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597|回复: 0

[口袋文学] 【旧文修改】 飞行狩 最终版本?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3223
帖子
502
精华
8
积分
710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07-10-28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44 (GT 142)
 双子宝贝图鉴:2 (GT 1)
 宝贝养成成就:9 (160 Pts)
发表于 2012-8-7 13:49: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陆清然 于 2012-8-7 13:52 编辑

     飞行狩



  
CHAPTER 1
  草原。飞行师。护目镜。口袋妖怪。气流。
  连清然也诧异为什么会写下这样意象模糊的笔记。是它们开始太过频繁地出现在身边的世界?或者是自己想象的次数太多。
  不过现在应该集中精力的,是三天后的飞行祭典吧。
  按下车窗,外面是飞速倒退的草原。风灌进车厢如同碎冰哗哗擦过。有胶擦屑一样的云留在视野之外。电台音乐在3:10PM时被司机关上。身后是熟睡的几位飞行师,以及清然租用的纯白色比雕。
  然而这样如同浸泡在溶液里的安静。
  只是翅膀出征前的简短过场。

  CHAPTER  2
  所谓的飞行祭典。
  自从飞行大师发现每年只出现一天的名为“彩虹”的奇异云端陆地,并且成功飞抵后,飞行师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就被定义为到达这片天国。不只是“高度”和“耐力”,真正的难度来源于旅程一半时的气流。被称为“抵”和“返”,交叉盘旋在天国的必经之路。完全无法被预测的气流。
  遇到“抵”的气流就可以完成旅程。遇到“返”的气流就会被带走而无法归途。
  无视所有的努力,经验,艰辛,只能单向倾斜的作弊的天枰。
  就像一件做工粗劣的被神扔在世间的玩具,用难以言喻的乐趣引来所有神情严肃的孩子。他们向着虚无而不详的天空伸出手。
  

  CHAPTER   3
  C组 飞行师:清然  笙晴  C
  离陆地点:油彩大陆临海草原  
  脱下磨损严重的旧式厚手套后,笙晴开始填写飞行祭典的参赛表。
  肩部,膝部等使用了钢铁素材加强的飞行服,从设计上可以看出曾经应该还加装了轻型胸甲。
  如同笨重的骑士铠甲的飞行服。保养良好的徽章属于在七十多年前的油彩对芳缘,关东,一树的战争中被淘汰的构成油彩大陆三皇统治体系的家族之一。
  有着温软栗色长发的笙晴,顽固地用逐渐走向废弃的旧字体书写着。
  缰绳和毫无用处的佩剑依然随身携带着。
  临海草原提供着大量的微风。草叶上残留的水滴如同透明的果实。
  清然在下午六点到达营地。比雕跳到清然的肩膀上,无所事事地望着附近逐渐亮起的灯光和红色的大气球人。清然整理了下风雪帽,然后拉起风衣拉链,在软软的草地上行走,找到那最巨大的,有着明显修补过的痕迹的帐篷。  暖暖的橘色灯光从帐篷开口处透出。
  像是将橘色油漆从开口处倾倒出来般。
  在第三次参加的飞行祭典上和笙晴的再会中,清然使用了冷热均匀的微笑。

  CHAPTER 4
  衰老不堪的血翼飞龙蜷缩在帐篷一角。木圆桌上摆着挤满西红柿的蔬菜汤。
  漫不经心地用勺子舀起汤。
  枪声。飞行师结束飞鸟口袋妖怪的捕猎。精致的自助餐在露天场地被供应。
  飞行师在三皇统治的前期是皇室的卫队,在清晨和日落时盛装进行围绕皇城的巡礼。
  绘制油彩大陆传首幅精确地图,组成战争时的环油彩大陆防卫线,成为三大世袭制家族。
  只是某一天,翅膀几乎用尽了。
  羊毛白的沙滩。三头龙被三支长枪刺穿。
  盔甲鸟被高热熔化,液体覆盖在肮脏的地面上。
  热带飞龙的叶片被虫完全蛀蚀,内脏暴露在带着花香的微风中。
  如同插着银色叉子的松软美味的蛋糕。
  如同颜色奇异的土豆泥。
  如同有着诱人味道的高级肉类食品。
  宴会满席。
  

