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905|回复: 8

[幻想天空] [短梗完结]向北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2-12-22 21:12:3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逍遥雪拉比 于 2013-1-31 15:55 编辑

首先我得计算下这是时隔多少年再在文区发帖子了...

普通的梗送给重回双子后的大家

哮子,三问,w,基二,斑斑.壳壳,杯葛,不娘,小白,伊姐,牛奶,紫叔,蜡笔,还有很多人不一一说了,谢谢你们再次接纳我~

所以也算是感谢贴,深鞠躬.


说下短篇我还是分了章节,预计还有2-3章就完结,1只是个类似引子的存在,可能会有轻度看不懂...文里有些词我会在下面做注释

我会在接下来的一星期就完结掉的.

以上.




向北

[这样子就不能一起玩了...]
[那里离你家很远啊.]
吵吵闹闹.
我恼火地一把拉过她,另外两个小玩伴有些被吓到,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那是什么地方?]幼小的年纪甚至还很难把意思表达清楚,顿了很久,我才终于把句子组织清楚,却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明白.
[嗯...]她低着脑袋思考回忆着什么,[听爸爸说]她好像想了起来,背过身指着天,语气骄傲[是在北方哦].

1.
[要上课了.]
朦胧间被什么推搡了几下,半醒状态下困意袭来的更烈,睁不开眼睛.
[喂喂.]声音好大,震得耳膜发痛.
我醒过来,伴随着同桌和铃音.
呆呆地过了好一会,直到任课老师夹着书本进到教室的脚步声把我的思绪敲了回来.
真是奇怪,明明刚刚那么响亮的声音都没有能吵醒我,为什么这么细微的脚步声却像扩音器一般刺激着神经.
老师陈年不变的音调已经自顾自的开始了授课,我扭头看着窗外.
呜蜩渐渐不闻,柳叶却仍旧密绿得发暗,夏末的阳光借由剔透的窗折射到我的虹膜上,温暖光亮,却几乎灼伤了我的眼.
闭上眼睛企图遮挡这刺人的阳光,却依旧在眼睛上方留下淡红色的印子,明明没有睁开眼睛,却也看得见的色彩.
[晚上没睡好吗?]同桌轻轻用手肘蹭了我一下,音量被喉咙压得很低,[看你一下课就睡着了的样子].
我从窗外收回视线,[啊...]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因为我并没有熬夜的习惯,只是单纯的,大脑中枢神经表达了对课程的抱怨而已.
[我只是...]小幅度地把身子往后靠,在老师没发现的角度伸了个懒腰,当然我不会蠢到去将双手举起来,虽然那样会比较舒服,但是后果逃不过被老师的念叨.
[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可是每次梦里醒来,我却都不记得最重要的内容,只知道这个梦我重复辗转了好多次,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来.
乐匆匆,黄粱梦...吗?
想不起来,并不是像失忆的人,或者是年逾古稀的老人那样,我甚至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细节.
一次次走马观花般在我脑内趟过,我可以随意将之定格,再细细切割,凑成一秒完美的二十四格. ①
我还能说出梦里的橘子树有多么新绿,承受不住露水重量而下塌的叶子,藏在枝桠间仍清晰可见,偌大的橘色果实,是谁的手在采摘它?
青石板碎开点点的雨花四溅,冰冰凉凉的没有温度,沾湿的裙子被轻轻提起两边的角,赤着的脚丫跑过水塘,往前追逐着什么,这又是谁?
那个老虎灶台边上的俏丽女人还在,她坐在矮墙背对着梦中的视角,却让人觉得漂亮万分,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有谁在嬉笑怒骂中留给我模糊的背影,没有色彩就如黑白默片,暂停着不前,在永不停歇的时间年轮上画出一个长留之点.
冷风被倒灌进街口,对于已经经历了一整个夏天闷热的世界来说,却成了梵音.
梦里我将街口的每个小标记都看的仔细,抽丝剥茧往更深处回忆的时候,谁的手又在推着我向前走,连不甘的时间都没有.
想不起来,好像这个梦,并不是我顺其自然就能回忆起来的东西,我被拒绝在外.


