边的门,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他慢慢接近门,小心翼翼的打开.

什么都没有.

西屋的房间只有一扇天窗,因而显得很暗.过了一会,特莉见没动静又接近了门一点,还差一点就要踏进门槛时她突然听到暗屋有微弱的声响.她立刻感觉不好,迅速以左脚为支撑点,右脚移步画了个半圆,整个身子倚在门口左方的外墙上.



"好久不见,用的着这么怕我?"

特莉倒抽了口气,然后缓缓转身走了进去,脸色沉了下来.




"铃铃铃......"

"咿啊!!"特莉猛地翻身坐起来.惊魂未定的回忆着刚才的梦,那种恐怖的画面...


这一惊叫把同宿舍的七娜吓得不轻.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对方被惊叫弄醒,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揉着眼看向她这边.

"大概吧…还好只是梦."叹了口气,起来盯着窗外,外面的天色即便是一片灰蒙阴霾,也能看出来有些许微亮.

天就快亮了.


"天色还早呢...嗯呜...再睡会儿吧."七娜说着又躺回去.

"天色还尚早啊..."这么想着又躺回去,最近几天的天气因为下雨的原因一直不好,同时祈求今天会是个好天气.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袋里全是胡思乱想.



从收到录取通知那天晚上开始,到现在经常做同样的噩梦,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还是说这算是某种预兆?思来想去他并不知道,或许那仅仅只是个普通的梦而已,然而这么说其实也只是在自己安慰自己,因为他总有种感觉,梦里的场景可能和自己有关.



莫名的烦躁感充斥在心上.

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明明今天就是约战的日子了,昨天和Wren交流过之后,已经不在乎对手是谁了,但心里还是不安,无法言喻的情感充斥着自己,是因为Wren吗?尽管看起来严肃了些,但那个男生确实是个很可爱的家伙,性格又好又有耐心.或者是自己死要面子的个性?她躺在床上自问着,却没有人回答她.然而特莉耶拉明白一件事.

这次的战斗,不能输.

"



在宿舍楼等到Wren来,两人一同前往对战场地,到那里的时候,如曦和静已经在那里了,简短做了自我介绍.特莉耶拉看着对面镇定自若的两人,突然之间紧张和不安的感觉又上来了,虽然有这两人的情报,但却不知道他们里世界是什么样的,战力如何.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手心里被突然塞了什么东西,于是她不自主的低头去看,是一团纸,然后特莉抬头看向Wren,对方也正低头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对视了片刻,Wren冲她点点头,拿出了卡牌书.



「火组不能输,纵然失败也要虽败犹荣」

这是特莉耶拉进入里世界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依旧是漆黑的世界,唯一的亮光便是如同背景一样的宇宙景象.特莉耶拉一进入里世界,抢在对方看到Wren之前就按照计划发动了自己独有的技能"隐蝶",无数晶莹的蝴蝶将Wren围住,以方便对方潜行.


特莉低头打量了下自己,黑色齐刘海的长发,绯红色的日式和服,袖襟处绣金的焰纹,还有手里的那把弩和缠于其上的缎带,一切都和她第一次进入里世界的时候一模一样.
是她理想中的自己,在这充满可能性的里世界里演绎的淋漓尽致.



然后抬头看着对面的如曦和静,两人在里世界的样貌别无二致.但两人纤弱的外表下还是隐藏不住本有的力量.


两人带着些疑惑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特莉,而特莉从她们的眼神中不难得知,筱如曦和静明显看不到Wren,更不清楚对手去哪里了.
她最初的计划成功了.



"你的搭档呢?"静忍不住发问,一旁的筱如曦只是沉默的看着.

"......"

特莉耶拉没有回答,而是解除掉弩上缎带的封印,瞬间像是打散重组一样,弓弩在她手里转化成弓侧刻有绿色咒文的银色长弓,缎带则像有灵气一样缠绕在握弓的那只手上.



"花见酒."

轻声念出本该是游戏里的术语,四支绯色长箭瞬间出现在弓弦之上.于此同时,对面那位白发红衣的巫女静,也举了起来自己的长弓,水蓝的破魔矢直指自己.