  CHAPTER 5
  战争之后,“彩虹”被发现,被记录在绘本故事中。
  扉页插图上是一个午后,一个孩子和一只战舰长度的快龙。
  孩子和快龙背对背,互相看不到对方。
  第一章的故事繁琐地进行着环境描写,快龙安眠的森林,孩子在花瓣颜色的太阳光里向它伸出手。快龙眨了眨眼睛。孩子深呼吸,然后摸了摸快龙的脸。片刻的龙鸣如同悠然的天气。
  之后孩子长大。他已经是绝顶的飞行师,趴在快龙的背上旅行过海洋和陆地。
  第二章进入到故事的主线。孩子和快龙在高空遇到一片陆地。孩子跳到上面。那里生长着草,快龙的呼吸在身后成为微风。
  这里被复杂的”抵“和”返“气流围困,然而对那太过巨大的快龙来说那连小栅栏都算不上。
  孩子在云端的草地上,在平静的平流层和高层大气之间。
  孩子将这里叫做”彩虹“。那是幼小的他随口的命名。
  第三章,孩子老去。油彩大陆最后一只快龙独自在这片漂浮的陆地上死去,然后剩下巨大的骨架。
  之后再没有人或者口袋妖怪能够抵达,他们只能在极度晴朗的日子,望见曾经那个孩子午后的花园。
  
  CHAPTER 6
  骑士家族的清然第一次遇到笙晴是在他十五岁第一次参加飞行祭典时。
  穿着简约化的骑手服装,牵着雷电斑马,清然举起手遮挡住过于强烈的阳光。
  美丽的沿海草原有着精致的细节。
  风高速滑过。蝶翅抢夺视野。云懒懒散散。
  被封闭在这样的风景画中的清然。地平线成为临时性画框。
  午后四时,小火马低头嗅着坠落的血翼飞龙。骨架如廉价积木般碎散掉的中年飞行师。
  对飞行祭典来说再普通不过的小小的死亡事故。
  套着不合身的铠甲般的奇异飞行服的女孩,只是一言不发地站着。
  希冀着到达”彩虹“,能力被认可而得以恢复旧时身份的,破烂不堪的人。
  尘封已久的旧玩具从柜顶摔下来就会彻底成为废物。
  身后因为等待太久而略微躁动的水马重重地喘着气。
  血翼飞龙勉强地睁开眼睛,泥土和草沾满伤口。
  真难看呢。清然边这样想着,边拿出小瓶的伤药。
  沿海草原那天温暖得似乎所有事物都开始微微地溶化。

  CHAPTER 7
  当年幼的清然和笙晴到达北方花鸟市场的火车站时,雪已经下了三十分钟。
  以出乎意料的强硬让家族对笙晴进行保护后,清然决定和这个总是低着头并且右手习惯性地去拽围巾的女孩一起参加飞行祭典。
  没有值得被感叹的漂亮的理由。也不是听了就忍不住发笑的同情。
  只不过是开始看一个故事后,就会或多或少地希望知道结局。
  可以的话还会隐约想要参与这漫长而有趣的游戏。
  不知不觉中成为的没有恶意的自私的故事观看者。
  至少没有成为如同饲养观赏性动物般的闹剧。
  白湾鹅,傲骨燕,大嘴鸥,古翼龙。
  被冰水浸泡,被雪掩埋,羽翼僵死,心跳丢失。
  被用雪铲清理,被垃圾运装车带走,被混在废弃家电和厨余垃圾中。
  无论多少次展翅,它们都无法获得被童话提及的资格,连一个句子一个形容词都没有得到。
  但在花鸟市场训练场里,纯白色比雕在忍耐了十数年的寒冷被兴高采烈地被摆上货架。
  褪去了骄傲的栗白颜色,染上塑料袋般的僵硬苍白。
  绝对无法触碰到“彩虹”,但却是油彩大陆失去几乎所有旧的翅膀后,唯一能勉强到达“抵”“返”气流的飞鸟。
  安分守己的,不需要缰绳和栅栏的,会呼吸的工具。
  用被嘲笑的奇怪飞行动作,臃肿但极度保暖的身体,出现在飞行相关的童话里。
  不由自主地欢呼雀跃。