[梦?]同桌轻笑,[你真行,这么几分钟就能做个梦.]
[嘿嘿.]我自嘲.
[你书呢?]她看我迟迟没有把科目的书拿在桌上,一下问醒了我.
[诶?]我一愣,开始搜寻书包和课桌,没有.
[啊,忘记带了...]
她似乎是叹了口气,把书移过来让我可以看到.
我立马就能看见她的书上圈画的痕迹,毫不吝啬地向我展示着主人在课前的准备是多充分.
[你总是这么丢三落四呢,不想好好毕业啦?]
[说什么呢.]我撑着下巴,不在意,[毕业还有好久呢.]
她皱起眉,对我的态度有点动气,[我们现在,已经是正式的高三了啊.]
我微微抬头斜过脸看她,她正看着书上老师讲解的部分,不时写画笔记.金属的细框眼镜略有些反光,刘海在她的眼睛上投下一层暗色,她一如刚刚认识时那样,没有任何变化.
风吹过窗外的柳枝,缓缓地飘动,发出喑哑的细微低鸣.
这一天,依旧会平静的过去.


我以为,再也不会有比前些年发生的事情更糟糕的状况了.
蛰伏在自欺欺人的安逸情况下的危机,还是在涌来,带着摧枯拉巧的气势.

①拍电影使用的胶片是每秒24格的,也就一秒要有24帧看起来才最舒服.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人气 收起 理由
c.cat + 8 + 1 欢迎回来。

总评分: 银契 + 8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2-12-23 10:31: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逍遥雪拉比 于 2012-12-24 18:52 编辑

还剩2章的样子下次,这次爆字数了[[[



2.
我们四个人一直玩在一起,那还是读幼儿园的年纪.


[诶?]我才刚刚坐定就看见同桌递给我一张A4纸,接过来看,一张表格,被加粗放大的地方写着:志愿调查.
[现在还太早了吧?]我有点惊慌,语气带着不肯定,[我是说志愿调查什么的…]
[先确立目标,再做的话,会更有方向性吧.]
眼见她已经开始动笔写着什么,我知道她已经在心里想了几百遍大学要去哪.
[读大学的话,就要离开这里吧?]
好像是觉得我的问题太幼稚,她没有停笔,[你在说什么呢,我们这里只有技校而已啊.]
嗯,是啊,那我只要在这里读技校就好了.
[而且.]她似乎是已经把表格填完,放到一旁的书堆上,看向我,[如果你想经常回家的话,读离这里近的大学就可以了啊.]
[不是…]我下意识开始辩解,不能给别人我是个恋家的胆小学生的错觉,[也不是这样的…]
[嗯?]她显然是没有明白我的吱唔,眼神在我看来充满了质疑.
我开始说些荒唐的话,[我朋友…也都在外面读书,平时也见不到,留在这里也没意思.]
不对…我应该留在这里,我要做的就是等她们回来.
不管是一个月一次,一年一次,还是更久.
[啊,这样啊.]她竟然听懂了我的意思,这让我受宠若惊.
[这样的话,大学对你来说,不就是个离开这里去找她们的机会吗?]

离开这里?
我敢肯定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无心的,带着好意的.
她对我说的很中肯,没有玩笑的成分,很严肃,没有嬉笑.
我要离开这里?然后去找她们?
脑袋像被石头击中了一般疼痛,一时思想空白,但过往的事情却纷至沓来.
如同毒瘴,没有阳光,逼得冷汗蜿蜒.



南方的天井很小,没有北京的四合院那般大气.
周围的人家也很少,特别是在我们这样的小城镇.
我们都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同龄孩子,只是月份有差.
算起来我还是最大的那一个.
她是我们里面最胆大,爬树,摸鱼,甚至还和男孩子打过架.
挂了伤也不会哭,只是会喊几句疼.
在我们那个坐井观天的幼小年纪里,她的形象就是英雄.
所以即使她比我小,她还是成了我们的老大.

