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2088|回复: 3

[口袋文学] 【特别篇架空同人】一栋九病区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7432
帖子
454
精华
8
积分
98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10-2
发表于 2012-3-19 20:15:3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特别篇架空同人 一栋九病区
写在前面:本文是作者在精神卫生中心实习突发的灵感,即使是架空,由于现在接触口袋的时间减少,OOC估计逃不掉,还请见谅。

本文主角为切莲,cp为切透子,N透也,金晶,迪贝,路沙,绿赤,角色死亡有,角色精神疾病有,金晶为医生设定,所有角色成人

设定,长度会控制在中短篇,更新速度不定,请不要抱太高期待,那么开始放文,鞠躬。

                           1
    面积至多不过十平方米,墙壁和天花板为白色,摆设仅仅是一张大长桌及若干塑料椅,一干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审视着自己,他们

的目光不由让切莲好奇自己看向学生时是否也是这般意味深长的眼神。

    “1/3和1/5哪个更大?”

    “1/3。”

    “一斤棉花和一斤钢铁哪个更重?”

    “一样重。”

    “泥菩萨过江的意思是?”

    “自身难保。”

    “好的。”留着相当有特色刘海,坐在最靠近自己位置的年轻医生在一张废弃报告单的背面龙飞凤舞地写下几句,向切莲点头表示

感谢。

    尽管知道这是这里例行的提问,身为大学副教授的切莲还是不免皱了皱眉,一种智商被侮辱的挫败感在心底盘旋。不过切莲从来不是一个被感性左右的理性主义者,即便内心有再多的不满,他的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沉稳,以至于面前的不少年轻医生们都只是偷偷地看着他,就仿佛面对的不是病人而是让自己内心不由一紧的老师。即使是那个留着特别刘海似是带头的医生语气也相当客气。

    “讨厌,切莲即使老了还是这么一副正经,真没劲。我看切莲从来就没有少年青年中年,只有死气沉沉的老年。”坐在桌子边沿的贝尔晃荡着双腿,拽了拽总是戴在头上的绿色针织软帽,玩笑地做了个鬼脸,切莲也习惯性地吐槽回去。

    “那也至少比永远长不大的家伙好,贝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切莲觉得自己的这话相当地贴切,就像现在他眼里的贝尔还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那头金色的短发还是和记忆里那样有点乱蓬蓬,让自己很有一把冲上去帮她理顺的欲望。

    “对不起,切莲教授,你是说你现在在这里也看得见你的童年玩伴?”

    留着特别刘海的青年医生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他旁边的几个年轻人已经刷刷地记了起来。

    切莲并不否认地点头:“你们也看不见吗?”他伸出戴着戒指的左手,指向了留着特别刘海的医生左侧,“她现在就在那里。”

    留着特色刘海,名牌上写着金的年轻医生侧过头去。

    那里什么也没有。


                          2
    “呐,切莲,这里很奇怪呢。一会儿很安静,一会儿又吵得奇怪,果然精神病院很特别啊。”住到这里的第一个早晨,贝尔就像个来到新地方的孩子一样好奇地在房间内东张西望。切莲倒和往日一般穿上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只是在这里他没办法系领带和皮带——一切能够勒死自己或者他人的物件在这里都是被禁止的。作为完美主义的他用皱眉对这些不得不遵从的规则表示不满,只得披上蓝白细竖条纹的病人外套,刚想对着镜子整理整理自己的仪容,才恍然意识到镜子在这里也算是禁止物件之一。

    切莲叹了一口气,不免怀念起以前工作时候的早晨,自己打好领带,再由透子套上烫得笔挺的西服,兴之所至时,还会转过身向贤惠美丽的妻子凑上去,对方也会了然地踮起脚闭上眼睛静静地开始一个轻柔却又甜蜜的morning kiss。

    对于因为车祸已经照顾了自己一年的妻子,切莲不禁生出深深的歉意,随即又在内心暗暗嘲笑自己的伪善:他本应隐藏起自己能够看到十多年前死去的贝尔的事情,然而他却选择了相当自然的与似乎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贝尔交谈。他并不认为这份认识有什么错误,就像他知道贝尔早就在十多年前大学一次暑假的旅行中哮喘发作死去一样,他都当做了事实。

“快看,切莲。这个男头发留得比透子还长,好像一团水藻!”贝尔大大咧咧地将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

    切莲习惯地皱眉摇头,低声地斥责跑到和自己同一房间的病友旁边好奇地凑上前仔细观察的贝尔:“你够了,贝尔。抱歉N先生,贝尔没有吓到你吧?”