  CHAPTER 8
  被扩大以能容纳血翼飞龙的马厩中,木质围栏上一层薄薄的光线如同发亮的植被。
  笙晴费劲地提着装着食物的桶,喘息着把步子硬挪到那只瑟缩着的血翼飞龙身旁。
  缺损的翅膀被用合成材料补完,坏掉的左耳和一切碎了的内脏也勉勉强强算是继续能用了。
  昂贵的从几乎完全被炸毁的旧时代龙系居住地带来的食物被直接倒在还残留有牧草的地面上。
  呼,呼。笙晴扶着墙壁。
  右手上出生时就被印上的黑白彩虹飞行师家族印记。
  如同被汗水弄脏的拙劣的简笔画。
  这是五年前第一次参加飞行祭典前的一天。
  离陆训练,体力训练,气流抗御训练,高寒忍耐训练。
  已经变得合身的铠甲式奇异飞行服。
  摇晃般飞行,在降落时会因恐惧而闭上眼。
  被收养在庭院中的动物,试图在庭院之外进行捕猎。
  棉花如血液般漏出,失去手臂,被灰尘包裹的玩偶想要被拥抱。
  只有在清晨路过旧马厩时和夜晚笙晴和血翼飞龙经过正门回来时清然才会见到她们。
  雷电斑马踩踏着晨光,如同在闪耀的雪上留下阴影的脚印。
  日益暴躁的水马向昆虫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烈焰马温柔的火焰如幼兽伸出爪子般触碰着骑师手套。
  清然从马背上跳下,望着离开马厩前往空旷地的笙晴。
  从未在其中登场过的过去的故事。从未提起过自己的过去的故事。
  从未遇见的人,对自己来说无关痛痒的牺牲。
  全部都要求自己用似乎即将整个断掉的翅膀去继续或者毫无意义的飞行。
  然而清然只能是这个既不平凡也不特别的故事的观看者,故事行进也许不应被触及。他只需要持续着翻页,翻页,等待着下一幅插图和下一个关键而充满趣味的段落。

  
  CHAPTER 9
  当本次飞行祭典的第二天C在7:30AM走进营地餐厅时,用峭壁栗子做成的料理刚被放到白色桌布上。
  围巾。雪地靴。手套。过分厚重的防寒服。紧紧抱着的轻型发热装置。
  冰水浸泡过的栗子有额外的甜味。
  虽然沿海草原的秋季有充足的风,但这样的极地服装依然不可思议。
  缓慢地走到清然和笙晴身边,有着黑兔毛色的长发和白兔毛色的肤色的幼小女孩开心地把向阳的位置抢走。
  我迟到了哦。
  有着极度畏寒体质的,取代了飞行师家族的皇的独生女Connie Wintry。
  装饰花瓶里有从草原摘取的新鲜得如刚被剥取的兽肉的花。
  玻璃窗外开始有飞行师进行飞行练习,满溢在草原上的光线如同被涂上的一层浓稠的蜜糖。