两种箭矢的呼啸碰撞拉开了战斗.

特莉耶拉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在同是远距离的静身上一边暗中观察着Wren的移动方位.
她不禁紧张起来,一旦Wren被发现的话,那之前一切计划再成功也无济于事.



不过现在看起来,就筱如曦和静均在直指自己这点来说,她暂时还不用太担心.
在应对静不断放出的破魔矢之外,特莉耶拉还交替召唤出自己的两个式神---苍禄和玄猪.一攻一防,玄猪自然是为了自己,而苍禄为的却是潜行中Wren.


另一边,Wren按照计划那样无声的接近筱如曦,他抬手瞄准看起来毫无防备的黑袍白发的少女,试探性的将隐藏袖剑下的幻影之剑向少女射出,大抵是听见尖啸声的如曦停了下来,宽大的镰刀轻轻一转便将幻影之剑挡下.



"如曦小心!"察觉到不对劲的静立刻超如曦身后抛出两枚神符.

"哼!"特莉耶拉轻哼一声,在静说话的时候就迅速作出反应.怎能让Wren这么轻易被发现,她蹬到自己式神身上,巨鹿将头一扬,特莉借着力冲出去在神符碰到Wren之前就将其斩断.

随后伸手将自己的刀一横,刀身像是有什么施加的力道一样往下一沉.然后于此同时,筱如曦和静同时都看清了,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掠过特莉耶拉,直指如曦.

"果然是有什么!"如曦握紧手里的镰刀,警觉的观察着对方的动向,然而Wren却没像她预期那样进行攻击,而是安静地依靠着隐蝶的能力接近着筱如曦.

筱如曦被这么一弄彻底惹恼,她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于是一挥镰刀直接冲向特莉耶拉,而后者还在和静纠缠,两种颜色的箭矢在漆黑无光的里世界宛如流星.



筱如曦在静的掩护下欺身到特莉耶拉面前,眼见她的镰就要砍中自己,特莉耶拉却未做任何防御动作,而是往反方向撤身,将缎带化作的弓箭瞄向自己身边的式神苍禄,毫不犹豫的拉弓射出.


"月札!"

"......?!"群青色的鹿伴着哀鸣渐渐消失在筱如曦面前的同时,在她面前却展开了由十二个小圆形图案所构成的法阵,散发着月白色的光.她见状不对,急将手里的漆镰划了个弧避开法阵,但袍边却不慎碰到其中一个图案,霎时整个法阵仿佛要照亮里世界一般流泻出耀眼的银光.



筱如曦再次睁开眼时,眼前的景象却是大变样,她在陈旧的宅院前驻足,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奢华气息,剩下的只有颓败和荒凉.

尽管开战之前和莉可还有静保证过不会有意外发生,但她自身养成的谨慎性格还是让她不断提醒自己必须小心.



然而这里...大概是什么幻术制造的结界吧,只要破坏掉就好.

穿过鲜花枯萎的花园,走进那栋宅子,宅子的前厅被装饰的过于豪华,但这种豪华更衬显得宅子空洞无比.她试探着穿过走廊往内厅走了几步,没出现什么人这一点让她稍有些放下心来.

内厅相较前厅来说稍微小一些,什么装饰也没有,只在中央有一扇镶满经过精心打磨的各种晶石的门."看上去很危险."如曦心里这么想着,不由得握紧,犹豫了下,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一道走廊出现在她眼前,虽然走廊两侧有一盏盏点亮的烛火,但另一边还是被黑暗笼罩着,给人的感觉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走了没多久,她就发觉这里面有蹊跷,自己从进入这座宅子起就异常安静,走廊一侧的雕花玻璃明明有几处已经碎裂,却没有风声.

而这走廊长的好像怎么走也走不完.



"果然是幻术!"筱如曦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已经踏入陷阱,仔细观察了下目前身处的环境,她决定试着破解这个术.虽然不是自己擅长的那项,但对幻术还是多少有些了解.能将这种复杂的场景通过精神意念做出来,看来对手不容小觑.