    名为N的绿发男子回过头微笑地摇了摇头。据昨天问切莲病史的金医生介绍,这个有着连女生都要为之逊色的中性美男人名叫N,曾是个小有名气的艺术家,在他的同性爱人死去后就沉浸于往事的回忆里不能自拔,成为了艺术界的一件憾事。金医生昨天下班前(看他兴奋地用手机聊着什么,似乎是在赴场约会)曾调侃切莲说不定会和这个叫N的病友找到共鸣。

    “没有关系,其实我们很开心。”N侧过身子温柔地用手掌在半空来回划着弧度,就好像在抚摸着某个自己无法看见的存在,“透也

也说了,终于有人能和我们住一起了。”


                            3
    住在精神病房的日子对于习惯了忙碌教学研究生活日子的切莲多少有些难耐,以至于贝尔的乱跑对于切莲来说也渐渐从种负担变成

了消遣的方式。

    “你快看,切莲。这个叫奏的小子又被绑起来了,还真是可怜。”

    某种程度托贝尔到处拉着自己到处逛的福,切莲也基本认识了这层楼面里的病人。面前被束带约束在椅子上的红发年轻人名叫奏,似乎是金医生弟弟的好友。据说这个曾经满怀抱负的年轻人不满父亲的一些做法,离家出走想要走出自己的一条路,结果还未完成自己一直敌对又敬仰的父亲突然亡故,没有能看到父亲最后一面的年轻人所怀抱的歉疚与懊悔积聚到过大的数量,结果在送完父亲下葬后他就坏掉了——可以为了谁先上厕所就与病友争强好胜大打出手,总是说着“要让父亲好好看看我的本事”的年轻人在这里已经住了好几个年头。“他恐怕一辈子都会这样吧。这么久都不见好,预后估计好不到哪里去。”送完来探望的自己弟弟与和他们俩一起长大的弟弟女友,金医生收起安慰的面容,叹息着说出实情。

    “快看,切莲!那个大叔又在锻炼了!”

    贝尔的话语将自己的目光吸引到另一个病人身上——那个穿着病号服的中年男人留着上个时代年轻人里流行的中长发,在很认真地做着俯卧撑。叫绿的病人每半个月到三周就会有个和他同龄的中年男人来探望并接走一天,探视的病人切莲认识:是一家很出名的公司经理,名字是赤。切莲慢慢从金医生和绿的口中,了解到绿的过去:绿和赤在少年时代是从小一起生活到大最后发展成恋情的朋友,他们总是彼此竞争,又深深地认同。然而在绿和赤大二的那年,绿和自己一样遭遇了车祸,只不过自己遇见了过去的亡友,而绿确实记忆永远停留在大二那个即将开幕的运动会前夕,更有甚者绿的记忆受到了巨大的损害,他永远只能保留一天的记忆,也就是说即使今天和他解释了现在的情况,到了第二天他也还是会变成那个准备在接下来运动会与赤一较高下的大二学生。

    切莲正想暗自地为那个在为已永远过去的运动会准备的中年男人叹息,贝尔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手,示意切莲沉默:“嘘,你听,那

个声音又来了呢。”

    从楼上的女病人病区传来一个幽幽的哭声,切莲从金医生那里听说是一个患了产后抑郁的母亲。本和身为艺术家的丈夫相当般配的女运动员在生下孩子时,不幸产后大出血,无法为孩子哺乳的她愈发为自己的无能感到自卑,直至发展到差点跳楼自杀的地步。经过金医生的指引,切莲见到了偶然经过自己病区门口的那个女病人的丈夫:男人戴着相当特别的白色帽子,设计独特的黑框眼镜给人沉稳又艺术的气息,刻意留长的额发间隐隐能够看到眉梢的伤痕——据金医生说那是他在劝阻妻子时挣扎的妻子扔来花瓶留下的印迹。

    “呐,切莲。”声音停歇后,贝尔伤感地捋了捋额前的头发,“为什么这里的每个人都看起来那么让人悲伤?”