那天我们照着往常,在院子外面的草地上肆意着青春.
有微小的风吹过,沿街的树开始作响,哗啦啦的声音,回想起来,却如此悲伤.
她给我们带来了一件小玩意.
得意的神色看着我们,从身后拿出一株还沾着土的树苗.
小孩子对任何东西都非常欣喜,我们冲过去,议论纷纷.
风停了下来,像是没了力气,疲惫至极.
发现自己已经落后其他两人,耍赖似的掰开她们俩,想凑到最前面去看.
由于身高的关系,她恶作剧般的把树苗摆在我头上,然后她们笑了起来.
不带任何恶意嘲讽的,天真的大笑.
泥土混在我的头发里,又借由重力洒落下来,沾到了脸上.
痒痒的,很难受.
我抬手要去擦掉,她们却先我一步.
把树苗从我头上移开,替我擦拭脸上的污渍.
小孩子不懂温柔,思想里只有我喜欢你和我讨厌你而已.
于是我弯下腰捡起一把被风吹下来的树叶,那是梧桐的叶子,枯黄却不容易被腐化.
使尽全力,我离她们三个非常近,后果就是被我砸了正着.
她们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闪躲,她们的嘴角被大片的梧桐叶遮住,让我想不起当时她们的表情.
最后演变成了一场小孩子间常见的闹剧.
深秋的黄叶提供了最好的场所,在散起又落下的叶子间,放纵着光阴.

终于玩累了之后,我们想起早已被搁置一边的树苗.
[我们来种吧.]她跑到草地最深处,踩着那里的泥土,示意要在那里种下.
从没有种树这样的经历,我们显得很兴奋,手舞足蹈地一下子就达成了共识.
[可是,种树好像要在春天啊.]我记得老师是这么说的.
另一个伙伴推推我,[秋天和春天也不差多少啊.]
[就是.]她已经抡起袖子开始挖土,所幸前几天刚刚下过雨,泥土松软.
[只要按着书上的方法,浇水什么的,应该就可以了.]
我捧着树苗站在边上,这么小的苗子需要的洞并不大,她们三个挖的很快,进程顺利.
幼小的枝桠上的叶子稀零,看起来没有生气,粗糙的树皮摩擦在手掌心,有些疼痛.我开始担心它能不能被我们种活.

等我们全部弄完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被自家大人打骂回家的时候,我们约好,每人都负责一个星期的维护工作.
隐约那时候打了勾勾,也确实做了将近一个月.
可是树苗还没有明显生长的时候,她却走了.
她说要去北方,这里的小学太小,要去城里认识更多朋友.
所以为了小学户口的问题,现在就要去北边的城里.
以后就变得了我们三个人照顾这棵无名的树苗.
我那时才意识到,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她,这棵树的名字.

她第一次回来也是在一个午后.
我提着水桶和小铲子,远远就看见有人站在树苗前面,我一下子认出了她,却不敢确定.
她听见脚步声,转回头对上我的眼睛.
她细密的睫毛上好像带着湿润的晶莹,以一种脆弱的姿态轻轻颤动.
[轮到你照顾?]她摸着树干,对我笑的有点苦涩.[有事回来,就来看看啦.]
我蠕动着嘴唇,找不到该说的话.
她有些不解,不知道我的情绪.
大概是准备说些安慰我的话,她细软的黑发垂在耳边来不及打理.
[我想着如果每天来照看的话,说不定哪天你就回来了.]
我赶在她之前说了些什么,说完我便后悔,这样更像是在谴责她的不是.
她果然有些难过的神情,我连忙问她这是什么树.
一来缓解下尬尴的氛围,二来也问了那个没得及问的事情.
她好像被我问住了,思考起来.
汽车的引擎声打断她正要开口的时机.
她朝身后的家里挥了下手.
[我也不知道,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啦.]
柔和下来的神情,使她看起来温柔透明,我愣愣地目送她离开,这个我们放肆过无数次的地方.
接着之后我就开始日夜的想象这棵树苗长大的日子.



[不…]
我小声说着.
同桌没有听见我的低喃,她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有点模糊.
[我不能离开这里.]
因为我就是要在这里,保留记忆里最初的形式,等待着她们回来.


我已经习惯了等待.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森林の宇 + 5 为了那些美好的记忆~和现在

总评分: 银契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UID
492
帖子
2026
精华
0
积分
2602
BP
0 点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4-9-4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0 (GT 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0 (0 Pts)
发表于 2012-12-23 10:35:0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チコリータ 于 2012-12-23 10:38 编辑

先占楼
然后慢慢看!
你居然又发帖了!————————————————————————————————————————————————————————————
于是一口气看完再仔细说一下……
文风真文艺(喂),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你再回到了这边,就开心地好好地待着吧w
(一直不在的我似乎没啥资格说这种话…………

顺便说好怨念!一排人几乎我都不认识!!!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人气 收起 理由
c.cat + 2 + 1 回复加分www

总评分: 银契 + 2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想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2-12-24 19:0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逍遥雪拉比 于 2012-12-24 19:35 编辑

3.
我以为,再也不会有比前些年发生的事情更糟糕的状况了.
低估了这个世界的偶然性和必然性,我的自以为是,还是受到了最直接的报复.