筱如曦在走廊上转了几圈,发现除了窗上那些雕花玻璃的纹理与之前进来时那扇门上的图案多少有些相似之外,再无任何发现.她静下心来回忆着,突然想到幻术与魔法的相似处---均由基础元素构筑.



所谓的基础元素是诸如水,空气这种构成生命生存的物质,转换到魔法亦是如此.筱如曦抬头看到墙两侧点燃的烛火,又转头看了看身侧的玻璃窗,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基础元素是找到了,但构筑一个空间至少要三种以上的元素,现在她只找到其中两种,所以,如何破解还是个问题.

她把精力转到那些跳动的火焰上,一边往前走一边观察着烛火和那些绚丽的彩绘玻璃窗.窗中央的花纹是由花和十字图案按顺序排列的,每隔一扇窗,烛火会与窗中间的纹花图案的中心持平.走了没多久她就发现有扇窗的花纹打乱了顺序,本该是十字图案的窗子变成了玫瑰花形状的花纹.她侧头,发现对面的正对着的蜡烛烛台下有不明的东西在闪烁.她毫不犹豫的抽出隐藏在袍底的长枪向那一点开了一枪.墙壁开始剧烈抖动,落下一层层灰土.



"土...?"看着因为抖动幅度过大开始崩塌的墙壁,筱如曦露出些许得意的表情"...这就是最后的元素么?"

墙壁崩塌后,她发现走廊并没消失,周围的环境还和刚才一样"...没完全破解么?"


筱如曦转身去看刚才崩塌掉的墙壁,那面墙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完好无损.只是上面比之前多了一个圆形的,中心是五芒星图案,像是法阵一样的复杂图案,图案四周闪烁动着诡谲的魔法气息.


"嗯?这里不应该是出口么."如曦暗想着,然而就在她打算用镰刀斩掉出口上那个碍眼的封印同时,她身后突然展开另一个,散发着暖橘色柔光的魔法阵.如曦感觉有些异样,在她做出反应向一旁撤移的同时,魔法阵里原本柔和的灵光迅速升至空中凝聚成几团游离的火焰,然后冲着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径直落下,将大理石的地面轰的粉碎,呛人的土灰在空气中弥漫.



"好厉害."



循着声音回身,如曦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金发少年,少年的打扮对她而言有些奇怪,黑橡色的和服上绣弁柄色的山茶花纹,外层却是一件天鹅绒披风.不过引起筱如曦注意的是,少年肩上那件红色天鹅绒材质的披风,即使在黯淡的光线下也微微发亮.

如曦不知道,但她所能感受到的是这装束足以体现出少年所拥有的那种特殊的,异与常人气质.



"让您久等了."少年看着眼前使用过的魔法阵渐渐消失后,整理了下肩上的披风,以一种很悠闲的气开口说道.

"你是谁?"筱如曦单刀直入的回问少年,她直觉觉的少年这种态度,绝不像是来帮助自己的,况且她也不需要旁人的帮助.



"在下是卯月.诺路克,见到在下的家姐的话,请务必带在下向她问声好."名叫卯月的少年没有回答如曦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话音一落,脸上立刻浮现出一种嘲讽某人的神色.


"不是来捣乱的普通小孩."根据对方说话的态度,如曦确定了对方的立场,但她实在没有耐心和小孩子玩,和她一组的静恐怕现在正处于危机,必须尽快离开这个不受常识束缚的世界.

"您现在才发现吗?是不是有点迟了?"说到这里,脸上的嘲讽转变成意味不明的笑.而看着神色稍有变化的筱如曦,卯月笑的更加厉害.然后转身看着那些精致的玻璃窗,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筱如曦正想开口问他些什么,少年像是有预知能力一样转头正色道"不过很可惜,不能对您详细讲解呢."


"嘁."如曦抬起镰刀直指卯月,但对方并没表现出畏惧,这让如曦开始对这少年平白多了几分敬佩.

