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488|回复: 0

[幻想天空] 【存档】 -礼.Fantasy- [复制链接]

版主

★幸运值无法显示★

Rank: 24Rank: 24Rank: 24

UID
230411
帖子
5228
精华
6
积分
2081
BP
200 点
阅读权限
180
注册时间
2008-10-19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四期(2010-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六期(2010-04)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2 (第三十七期)绘画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512 (GT 350)
 双子宝贝图鉴:116 (GT 16)
 宝贝养成成就:75 (1524 Pts)
发表于 2015-11-19 12:42:0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礼.Fantasy-

Sieben.Message

"还是回来了呢."看着脚下渐渐消失的光芒.青年环顾了下四周,失望的轻叹着.
四周的景象是装饰华丽的殿堂,但却虚有其表....因为,这里只有黑白两色.
是了,这个地方没有颜色.

一直被困在这里,Hiver觉得他快疯了.
他无法理解这里的真意.也不知道谁是幕后的指使者.
唯一有印象的是两个月前,那所移动的城堡突然遭到袭击,保护陛下的时候莫名其妙被传送到这里.起先他试着找出口,可即便出了大厅,外面的世界只是没有边际的黑白之地.
宛如无法突破的白黑牢笼.

因此他尝试着让Violet和Hortensia到不同的地方去寻找颜色(Roman)并带回来.
他觉得,或许颜色(Roman)可以解决问题,然而又希望藉此解开这里的诅咒.

然而换来的却是徒劳.
Violet和Hortensia虽然带回了他需要的东西,可还是无法突破这里.


"能温暖我的,大概只剩这里永不停落的雪了."被冬所抱拥的人轻轻叹息着.
殿堂外,漫天的大雪无止境的纷飞.

但是真的...

"陛下...我..."

很寂寞啊...

"对不起."





Sechs.One Reason

五年.
最后不论是谁,都会幸福的吧?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如同这一场漫长的旅行,在走过很多地方,看过了无数场的烟火之后,他几乎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目的.
那个记不得是多少年之前,自己无比敬重甚至是盲目崇拜的人,已经从这场旅行的起点变成了无关紧要的事.
就像这场旅行的本身,随着时间的流转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然后就会渐渐淡忘了吧?

不知不觉就这样五年.
他去了很多地方,最初的目地是为了找到那位他所敬重的人,不过慢慢的,就淡忘成了漫无目的的四处旅行.不过即便这样,五年在陆上的生活也没抹去他所有的那段短暂的,关于那片蔚蓝之地的记忆.

四个月前他在某个小镇遇见了那位已经不再是船长的船长.最初他以为那个双重人格的笨蛋在刻意耍他,后来他发现那家伙似乎完全不记得过去发生过的事,换言之就是严重失忆,不过看上去过的还不错.所以是Lucas还是Luke都不重要了.
至少他还活着,这一点对他来说已经足够称得上奇迹了.

几周前他在海盗聚集的港口遇见了Ian,她继承了Lucas的船成了新船长.遗憾的是那场战争之后,不少同伴要么去向不明要么离开了,不过也有留下来的.比如雅科波和那位神父.
当听到Ian说起伊娜莉那家伙失踪了一段时间又出现了,并且和酒馆那个叫阿尔法的少年在一起了的时候,他自言自语着"那家伙觉得幸福就好."

"有机会的话,去拜访下他们如何?"告别的时候,Ian这么对他说."不管是谁,都变了不少."

的确,这五年的变化实在太多.他去了不少地方,当然在这途中他也不断遇到那些旧友.

盖文号还是老样子,桀骜的船长仍和当年一样.那位印象里平日性格温柔战时凶猛,曾对他指点过一二的长枪手,如今成了大副.还有依旧活蹦乱跳的情报员,也好好的活着.
格拉托尼号也一样,前任船长依旧是个女儿控,现任船长虽然是女人,但果断干练的劲头丝毫不输他的养父.还有他那个偶然认的哥哥,也还在那船上.

当然,这五年也要拜那些辈们所赐,在他们的指点之下,他打架的本事多少也算有点长进.至少不会再像当初那样被欺负了.