变故突生,是在家人看到了我的志愿表的时候.
他们都一致希望我能去大城市,至少大学要出去闯闯,小争执渐渐演化为命令.
我感觉,就要大难临头.

横躺着以一种极不雅观的姿势,我面朝着白色的天花板,双手张开,整个人几乎铺满了小床.
吊顶被溜进的夕阳照的有些发黄,看起来有些凄凉的意味,中间有着不同程度的掉漆,斑驳中可以看出光阴的侵蚀,时间的默默迁移.
即使用上好的材料,点缀上昂贵的水晶灯,但它的本质仍然不变,不能因为这些假象和对比而否决.
如同家里这带着破旧感的天花板,没有区别.
可我们似乎生来就喜欢美丽的东西,那样灿烂艳丽,动人心魄.
出于一种卑微的习惯.
落日已经完全跌进地平线以下,暗淡的光晕染在周围一片,火烧般通红.
天色,并没有随着阳光潜没而彻底暗下来,却避不开地弥漫出清冷之感.
窗外阵风忽起,吹得树叶秫秫作响.
于是悠然转醒.
我又...做了那个梦.


她背过身子,将影子留给我们.
从此我们就只剩下三个人,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她偶尔会回来和我们说几句,却是没有多余时间去吵闹玩耍了,她总是走的很匆忙.
我们三个约好,一起把树苗照顾下去.

五月天,柳絮漫天,密树整齐地铺开向前左拐右弯,都已经爆出了新枝嫩芽.红绿的霓虹,最终盖过了冬天的黑.
虽然同住一个院子,但由于家长间彼此是同事的关系,她们两个经常会一起结伴来找我.
小孩子拉着手,小身体把本来就不宽敞的路围得[水泄不通].
骑着自行车的老爷爷打着铃,就假装没听见,还故意把脚步放慢,等快要撞到一起时就互给一个暗号倏地散开,淘笑而去.
没有谁会为这样的小恶作剧生气,小孩子可以为快乐接受到最大程度的权利,并且懂得满足.
这时候的温度还不高,却也不会冷的发颤,我们跑进狭小的巷子里.
青石板和灰石组成的格局,使得这里比大街上冷落了许多,有些清寞,寂静非常.
早已记不清是谁提议要在这里捉迷藏,也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在这里捉迷藏.
躲的人和当鬼的人,都不约而同来到了这里.
北方的城市,在更早些时间,灰瓦白墙的老房子,被称作胡同.
墙很高,比起我们.
所以她们两个躲进了矮墙里,自以为是万全的地方,忍不住偷笑起来.
等到被主人听见,却不好意思起来.
我顺着路往更深处走,为了防止被听去声音,还有意提起了裙子,根本没去考虑这样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不小心踩在刚刚覆过于的水洼里,雨水被溅到脚裸,有些许凉.
我懊悔地皱眉,生怕这下子已经被发现,让她们两个逃了去.
远远的我就看见矮墙里不知谁在那里,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凑近看,她已经听到我的悉索声,转过身看我.
她穿着那时候很时髦的衣式,在我面前好像闪闪发光.
她们两个从她背后冒出来,反过来把当鬼的我捉住,开着尽情的小玩笑.
一起坐进这个矮墙后的院子,她的语调干净温柔,碾在心上却细细的疼.
她说她是第一次来,陪着爱人回家.
好像是又说了些什么,我们最终是没有听进去,那时候我们已经是小学生,可词汇量还不见长足增长,她的很多话并没有听懂,更别说记住.
她们两个没有坐着凳子,蹲着任由裙子拖沓在泥土上,看着她的眼神就似乎在说话,我可以感觉到那种感觉,但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现在想来,大概是羡慕.
她们将我们照料的树的样子一五一十地描述给她听,带着崇拜.
[只说叶子样子的话,我也不是很确定.]她低垂的头发晃动着,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这个回答显然让我们失望,[会有很小的果子,但是很小.]我试图把情况说的更清朗一点.
被我这样说她像是有了答案.
[也许是水果吧,果实小是因为没有肥料.]
她说的很轻,柔和时的神情有种安然却跳动的感情.
其实这个说法很模棱两可,可在当时我们没有多想,心里只觉得好厉害,并答应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下去.
她爱人家的院子里没有树,有些死气沉沉,隔壁家的小狗时不时远吠几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响亮异常.
地上柔软的土,松软的像一块蛋糕,疯狂地吸食着水分.