"怎么,这就被激怒了吗?"卯月不紧不慢的开口讥讽."那还真是对不起,是在下失礼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如曦之前对他有的那几分敬佩感这时候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她再无法容忍对方对自己的一再挑衅,于是欺身上前向卯月挥去,卯月见状也不躲闪,直到筱如曦快接近他的时候,他才将披风一抖,而后制造出屏障稳稳的接下攻击.



"看来在下该反击了."卯月完全的以一种在游戏的口吻一再对筱如曦不断进行言语上的挑衅.他抬手聚集起魔力加以简单的咏唱在魔法屏障上写下咒文,一道亮蓝色的光箭直接贯穿了眼看就要砍到自己的筱如曦的胸口,她顿时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看来大姐姐也不过如此."

卯月正打算去查看她的情况,倒在地上的人却突然消失了.

"原来是替身."



"呼..."

筱如曦停下脚步,用手扶着一根石柱稍作休息.刚才已经在这走廊尽全力跑了很久,虽然没看到那个叫卯月的孩子追上来.不过可以确定现在自己已经陷入特莉耶拉的术阵中无法破解.刚才往回跑的时后已经没有来时的那扇门了,这一点让如曦突然明白只要在这个幻术的范围内,卯月那孩子不用追也可以轻易确定自己的位置.

说白了就和笼中鸟一样.



但是他并不清楚那孩子的实力,不清楚实力就贸然战斗这种做法太愚蠢也太危险.不过通过刚才的过的那几招,筱如曦隐约感觉到卯月那孩子在这里的能力很可能是在自己之上.她抬起头再次环视这个走廊.

"如果能破坏掉这个走廊,说不定..."



"别白费力气了,您是没法破坏掉这里的."还没等筱如曦理顺好思路,卯月就在前方不远的拐角处出现,虽然看上去不像对自己有攻击倾向.但她已经不这么认为了.



"哼."如曦再次审视起卯月来,虽然刚才那几招用的确实漂亮,但看上去明明就是个年幼又弱不禁风的孩子,再加上她没觉得这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凭着这样的看法,她猜测卯月只不过是这个术阵的一部分而已.

这么想着,筱如曦直接挥镰冲前,直斩卯月的胸口,想一下斩掉对方结束战斗.不过镰在极近的距离被迫停下来,如曦发现她的镰被卯月左手那把不知何时就已经握在手里的长剑挡了下来,虽然是能把如曦那把镰的力量完全抵消,但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对方的表情丝毫不像在用力抵挡.



趁着如曦分神的空档,卯月一挥手就拨开了她的镰,并刺伤了如曦的手臂,她捂着受伤的手臂后撤几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卯月,而卯月也不像先前那样悠闲自在,严肃的神色让如曦很快明白自己之前设想的那种“近战压制”的想法是完全错的.因为接下来卯月是以一种几乎看不清他本人的速度冲到如曦面前挥剑而下,如曦只能下意识用镰去挡,但挡住的却是一把长剑,和原本在脑海中计算好的先前的短剑距离完全不符,于是这次被砍中的是左肩.



接连被伤的筱如曦想再次以替身的方法逃离这种不必要的战斗,但卯月接连不断又难以抵御的攻击使得她根本无法展开有效的攻击.



此时如曦才明白自己的实力和这孩子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她也不想就这么咽下这口气向小孩子告饶.



于是如曦在抵挡着卯月手里不断变换的剑的同时,她也展开反击,不断以镰进行斩击,多数只是擦着卯月的斗篷而过,不过这当中有一下蹭到了卯月的手背,虽然只造成了一道很浅的伤口,但血还是顺着手背流下.

卯月带着慌张的表情急忙撤回自己的武器退出战斗,想要擦拭掉流下的血,可来不及阻止血就已经滴到了地上.




一瞬间,整个走廊的气氛变的微妙起来.

好像哪里被按下开关一样,有唰唰唰的集体爬动声音,空气里都弥漫着诡异.

卯月在一边一副沉思的表情,筱如曦却认为这可能是他施放的魔法.以血为媒介不奇怪,但是有这么强大的场地魔法是完全没有吟唱一个字节就可以放出来的吗?

没等筱如曦想完这些,她就感觉到周身也在迅速变化着.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出的骸骨已经遍布整条走廊,在空中飘荡着的是几近无形的怨灵.