    【我们也是一样,贝尔。】

    在心里默默地叹息,切莲独自看向远处对着张空椅子认真画着人物肖像的N,一种无声的伤感在内心晕开,久久无法消散。
TBC
写在后面:打鸡血完毕,主要的角色除了迪贝基本出场完毕。就先到这里,以后慢慢继续,作者的坑品大家都懂的,所以请不要抱

太多的期待》 《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10 OVO你的文设定总是很有特色呜!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7432
帖子
454
精华
8
积分
98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10-2
发表于 2012-3-20 19:46:40 |显示全部楼层
                            4
    “呐,切莲。现在的我是我自己吗?”

    在一个无聊的下午,贝尔靠在椅子上伸出手掌,透过指缝瞅着窗外灰白色的天空,问着旁边认真看书的切莲。

    “谁知道呢?”

   切莲将书合上,看着贝尔绿色软帽下的金色头发,如往常般平静的面庞下内心却早已产生不小的动摇。

    他还记得贝尔离开的那个夏天,当接到透子的电话时,他的眼前倏然一片惨白,好久才恢复过来,眼前的世界早已被泪水模糊成一片朦胧。

    这是切莲记事以来第一次的哭泣,也是到目前为止的唯一一次流泪。一直理性到基本不会有感情起伏的他却在那一次泣不出声,随后赶来的透子只能抱着他一起默默地哭泣。

    然后他和透子一起为贝尔选好了安息之所,重新回到了现实,按部就班地约会,按部就班地结婚,按部就班地生活,直到一年前意外车祸苏醒之后,他的眼前再次闪入金发的身影。

    切莲无法接受面前如此生动的贝尔只是他的幻想,尽管他的理性告诉自己从来就没有死而复活,抑或还魂的概念,就算真正的贝尔在他面前,也早就腐烂成不完整的骸骨。

    “忘了我吧,切莲。”

    贝尔没有回过头,切莲无法知道她现在会是怎样的表情。他只知道,他的脖颈轻轻转动,头颅划出否定的弧度。

    “抱歉,我做不到。”

    “还是和以前一样爱钻牛角尖啊,切莲。”贝尔转过头,无奈而伤感地笑笑,那份本不应属于乐天派她的悲伤让切莲心轻轻地一疼,“但是,你这样会让透子更难过吧?下午的探视你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切莲诚实地摇了摇头,他忽然有种想抽烟的冲动,尽管他从未开始过这项不良嗜好。

    切莲觉得自己现在能够明白为什么人总会想要逃避无法逃避的事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7432
帖子
454
精华
8
积分
98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10-2
发表于 2012-3-20 20:27:40 |显示全部楼层
                             5
    人总会有希望能够逃避事实的时间,切莲就觉得现在的自己便是过去的自己曾不屑的逃避的人。

    所以在透子到来的时间点前,切莲第一次觉得是他带着贝尔而不是贝尔带着他去拜访别人,好消磨去难耐的光阴。

    到探视的三点前还有两个小时,习惯性理性思考的切莲决定将目前与自己关系最熟悉的两个人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

    “哦?你找我吗,切莲教授?是不是终于看不到你死去的朋友了?”正埋首在临时医嘱上写着医嘱的金抬起头,在看到切莲摇头后,不禁自嘲地叹气,“就说呢,要是对自己的病有自知力也不会住到这里。看来是不是要给你的药加点量呢?怎么,你想找我聊聊天?唔,好吧。反正我这会儿也不忙。”爽快地将chart啪地一声合上塞进推车里,金示意切莲在椅子上做下,自己就近坐到对面,从白大褂的衣兜里掏出包香烟递向切莲。