之后我们还和她见到了几次,也就是几次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她的去处我们无从可问,只能作罢.
等到8月的时候,我和她们,也分别了.
事情如何没了发展,寻不着答案.

她们家合计着为了以后孩子的升学问题,决定也去那边的大城市就读,还和我的家人商量了,由于我的反对,我最终留了下来.
我们约好还要经常一起玩.
小孩子的誓言不需要重量,我们就这样许了下来.
她们回来的频率的确要高,说在那里交到了很多新朋友,即使如此对我也一如以往.
我那时早已懂事,感觉有咸湿的液体朦胧了眼,黑色瞳孔周围泛着一圈浅色的红.
所以下了决定,要一直在这里,守着这里,等着她们三个回来.
我开始一个人照顾树.
在升学初中的时候,由于我没有专业的知识,终于还是没有把树养活.
也没能看到它到底结的是什么样子什么颜色的果实.
连同我们四个人的过去,好像一起都死掉.
我最后,还是开始了一个人的等待.
会把经常玩的地方打扫起来,试着在原本的位置种新的树.
我在做着等待能做的事情.


什么回忆最可怜?
是不是很久很久以后还像很久很久以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234679
帖子
5374
精华
0
积分
2354
BP
35 点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09-4-27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75 (GT 363)
 双子宝贝图鉴:25 (GT 9)
 宝贝养成成就:85 (3457 Pts)
发表于 2012-12-24 21:44:27 |显示全部楼层
澈叔的文好高产。
关于环境的描写我真心觉得写得很好 小乡村的描写我觉得有种清澈的感觉
不浓不淡小清新
树的梗很好 [消音]然后跳跃度有点大拉得太快的表示有点跟不上【尼玛自己问题[/消音]

什么回忆最可怜?
是不是很久很久以后还像很久很久以前.

心水 文中的环境描写各种心水啊!!!!

点评

逍遥雪拉比  因为[我]处于矛盾的拉锯战状态,想走就给自己找留的理由,想留就给自己找支持的理由.  发表于 2012-12-25 13:59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3 言简意赅的好回复(

总评分: 银契 + 3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2-12-26 15:20: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逍遥雪拉比 于 2012-12-26 16:06 编辑

4.
她好像想了起来,背过身指着天,语气骄傲[是在北方哦].

说起来,那时候她指的方向,到底是不是北方呢?





秋天的新雨落在了一个午后,温度终于在反复的秋老虎中降了下来,风吹着雨乱飞,打湿了匆忙赶路的人群.
打着伞往校门口走,庆幸自己这几天都随身带着伞,被秋雨淋一路,说不好就会感冒.
虽然是放学的时间,学生却说不上多,这里一直是这样的.

这里只是个很小很小的地方,交通不发达只还算便利,人口不多只够刚刚好能热闹起来的临界点,连学校也只有这么一所.
所以希望孩子以后有作为的大人们,都早早将孩子送到北面的大城市里上学,交到城里的朋友.
我知道,又抗拒着知道.

从小学起家里就不止一次和我谈起要上外面读书的计划.
并不是事情,而是计划.
甚至已经替我在幻想和新朋友相处的日子,在那完全植根的光景.
小时候懵懂的不接受到现在有意识的拒绝,时间在打卷的书角边匆匆走过,追悔不及.
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有了一面镜子,把未来必定会发生的事情照的清楚.
即使划上纵横的痕迹,抹上黑色的泥土,缝隙间仍透露着蛛丝马迹.
我明白,家人忍耐的极限.
这场争吵,是十多年来早就注定好的,无法逃脱,只待一个导火线.



雨仍在持续演奏着断肠的声响,连雨中她们的呼喊都沾上了湿气,而天是那么伤心的灰色.
她们三个站在校门口的屋檐下,对我挥舞着手臂.
大概是直接从车站来又没有带伞的缘故,看得到她们肩头和头顶的水滴还在滴落,可笑的很自然.
我猜测着各种情形,关于我迎上去之后的第一句话,是谁先说,内容又是什么.
脚步却在放慢,显得犹豫不定毫不坚决.
我在踌躇什么,连自己也说不上来.