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再一次遇到了想要尽全力去保护的"宝物".
说来也有趣,不久前他才得知,那个他从贫民窟带回来金发的少年,竟然是斯托利安号上那位船长离散多年的弟弟.
于是他顺其自然的答应了当初与洛尔的约定,归了他的麾下.

"我说过,你注定会回来."

是啊,最终还是回来了,他觉得他这辈子无论到哪儿,这片蔚蓝才是他的归宿.





Fuenf.THROUGH THE YEARS FAR AWAY

依莉雅和琳在天黑前抵达了被称为馈赠之泉的湖.
湖畔的外围雾气氤氲.两人来到看上去很深邃的泉水边,像是这一带水域的泉眼.
"要不要盛些水带走?”“虽然前面就是律诗湖畔了,但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里沿途会有死人或者精灵的骨头之类的东西吧."走在前面的琳子突然回头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什么啊别吓我!"
"哎你没听说过吗?"
"听说什么?"
"馈赠之泉的传说啊据说馈赠之泉中北部的归途洞窟是能链接现世和灵界的地方,在洞窟前面有一条桥,但那桥的作用并不是链接两岸,而是通往湖中央,人们把精灵的骨头弄干净,通过桥丢下,精灵的骨头会随着水流到达洞窟,然后就可以在被称为“与冥界相连”的洞窟里得到肉体而复活,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嗯...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可思议."透过大雾,依莉雅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不远的地方,有模糊的木桥影子."啊...!那是..."
"真的有桥啊..."
"过去看看吧."

"这一带的水好深啊."琳子站在桥上探头看着暗蓝色水面"对了,不是要取水吗?"
"还是不要了吧...你刚刚将的那个传说...听起来好恶心."小依摆摆手,明确的表了态度.
"只是传说啊,又不是真的啦."
"好吧."小依叹了口气把包转到自己面前,取包里的水壶.拿出水壶的同时,却不小心挂到包上那枚被称为"雷西拉姆之翼"白色的Token.


"啊...糟糕!白色的Token,掉到水里了.水狗,帮忙去打捞上来吧."说着丢出球,巨沼怪扑通一声潜入水里.
两人在岸边了很久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巨沼怪也没上来,再加上这一带的雾气突然散开.这让两个女孩都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时候琳子发觉深蓝的湖水正从底下不断冒出水泡,并且冒出水泡的地方波动越来越异常.

"小依!准备了!"
"喔!"
两人摸出精灵球警惕的盯着水面,没过多久,水面突然剧烈翻腾,咬着白色的Token水狗冲出水面,紧跟着的是一头身体泛着水色微光的赤恶龙,直直朝琳子冲去.  
"带有水属性的?!"琳子见状放出沙漠蜻蜓到了空中"看来不是地面战呢."  
那头龙见状,掉转头咆哮着朝来不及在短时间做出收回水狗并放出飞行系精灵的小依扑过去.  

"糟糕!"她自己站在离水面特别近的地方,自然被这状况弄的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这时候,突然出现一只空战鹰一把抓住小依拖到空中,随后一只三头恶龙对上那只带有水属性的变异赤恶龙.  


"真是不得了呢."两人不远处,蓝色外套的少女感叹.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黑衣青年莞尔.




Vier.My Dearest

对于眼前这位突然出现并且疑似辉夜的青年,暮还是抱持怀疑态度.虽然长相相似是没有问题,可说话的语气及举手投足间的细节却完全判若两人.

相视,沉默.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吗?"青年眯着那双蓝盈盈的眼睛凑过去,伸手戳戳暮的脸,然后笑起来"不要紧张嘛."

这种表情让暮不由得一怔.很明显,眼前的这个"辉夜"的一番言语已经让他的心底滋生出某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渗透着冰凉气息的恐惧感,正在这狭小的空间缓缓扩散开来.
同时像是被激发了本能一样,暮小心又谨慎的将手移向身后那张雕花圆桌上泛着银光的武器.
待他触到武器的瞬间,青年却突然开口.
"怎么?瑟瑟你想对我兵刃相向么?"说这句话的同时,脸上的玩味笑容让暮觉得自己已是某种意义上的猎物,被狩猎是迟早的事.

"啧!"无法抑制危机感促使暮突然后撤抓过自己的武器.然而他这才发现,从一开始的接触开始,身上就被缠了无触感的魔法线.

"你可别想逃."