    “来一根吗,切莲教授?”金将一根香烟含在嘴里,偏着头含混地说着,得到切莲摇头的答复后,金只得悻悻地将香烟收起,也并不点着嘴里的烟,似乎只是在享受着叼着它的过程。

    “不用介意,我戒好久了。只是还忘记不了这种感觉罢了。”金耸了耸肩,双臂张开平放在长椅的椅背,“在这里住着多少有些不方便吧,切莲教授。”

    “还行。”切莲扶了扶眼镜,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挠了挠头发,金看起来有些懊恼地皱眉:“呜啊,所以说你们这种教授性质的人我最相处不来了。可以那么一本正经地享受完全是研究的生活,总是仰望着自己的目标,要我啊,早就没趣到发疯了。”相处了一段时间变得熟络起来的金也便很自然地展现出自己性格里不羁的一面,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的难以理解。

    “水晶当年也是那样,天天自习教室呆到九、十点,我就只能带着她晚上遛遛小树林。不过也是这样,她才能年纪第一,而我就只能被挑剩下最后混到了这里。呼,不过清闲着也好,再一下子驾照就考到手了。”对嘴里的香烟厌烦的金将香烟立在的拇指上,然后用中指将其完美地弹到了一米开外的垃圾桶里,吹了个口哨庆贺自己的小小成功。

    “虽说是这样,不过你们做医生的也挺辛苦吧。”切莲客套地回话。

    大大地摆了摆手,金并不做作地回应:“只能说有点小忙,升职称考试写论文什么的确实有点烦,不过水晶才更辛苦。三天两头的值夜班,中午出了夜班回家倒头就睡,还总是要强,想积累更多的业绩好以后即使休了产假也能早点评到副高。我看着都心疼,再说了,切莲教授也一看就是那种刻苦努力的类型,否则也不会才刚过三十就当上了副教授吧,我记得这可是很少见的成绩。对了,如果切莲教授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帮忙让我这里正好新来实习的同学做个精神检查也就是再被问次我问过你的问题?”

    “可以。”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切莲也便做个顺水人情。

    感激地点了点头,金起身拍了拍白大褂底:“那么,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同学过来。迪亚小朋友,你过来。”金大声地喊向医生办公室,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TBC
写在后面:于是实习医科生设定的迪亚也出场了-3-这附近的几节大概会比较枯燥,因为涉及到一些精神病院里的流程和情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7432
帖子
454
精华
8
积分
981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10-2
发表于 2012-4-4 16:41:36 |显示全部楼层

                               6
    “那个,你真的是切莲教授吧?”

    说实话,切莲对于面前这个实习医学生真的有点消受不住。倒不是因为他把自己看成病人提出些很侮辱他长久以来积累的知识素养的问题,相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太没有身为医生的自觉。

    “我还在本部的时候常跑到旁边的师范大学去听您的讲座,虽然我大二就到了医学院,但听说您那年也评上了副教授,我真的是非常高兴。”脑勺处一撮头发执拗翘起,以致于发型有点喜感地像洋葱的年轻人带着真挚的笑颜看着切莲,这样真诚单纯的年轻人已经非常少见。

    “噗噗,原来是切莲你的fan呢,真看不出切莲你这种沉闷死心眼的小老头子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贝尔调皮地做着鬼脸,虽然话语里是在损着切莲,但听他的语气似乎相当地骄傲与开心。

    “咳咳,小朋友,这里是病房不是课堂。”在一旁玩着手机的金不得不苦笑着打断似乎还要继续下去的年轻人,自知有错的实习生迪亚吐了吐舌头,拿起笔和用过的病历纸反面开始开始提问。

写在后面:这么短是因为坑太多了我要偷懒(喂!)

点评

c.cat  偷懒什么的...(偏头......这次一帖里的内容太少了,下次更新的时候编辑到同一帖里吧?更新了可以找我提升哦  发表于 2012-4-4 17:44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