"这..."面对这种场景已经来不及多想什么了,如曦试图暂且逃离这恐怖的地方,但那些骸骨和怨灵却如影随形的缠住她.



骸骨的数量越来越多,无法逃走的如曦冷静下来试着用镰和火枪消除这些不速之客,但她发觉越是这么做,这些可怖的怪物来的越凶.回过神来如曦发现自己已经被几只骸骨抓住,渐渐的,他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被那些家伙覆盖.



像是坠入幽暗深邃的海渊,明明寒冷和恐慌的感觉想暗涌一样不断袭来,但却不敢睁开眼去环顾周围.筱如曦的潜意识里觉得不仅是身体冰冷,而且还有某种强大的不知名的压迫感让自己难以呼吸.就连思想也快被侵蚀掉了,数亿份的怨恨仿佛要挤爆自己的脑袋一样回响着.

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这种自暴自弃的想法占据了大脑,此时如曦只觉得要是能这么睡着的话...


陌生又熟悉的话似乎在耳边轻柔低语,伴着那些怨恨和诅咒,竟意外的让如曦感到温暖.


"——已经够了,这份痛苦已经不需要继续了..."


"你并没有被囚禁在海底,也不要轻易被这些怨恨占据..."


"冤魂也好,如曦也罢,都请回吧..."





感受到这丝温暖,如曦试着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的并不是刚才那些可怕的骸骨和怨灵,而是自己队友静的侧脸,她正以破魔矢和特莉耶拉对抗,并以神符替自己解除术阵带来的影响,而刚刚感受到的温暖是因为被她抱住,在脸颊的吐息,耳边传来的声音中已经没有冤魂的控诉,有的只是唤回自己意志的低语.



筱如曦发现自己半跪在地上,被静搀扶着.她想马上站起来,但自己的全身像刚刚被解除冰冻状态那样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寒冷的气息仍未退去,手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动了.

如曦觉得这样的局面很是尴尬,但偏偏静和自己身体接触的地方传来着静的温柔,这种温柔的感觉好像能够和自己体内散发的冰冷抗衡一样.



"哦?你终于醒了?"

静发觉如曦苏醒过来,于是顺口询问道.没等如曦点头默认她就发现对方还是冷到不能动,于是她便抱的更紧了些.

这个时候的筱如曦觉得自己丢脸丢的简直要死,不过被静这么抱着,身上的冰冷感也似乎在慢慢退去,好像是回流向净一样.



这样没过多久,如曦觉得身体可以动了时候,她马上站直了身体,轻轻挣脱开静,上前一步.


"该是反击的时刻了."

"彼此彼此."特莉耶拉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话音未落,她身后突然腾起大片的蝴蝶,每一只闪烁着晶莹的白光.

白光散尽,在她身后的是一身烟黑色装束的Wren,兜帽下是漆黑的面罩.Wren瞥了一眼对面双手的袖剑闪烁着寒光.



"欢迎回来."
特莉耶拉挤出一个微笑看着筱如曦,这么说到.
点击图片进狼窝TVT 搭讪/投食什么欢迎TVT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幸运值无法显示★

Rank: 24Rank: 24Rank: 24

UID
230411
帖子
5228
精华
6
积分
2081
BP
200 点
阅读权限
180
注册时间
2008-10-19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四期(2010-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六期(2010-04)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2 (第三十七期)绘画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512 (GT 350)
 双子宝贝图鉴:116 (GT 16)
 宝贝养成成就:75 (1524 Pts)
发表于 2015-11-18 10:50:48 |显示全部楼层
3. Take on the fire that burns in front of you

"什么......"特莉耶拉在图书馆内看着Muki学生终端上发布的2v2战斗结果,不由得愣住,她反复滚动着屏幕查看着令她难以相信的事实.
"......居然...赢了?"

然后她在第一时间找到Wren,而少年只是安静的听她把话说完,然后和往常一样拿出记事本,在上边写了几句,翻转过来给她看.

"以弱胜强,干得漂亮."