  CHAPTER 10
  名叫笙晴的姐姐在干什么呢?名叫清然的哥哥。
  C一边抓着清然的袖子一边好奇地问。
  场地是在宽阔放牧场地的边缘,被拆除的建筑物留下的被常春藤死死缠住墙壁。
  摇摇晃晃,沉闷的日常飞行练习。
  油彩大陆的三皇自幼开始被培养成处于顶点的训练师,然后共同保护被其他所有地区敌视的这个贫瘠落后的国家。
  清然,C以及海洋家族的晚息。一起长大,一起获得冠冕的皇。
  枯木颜色的,投下巨大阴影的三头龙。
  溪流颜色的,安眠在草场之上的碧云龙。
  以及只存活于油彩大陆的,拥有着彩玻璃般的蝶翅的龙。
  最后能找到的珍贵的翅膀,全部都被毫无保留地给予。
  她在玩很痛苦但必须玩的游戏哦。
  无视所有的努力,经验,艰辛,毫无改变地展开着的故事。
  我们只需要全力以赴地翻动书页就可以了。
  C的房间,四季皇城列车的最终站。
  名叫笙晴的姐姐,要吃吗。
  暖气,红橙色被单,缩在被窝里的C从发热的床头柜上拿起了一颗糖果。
  被迫抱着特制的冰须熊降温装置的清然背对着她们坐在转椅上。
  在这样的温度下依然顽固地穿着铠甲式飞行服的笙晴低着头接过糖果。
  已经因为热度而变为淤泥般的糖果。
  就如同两个不同的故事中的人物在相同的地点出现。
  或者将一个故事中的段落插入到另一个故事中。
  违和的,怪异的,难以理解的,但似乎又理想当然的。
  过去发生过的很小很小的事情。

  CHAPTER 11
  气流在清然身上沉重地行走。
  正式飞行前最后一次练习。
  小火马烤制的马铃薯,鲤鱼王庭院牌抹茶曲奇。
  在迎风的小山丘上,清然和C隔着很远的距离看着吃力地拍动翅膀的血翼飞龙。
  如果在最初遇见笙晴时,清然没有插手而是离去,他就不用处于这样一个奇怪的立场去看这样一场奇怪的演出。
  故事确实在自顾自地进行着,但最初的数页被清然撕掉然后换进自己所写的内容。
  在进行了这样不负责任的改动后,却又退到一旁进行不负责任的纯粹观看。
  在极少的对话中,笙晴说过谢谢。
  依然是低着头,毫无感情地,像是时针要走动般不得已地。
  清然和C所在的观众席被掩埋在黑暗之中,但似乎只有被灯光照到之处才存在无法看清的事物。
  或许只是因为这个拙劣的故事错误地在次要角色上用掉了太多篇章,才会有这种错觉。
  又或者在即将到来的盛大而渺小的飞行中,在远处观察着一切的清然才是最为重要的角色么。
  明明是围绕着翅膀拥有者的关于飞行的故事。


  
  CHAPTER 12
   开始日。
  清然站在100米之外的草地上。清然和笙晴之间,装满了今天的温度。不是晴天。昨天派发的天气预报表成为可笑的废纸。
  微风吹入场地,如同大量的冷水溅到每个人身上。
  即将破晓。穿着礼服般的飞行服的飞行师,在飞行祭典这个派对里不安地走动。
  清然依旧会和笙晴共同飞行。沿着草地灯指示的路线前进。
  乌云如同古老的墙壁。
  雪落下。没有呼吸的,死寂的暂时性降雪。5:56AM。
  戴着小丑帽,绑着大大的蝴蝶结的鬼气球离开场地。在篝火边浅眠的沙漠飞龙离开场地。全身被涂成粉红色的大王燕离开场地。
  从未想过要以生命为代价去飞行的飞行师,开始离开这个简陋的游乐场。
  慢慢堆垒的雪片逐渐变成小羊毛线球的姿态。清然套上帽子,视野被削减。广播似乎已经宣布祭典延迟甚至可能取消。
  笙晴继续擦拭着血翼飞龙的翅膀。
  如同仍然身处晴天般,如同她们所即将进行的是荣耀的飞行。
  远未能覆盖青草和泥土的雪,如同纯白但被撕碎的纸张。
  清然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个他所认为的他人的故事继续进行。就像是进入一个冷藏库,你穿上了特制的御寒衣,信心满满。然而当你一步一步深入,你才发现那里的寒冷是无法抗拒的,于是你扶着墙艰难地走,最后闭上眼睛,成为一件安静的物品。
  自然而然地,理所当然地,即使将书页焚烧也无法改变地,必然会展开然后终结的他人的故事。
  