等我踏到屋檐延伸处落不到雨的地方,已经被她们一下子拉了进来.
唠叨着我不知道在发什么呆,走的那么慢的她们的样子,简直就像上了年纪老婆婆,絮絮叨叨.
想着便笑了出声,载着每次重逢时的喜悦.
她们也顺其自然地跟着我笑起来,好像她们的情绪依附在我身上那般,被简单地牵引,不需要理由.

四个人却只有一把伞,我们也都不是小孩子的身材,根本不能遮掩全部人,结果不出意外的,回到家的时候大家都湿透了.
鞋子里浸水的感觉很糟糕,踩到玄关上深浅的水印还带着泥土味.
我让她们先去洗澡,自己收拾起房间来,我想给她们好印象,即使我们已经认识了如此多年.
对着窗户的桌子上还放着我们四个人的合影,用一个淡色的相框固定在那里,简单朴素,甚至有些老旧.
如同记忆一样,带着岁月的色彩.

擦拭着已经半湿的头发,我想着待会该从什么开始问,对她们的近况,我有太多的话想多.
她们从浴室转过来走进房间,自己家似的随意找到一个地方坐下,那是从小就坐惯的位置.
[没想到居然下雨了呢.]
[看样子晚上不会停的样子.]
[诶诶?那明天赶早班车去上课的话我会死的!]
[就住下吧.]我背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入秋之后的凉意立马沿着脊椎涌上.
我向她们发出邀请.
[当然.]她们互相都没有异议,让我心情雀跃起来.
[你们怎么会突然过来?]我知道这样的话像寒暄,会显得彼此生疏,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问了这么一句话,好像是抱着对某件事情的怀疑那般.
我不敢去怀疑,关于你们的到来,是否只是为了...
[呐.]她站起来,她似乎仍旧是我们跟从的那个老大,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我看着她唇瓣开合几个音节,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自那之后一个月,我都没有再来这个地方,我们最宝贵的地方,回忆诞生的地方.
我生了很大的气,把她们赶出房间,撕掉了毕业志愿,和家人开始长时间的冷战,甚至失手砸坏了那个相框.
即使后悔,也不能逆着时间回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问她们生活的好不好,新生活是否习惯,和新朋友关系如何,新城市有没有好玩的地方...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却足以让这块地方被枯叶完全覆盖.
我浑浑噩噩有些失神.
眼前的草地仍旧深绿,阳光照的旷日持久,并不是什么幻觉.
天使拢起翅膀,羽毛纷飞而下,化作温柔的风,吹走了枯败不堪的恶臭尸体.
原本的土堆上,幼嫩的枝干被三脚架子支撑着,仍有些歪斜,却努力地向着阳光之处伸展.
所谓天使,就是这平凡生活的奇迹.
一切都在昭示着,这里不是一个人迹罕至之地.

[其实是被你妈妈拜托了呐,一起离开这里吧.]

去过草地的当天晚上我打开了许久没有查看的邮箱,并没有太多的东西.
我一下子就找到了她们一起给我写的邮件.

[首先原谅没有和你当面,或者电话说的勇气.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的回忆永远会在我们三个人心里,只是我们现在要去创造新的回忆地而已.]


回忆和梦里的事情开始衔接,神经连接一般疼痛,所有细节都对上了号,轮廓开始渐渐清晰.
橘子...
我在跑...
那个女人...
她们的影子...
回忆最初之地...

下嘴唇被我撕磨地印出了血斑,我捏着拳头仰起脸,尽量克制着不让眼泪洒出来.
可还是事与愿违地顺着脸颊没进了毛衣里,我索性低下头,让眼泪流的尽兴.
直到没有力气,沉沉睡去.


是啊.
这个世界上,有必须和我离别的人.
她们为了前进而选择了离别,是那么坚强的人.
我习惯了等待.
但是这次为了和你们一起前进...




[你是...怎么了?]
同桌用一种完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在毕业志愿上写的大学名字.
[嗯,我决定要出去读大学了.]我从书堆里抽出书,开始准备上下一节课.
[你突然这样我真的很不适应.]她笑了起来,把她的笔记拿出来递给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啊,只是想去那里看看而已.]
[哪里?]
[北方.]
但是这次为了和你们一起前进,就暂时告个别吧.






说起来,那时候她指的方向,到底是不是北方呢?