Drei.Ark

"这里...是哪里?"
Belphegor站在走廊一样的地方,纯白的方格地砖向前方的黑暗延伸着.
不是自己所熟悉王宫.

身体两侧一排排看不到尽头的日式风格的厢房,宛如无尽深邃的梦魇.
他环顾了一下,这里似乎只有这些厢房.奇怪的是,看似真实,但实际一切构成都不符合平常的逻辑.
是梦吗?

"滴答...滴答..."不知从何处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打破这里的寂静,却没有任何喧嚣感.反而让人觉得阴森可怖.向来胆大的Belphegor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Bel谨慎的向前走着,厢房内渐渐透出星点紫色的微光.前方的黑暗传来飘渺的歌声.像是在练习发声的女高音反复重复的简单的曲调与歌词.一遍又一遍.
Bel停下脚步,凝视着这里的一切,明明是陌生的地方,可为什么?自己竟会有熟悉的感觉?

凭借着所谓的感觉再次向黑暗走去,默数着在第二十二道厢房的门前停下.厢房内紫色的微光像是有感知一样越来越强.
轻轻推开门.房间与预想中一样.破烂不堪并且充斥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紫色光线.

跨进门槛,Bel才发现房间竟什么摆设都没有."切,空房间么?"不屑话音未尽便瞥见了角落里的一团黑影.

"什么啊..."走近了些才发现是一个孩子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埋头低声啜泣.Bel向前移了移步子,带着疑惑的口气向那个孩子发问.

"你是谁?"

"......"孩子听到他的声音身体猛的一颤,但是没有回应,只是将身子蜷缩的更紧.

"喂...本王子问你呢...你是谁?"

"......"
还是没有回应.

"啧...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
那个孩子只是一味的哭泣,似乎并没注意到Bel的到来以及发问.

"喂,不要再哭了..."
Bel又走近了些,试图安慰他,可那个孩子此时却缓缓抬起头,对自己说:"...来...回到乐园去吧...哥哥..."

看到那个孩子的面孔,顿时让Bel的瞳孔瞬间扩大.
那句话说出时一切在紫的诡异的光下,分崩离析.


Belphegor猛地惊醒,还好,只是梦而已.凝视着床顶的帷幔.思忖的刚才的梦境.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重复着这个梦境.

虽然不是什么可怕的梦,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想不明白,在他的记忆中根本不存在相似的,像梦里那样奇怪的场所.

Belphegor起身望向窗外,天空依然飘着雪.
二月,虽说是初春,可冬天带来的寒意仍未完全褪去.尽管这样,还是能够看到远山的植被上有微微泛青的绿意.
是一直...在孕育一切的季节呢.


“引导我们向乐园而去的方舟,将悲哀的灵魂从大地上解放..."Belphegor在城堡的祀殿里虔诚的祈祷着.阳光透过窗子将他的头发映照出好看的金黄色.他的哥哥,Rasiel正自他身后向他缓缓走来.

"亲爱的笨蛋弟弟,你还是这么敬畏神么?"Rasiel抬头仰望着殿内的神像.面带笑容.将手自然的搭上弟弟的肩.那双湛蓝的眼里满是温柔.

"白痴哥哥也一样吧."Bel回敬.随即将唇贴向哥哥的脸颊.给了他一个亲昵的吻.

他的哥哥,是这个国家的长王子,而他自己,只是卑微的次子.即使这样,他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哥哥对他的爱,是别人所不能给予的.


他的哥哥告诉他.
为期三天的盛大舞会,即将到来.
然而Bel还不知道,那种带着关怀和温暖的爱,亦即将离他而去.



-
看不到光也看不到希望.那以日式庭院伪装的,被称为"悖德之方舟(Ark)"的地方,秘密的试验正在进行着.

"被检试验体#1096与被检试验体#1076出现异常."冰冷的声音报告著一切.

巨大的监视屏幕里,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但却看不到对方,头部的装置和缠绕的电线阻隔了彼此的视线.

"拥有人的情感了么?"巨大的监视屏幕前.带着面具的金发男人自语着,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就试试看,会有怎样的结果."

"是.大人.“
-



舞会上,人与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际,你来到我身边.而我和你便以品尝杯中的红色美酒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真是没趣呢...哥哥?"突然间,我的身边找不到你的身影.我开始慌张,慌张没有你在我身边.