  CHAPTER 13
  就像坏掉的灯泡,被从天花板上被轻轻取下般。
  录像带中记录的战争时大量大量的坠落。
  在沼泽中腐烂的翅膀,在树林中腐烂的翅膀,在沙滩上腐烂的翅膀,在废墟中腐烂的翅膀。
  死亡者才拥有不容置疑的讲述死亡的资格。
  C躲在租用来的九尾加热着的帐篷中。
  完全反常的小型降雪逐渐成为大型的风雪。
  被冰封的咕咕从空中坠落。
  撞到街灯上,碎裂时发出细微的声音。
  路灯在闪了几下后恢复正常的运作。
  同样被录像带记录的还有某天某个幼小的飞行师的飞行训练。
  地点是家旁边的街道,下午4点,背景有喷泉,攀援植物,玩具店。傲骨燕努力地用脚抓住孩子的肩膀然后全力扇动翅膀。阳光制作出细致的阴影。从微烫的地面到小镇的教堂,微不足道的,孩子气的飞行。
  然后落下,随后翅膀被熟练地火化,墓碑被熟练地立起,墓志铭被熟练地刻上。
  既美丽又丑陋的,难以形容的,这个世界如今的飞行。
  似乎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遥远的飞行。

  CHAPTER 14
  高度计。呼吸辅助装置。翅膀保温薄膜。
  比雕准备就绪。
  笙晴抖落缰绳上的雪。
  第一次参加飞行祭典时的暴雨,第二次时的风暴,如今的暴雪。
  暴雨,风暴,暴雪,烈日,暴雨,风暴,暴雪,烈日,自初次飞行祭典的晴朗之后,每次飞行祭典都会突然出现凶暴的,不可思议的天气。
  “9000米。
  手指最先僵化。
  耳里模糊的杂音消失。
  呼吸微弱。
  思考能力减退。”
  这是在初次飞行祭典中几乎触及到“抵”“返”气流的飞行师所留下的记录。
  而纸飞机般脆弱的血翼与除了身世外都寻常至极的年轻的飞行师。
  这样的翅膀无法进入被童话所描述的高空的传说之中。
  清然想起读到过的对“彩虹”的风景描写。
  “彩虹”的风景描写。
  黄金色的草种子从彩虹的边缘滑落到地面,平凡而茁壮地生长。
  从第一次踏上开始,每步都如同走过清澈的溪流。
  快龙的骨架在彩虹的中心。
  笑。
  在提前结束的祭典上,有了唯一的,卑微的起飞。
  从比雕身上轻轻跳下,清然望向挣扎般上升着笙晴和血翼。
  从来未向往过天空的天空的后裔。
  故事观看者从来不可以改变故事。
  但或许自己从最初开始,或许翻动着书页的自己从最初开始,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极少登场,但不可或缺的角色呢。
  声音。水马,烈焰马和雷电斑马剧烈地跑动,越过如同冰冻的灰尘般的雪。

  CHAPTER 15
  向日花怪的笑脸像烘焙足够的蛋糕。
  草伊布在微风中停下望着天空。
  天气好得不可收拾。
  血翼飞龙那被刺穿和麻痹后再被烧焦的尸体已经被抛入海洋中。
  只是将早就应该折断的翅膀折断而已。
  清然让在准确的时机救下笙晴的比雕离开,然后带着C前往最近的火车站。
  已经再也不需要做你所认为必须做的但其实并不是必须做的事了。
  失去一切,然后获得重新得到一切的权利。
  由始至终,都只是身为故事角色一员的自私的故事观看者。
  这之后,用自己的双手翻动书页吧。
  向日花怪的笑脸像烘焙足够的蛋糕。
  草伊布在微风中停下望着天空。
  天气好得不可收拾。
  笑。
  木长椅。C困倦地倚着清然。
  手中是家族的历史记录。作为火车到达前的消遣,进行轻松愉快的阅读吧。
  ”战争开始前,光辉的骑士家族,杀死油彩大陆最后的一只有着战舰长度的快龙“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frameの羽 + 10 .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按比例来说,猪是兔子的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