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还记得那一块天的颜色,她的语调,以及她们的样子,是不是已经没有关系.

有些事不被我们所记得,因为不重要.
有些事被我们一直记得,即使不重要.


这个世界,大概只有这两种事情而已.


END



其实[我]做的梦只是对小时候回忆的脑补而已,而[我]只是个中二少女并愿意面对生活的胆小鬼而已[不用你解释喂

最后为什么草地会那样你们懂的[[[

真*END!

如果有人要看我可以写个后记什么的...[鬼要看[[[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12 完结奖励!

总评分: 银契 + 1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126
帖子
1352
精华
11
积分
1631
BP
0 点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04-12-24

[荣誉徽章]人气徽章 [荣誉徽章]原创徽章 [原创奖]第1期(07-10)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5 (GT 12)
 双子宝贝图鉴:6 (GT 3)
 宝贝养成成就:5 (36 Pts)
发表于 2012-12-26 17:26:40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起,距离上一次看见雪拉比乃的文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之前了
……为什么我脑海里直接留下的是“啊这个人似乎超擅长写EG的!”的感觉OTZ
【所以看完全文我顿时有种“原来我被骗了!”的感觉OTZ(不

笔触细腻的字句间颇有些小清新的风范,是这货很喜欢的感觉,心平气和地看到最后,不知为何并没有太过受离别哀戚的影响
而是最终觉得,能这样被人记住,能重新以这样的姿态与旧时的朋友相逢,那真是太好了
能认识你们,真的是太好了

其实我开始真的没以为自己会被记住的,所以当看到顶楼的时候……着实感动了很久
谢谢你还记得
谢谢你还愿意记得

最后,欢迎回来

点评

逍遥雪拉比  我还以为你现在都不出来活动了诶...当然记得你我会乱说?  发表于 2012-12-26 17:39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人气 收起 理由
c.cat + 3 + 1 梦君欢迎~

总评分: 银契 + 3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是你窗前最后一片红叶,在夜晚的寒风中我苦苦地守候。
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你打开了窗,我却已经不在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3-1-1 09:24:07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今天才上班所以今天来补上后记[[[

说是后记其实就是废话



首先在想这篇文的时候是将它定性为感谢文

我在双子也挺多年,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其实就是个小缩影,当然没有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之意

再然后是名字,引用太2真人的话,名字什么的超难想啊

但是回过神想想,我的人物不需要名字

我并没有给主角[我]和[她们]任何一个人名字

一开始有点担心会写的让人分不清楚谁是谁,现在看似乎还好[只有你看懂了吧喂



是的,名字这样的代号,在小短梗里并不需要

因为这里面的每个人,都不是作为一个单纯的个体存在的,[我]可以是任何人,不管男女,不管老少

你的心里觉得是哪个就是哪个

发生的事情也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和琐事

是身为人,都固有的烦恼

没有人逃得了离别的考验

[我]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不敢正视现实,无法坦然离别

就像这里的每个人一样,把与人,与物的离别看作是一个悲剧和灾难

哭泣,等待,是我们的应对措施,全乎被动

而相反的[她们],则是沉默螺旋中的特殊体

所以[我]是幸运的


其实[我]做的梦,只不过是对回忆的脑补而已

想不起内容是因为缺乏勇气

不敢证实那些回忆会有开花结果的可能性

[我]相反也很聪明,对于离别和未来的事情,其实早就知晓

只是少了契机去行动而已

当时机成熟的时候,也就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了


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里,或者任何人离开了这里

与你们离别,与我们离别了

不需要伤心

如果原地等待,就微笑

如果选择前进,就不要动摇

因为即使不回来,你们和我们,仍会回到在这里,用前行代替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5 所以说原来主角是泛指吗(。

总评分: 银契 + 5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贵宾

大澈大悟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11273
帖子
4034
精华
4
积分
4982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6-12-24

[荣誉徽章]秩序徽章 [荣誉徽章]人气徽章 [荣誉徽章]助人徽章 [荣誉徽章]原创徽章 [活动徽章]第二届e搞活动冠军徽章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97 (GT 92)
 双子宝贝图鉴:32 (GT 0)
 宝贝养成成就:9 (160 Pts)
发表于 2013-1-12 19:08: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待编辑呀

因为要准备明天的考试所以先霸占喽

我家的澈当然是好样的

我会回来编辑评论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