上一秒,永恒.下一秒,毁灭.

我站起身,想要在人群中找寻你的身影,但却未能如我所愿.

我离开宫殿到花园去找你.只是满是蔷薇的花园里也挤满了来参加舞会的人.

我仍然找不到你的视线.我开始灰心了,或许,你回去休息了也说不定.

当我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却看见笑着向我走来,于是我迎身上前.在我即将和你拥抱的时候,你竟与我擦身而过去拥抱了我身后的那位异国公主.

然后我听到你说:
"亲爱的公主,可否赏脸与我跳一支舞?"

高傲的公主欣然应答.

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分崩离析.你原本那么温和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怎么会那么刺耳?

之后,我只能失望的回到宫殿找了个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颓然的坐下.大杯的红酒喝下去也没有任何感觉.

我明明那么地爱你.为什么?会变了啊?

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那种名为嫉妒的毒液在心底渐渐扩散,侵蚀着每一根神经.哥哥温和的笑容和那个公主高傲的神情交织扭曲在一起.

眼泪无声的落下.

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么?
既然这样,还不如毁灭算了.

然后我发现,身边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精致的匕首.在月光的映照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我颤抖着将手伸过去,手触碰到刀柄时我突然想明白了一切.
得不到的,让他毁灭不就好了么?反正也得不到永恒.

拾起那把匕首仔细的端详着.刀身很普通.刀柄处却镶嵌着紫色瑰丽的宝石.并在刀的一侧刻有华丽字体的字母.
A.R.K.----方舟.

我握住那把匕首,走出宫殿,在蔷薇园深处找到了你.此时的你正在和那位公主相拥亲吻.
那亲密的样子真是该死.

-
像是幻术崩坏的时刻.大片大片奇异色彩放大,挤压,扭曲的不成形状.
Belphegor之围城彻底坍塌.
-

我把眼泪换成微笑缓缓靠近你.
你察觉到背后有人于是你转身,看到的只是我手上的一抹银光.


"Bel...你..."你看着现在的我,表情错愕又恐慌.
别说笑了,你也会害怕?

我无视了周遭的尖叫与混乱,接下来的动作像电影一样连贯,手起刀落.一刀...两刀...然后我看到红花在你身上绽放.

——我所眷念的温度啊.再也不会有了.

"死哥哥,你总算从她身边消失了."我狰狞的笑着看着,倒在地上气若游丝的你身下渐渐蔓延开一缕缕殷红.

——如果爱一定要血淋淋的话.
可否奉上撒旦的活祭?


"来...回到乐园去吧,哥哥大人..."
这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听到了吗?


细碎的雨飘落下来.

可你为什么..

哥哥,你真的是个笨蛋.
笨到让我杀死你.
笨到到了死还带着笑.

你看,这场战争,是我赢了.
只是,我为什么会想哭呢?

-
那座王宫残留着无尽幻象,盛开的火焰是永不凋零的花.
-



天空...下雨了呢...弟弟.

“来…回到乐园去吧,哥哥…”弥留之际我听到你这样对我说着.

可惜,一切已经太晚了.我再也无法实现你的要求了.我知道长久以来是我欺骗了你,结果导致最后的瞬间在你心中重复的只有扭曲的爱.这种焚烧其身的刻骨蚀心的思念,被违心的拒绝痛苦折磨感受.我能够明白.

但是我不能.我只有拒绝你.
因为,你是我最亲最爱的弟弟啊.
"那种事情...我做不到..."

-
所以做你想做的吧.
就像上帝说的那样——
在这神圣的祭坛前——
只有死亡才可以把我们分开.
-


意识开始模糊,眼前被温暖的血色渐渐包裹,随后沉入无尽的黑暗.


夺来的东西又被夺走,时代就这样循环重复.
在永无止歇的雨滴之后,能看到什么颜色的天空.


-
看不到光也看不到希望.那以日式庭院伪装的,被称为"悖德之方舟(Ark)"的地方,秘密的试验正在进行着.

"被检试验体#1076已没有生命迹象."依旧是那个冰冷的声音,报告著一切.

巨大的监视屏幕里,两个"人"已不再相拥,其中一人倒在血中,另一个人身上溅满了血跪在他身边.