"...噗."特莉没忍住,全然不顾自己淑女的形象,捂肚子大笑起来,她实在很少见Wren这样,原来他也是挺有幽默感的人.

关于Wren,特莉耶拉从一开始就觉得他很与众不同.这种不同并不是因为总是带着面罩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而是他身上有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说到面罩,那的确让她印象深刻,上次2v2战斗结束,Wren摘下一直带着的面罩给她看的时候,她突然萌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时候她看清了Wren面罩下的样子,说真的她有一瞬间本能的想尖叫着后退,因为她所见到的是自己从未见过也无法形容的可怖样貌,她无法想像这个人究竟经历过什么.然而她没有,好在自己理智尚算清醒,她知道如果她现在做出任何畏惧的举动,无疑会给对方精神上带来伤害.

毕竟他那么信任自己.

所以特莉只是定定的看着青年重新带上面罩,有些吃力的拿出本子在上面写下"对不起,吓到你了吧."然后展示给她看.
看着上面歪扭但认真的字迹,特莉忍不住笑起来,抬头看着青年一直无表情的脸"你是笨蛋吗?"





4. Unleash the beast that lies inside of you

无尽的黑暗与似乎永无休止的争吵.

"这个位子必须让她来继承!"
"不行!怎么能让一个连基本礼仪都不会的人来继承这么重要的位子?!"  
"她还小,大一点自然就好了."
"可笑,那把小少爷置于何位?"

......好乱......明明不想再去想这些了......真的是......够了!不想再听这些......

特莉想大叫出来让这些事消失,突然间,周围的黑暗又瞬间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海.年幼的女孩睁大眼睛瞪着火海中烧得残毁的房屋,眼里满是惊恐与无助.凄厉的惨叫声不断的传入耳中.

......

......

"喂.你还好吗?......快醒醒!"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焦急的催促着.
特莉惊醒,还好,只是梦.

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身上盖着薄被子.似乎是晚上了,房间却没开灯,虽然昏暗了点,但也能辨认出在她身边的是自己的室友,榛名七娜.

七娜见她醒了,便敛了先前的担心,不客气地白了她一眼"幸亏Wren把你从练习场带回来,你突然昏倒简直吓死了."

"抱歉抱歉...梦到了小时候的事..."特莉耶拉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竟然能顺畅的说出这种事来了.于是坐起来,一五一十的把在练习时发生的过程都说给七娜.

虽然早在2v2对战结束的同时,Muki就发布了最终战的说明,但似乎没有人来来找自己约战.于是两人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恢复了精神,放下了心理负担的特莉耶拉渐渐开始对Wren讲除了校园和天文以外的东西.


"六到八月是蓝莓成熟的最佳时机,就是餐厅里水果区那些深蓝色的小圆浆果,很好吃的."特莉耶拉和Wren在树荫下坐着,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纸上交流.
"接近树底那些大个色泽几乎发黑的最甜."他在本子上写着自己这几年的见闻,Wren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她.


愉快归愉快,但是特莉心里清楚,没有多少时间了.
该来的还是会来.


"是对战的邀请...二对二."看着终端上的邀请信息,特莉耶拉抬头,犹疑的看着Wren."要去吗?"
Wren只是安静的看着她,然后过了一会儿低头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后递给特莉耶拉,她接过本子,身体不自主微颤了一下.

"火组的人不能输."



-里世界-

"那么,背后就交给你了."少女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手,没有回头去看在他身后的Wren,甚至连瞥一眼都没有,只好像自言自语般的说着,特莉感受到对方在自己身后的气息,然后安定的闭上眼,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最灿烂的笑.

"三光."
随着花札术语被念出,无数洁白晶莹的蝴蝶伴着火焰升腾,火焰仿佛要照亮里世界一般燃烧着,然后以两人为中心蔓延开构筑成八条火焰巨蛇.染上焰色蝶层层围绕住Wren,瞬间隐去了身形.


-
一切伤害你的东西 我都绝不会饶恕
我为了守护你而战 直到最后也请相信我
-


[END]

点击图片进狼窝TVT 搭讪/投食什么欢迎TVT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