"根据现在的状况判定,试验失败."

监视官不由的叹息,随后起身离开时吩咐一旁的部下"去处理掉."

"是,Rasiel大人."
-



“我问你...你是我的Alice吗?”
"呐...跟我回到乐园去吧...哥哥."

-
空城里,积了灰的晚钟兀自敲响,奏起安魂的歌.
-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我将带你离开这个极寒之地.





Zwei.

离开船之后的两年里,阿默经常会做一个梦,次数太多也就对那个梦境里发生了什么清晰异常.

只不过他不是主角.

还是在最初遇见的那个码头,天气似乎不错.

金发的青年坐在岸边,低头在本子上描绘着什么.红衣的少女走过去,从身后俯身搂住青年的脖颈亲昵的吻着对方的脸颊,柔软的白色长发垂下来.嗯,看上去比以前更长了.

他看不清两人的长相,只听到她叫他"亲爱的."
可是他却听不到他是如何回应的.


他知道那两人是谁,他想.

他知道他们的关系是情侣.
尽管只是曾经.

他知道少年是个航海士喜欢看书喜欢描绘海图胸前的伤迹是他骄傲的证明.
尽管只是曾经.

他知道少女的性格无比开朗活跃尽管过去并不好但还是坚强的活着喜欢的食物是胡萝卜.
尽管只是曾经.

他什么都知道.
尽管...那只是曾经.

他想更接近些,但那只是徒劳.
他再也回不去了.





Eins.Born to be

金发的少女拉着旅行箱在学院门口站定,气喘吁吁的翻出塞在背包侧包的地图,看了看图上指示的方位,又抬头看了看建筑楼群.
格林尼治天文学院.

"是这里没错了."少女翻转地图查看校舍分布"没想到居然设在山上..."刚从车站赶到这里的一路几乎全是上坡,虽然自己的体能不错,但对于爬坡这种大量消耗耐力的事
按星座来划分的话自己属于火象,"挺近的嘛...顺着教学楼往南就行了."


"打扰了..."顺利找到宿舍的Triela说着就推开门进去.
没有人.

但是房间一边的床铺被褥整齐的叠放着,看来自己运气不错,一下子就找了有室友的房间.
Triela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坐在床上,看着对面的床铺,室友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自言自语着,"要是善谈的话那最好不过了."
她决定趁这个时间到学校里转转,刚刚赶着找宿舍根本没好好看学校什么样.


"真安详."Triela找了处长椅坐下来,可能是自己来的早了些,刚刚围着学校转了一圈,不管是学校和还是宿舍楼里,人都不是太多,只有为数不多的二年级生在给像她这样的新生做向导.
学院比自己想象的大得多,四个分院和她收到的入学通知材料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总之,是新的开始了."自言自语着从包里拿出一盒最中吃起来,尽管不是地道的日本人,但她从小就喜欢这种甜食,尤其是像这样的茶点.

"...唔..."吃下第三块的时候,Triela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坐了一名男生,对方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事所以没注意到自己,Tri迅速打量了下男生,虽然看上去一副不良的样子,但男生精致的面容与得体的穿着,还是隐隐透着单纯的气息.不过最让Triela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头发,这让她觉得特别怀念,因为那头挑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实在是像极了自己在家里亲手饲养的芦花鸡,毛色柔软又鲜亮,简直和这个男生的头发一模一样.不过这个人的外表看上去是亚洲人的模样,于是她试探着用自己家乡话问道.
“你,要吃最中吗?”
安静.

过了一会对方慢慢转过脸,一脸迷茫.被这么一看Tri也懵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冒失,没弄明白对方能不能听懂,一上来就用家乡话问候别人.
气氛僵持起来,Triela索性决定再问一次,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
“你...要不要吃最中?"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对面的室友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啊,你好,我是榛名七娜."女孩看见她,主动的先做了自我介绍.
"唔...我是Triela."
两人一阵简单的对话就相互了解了了个大概.比如喜欢什么,从哪里来的等等,不过她觉得最巧的是,她的室友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
同时也了解到,榛名是二年级的学生,Tri觉得自己安心不少.



"看来这一年会很有趣."
Triela这么想着.



点击图片进狼窝TVT 搭讪/投食什么欢迎TVT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