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244|回复: 4

[幻想天空] 【13.01.24连载+坑】界时之花【<--有点无法直视名字的感觉】 [复制链接]

Rank: 4

UID
277110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1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2-12-14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3 (GT 13)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5 (40 Pts)
发表于 2012-12-27 19:01: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十束多多良 于 2013-1-24 09:22 编辑

这是很久以前的老梗了- -

然后这是改版 如果有看过的人勿喷【

大大们喷的时候轻点【【

------------------------------------------------------------------------
界时之花·魂战
相遇
“双开的花,落地殇,与风为舞,与雪为苍...”渐渐地,这个句子从脑海的深处萌发,熟悉的音律,却不清楚那是谁在歌唱。

平常的一天,少女只是想着最后一眼看看这个学校,所以才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学校附近没有什么显眼的花草,只有一排排的乔木,沿着这条小道,翠绿蔓延着

“小夜!”那是一个清脆的女声,不掺杂其他多余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

“海德..”金发的女孩淡淡的答道,密密的刘海下遮掩着一双明亮的墨红色瞳孔。这个时候正是上学时间,从门前溜过的人很多,不过没有一个人朝这边看,因为他们都清楚,这个女人,即使是目光交织,灾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她被开除了,那是上个月的事情了。

“真是的,那个混蛋校长,明明可以叫卡其尔开除的,真是的。”

“这么点事情我可不想让卡其尔为难,快去上学吧,不然迟到了那个男人又要大吼大叫的了。”

女孩把海德推向校园,在渐渐远离了自己之后,女孩慢慢的回到了主干道上。

“羊肉香菇年糕。好吧,这个月的钱已经所剩不多了”凌夜巴望着钱包里零星的纸币,不自觉的叹气。

每个月靠着社会提供的生活保障金苟且存活着,积攒着积攒着很多的钱,终于买了一次好材料。

“雷酱,‘夜的主人’真的在吗?我们找了一个月了啊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旁站着一个黑发少年,年龄相仿,但黑发少年的却散发着无尽的杀气。一张俊俏的扑克脸,一双紫红色的眼睛就像两颗宝石一样,闪烁着灼目的光芒,若这人笑一笑,感觉也肯定比这好。

不过他肯定不会笑。

“嘛,王印是这么显示的,拥有璀璨星空的夜王朝的遗子,那场‘逆转之夜’的最后幸存者。卡尔其德的那位。”少年恭敬的说着,不自觉,与凌夜的视线相对,四目相撞,双方都被那凌冽的不知名的气场给威慑到,野兽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所发生的颤抖,杀人的快感等等复杂的情感凌乱的交织在一起

<阿斐莉亚?>少年微笑道<不过那次战役不是有人发现了她的遗体吗?算了,别多想,只要找到那个人,一切就会云开月明>少年脸上的那抹笑容骤然消失。

“凯米拉大人。雷卡斯等人已经到了,是执行清除计划吗”暗室里,红色的帷幕下,银发的男人说着。“歇尔...万一真的是她的话你怎么样。”悲凉的女声,从暗红色的帘幕后透出。“..归于尘土”少年停顿了一下,眼睛不安的四处张望。“是吗...歇尔真的不用勉强自己的。”

“我,到底在隐藏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真的能办到吗。我办不到”

“雷卡斯,你不会觉得今天那个女人很怪吗?”绿发的少年说着,手中的咖啡散发着浓醇的香味。

“你也这样觉得吗。”雷卡斯,似乎是他的真名,他那样的答道。

“她的瞳孔中,似乎隐藏着咎兽的种子。那是阿斐莉亚...”

阿斐莉亚,这个触动雷卡斯心弦的名字,整个放松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要不,去看看?右臂的纹章,卡尔其德的王徽。”

“谢谢,沙维鲁”

“我放出了‘蜂’,很快就会找到的。”亚麻色的少年笑道。

深夜,天下着小雨,路边已经没有行人,只有凄凉的灯火在闪烁着,只有一个人的影子,黑色的风衣在雨中摇摆着,伴着那急促的喘息声

“一个人嘛,这样世界就是我独自一个人的了,我果然是个灾难呢..”静静的躺在地上,伴着雨声,静静的看着雨滴从天花板上漏下来,缝隙透过的风不时让她颤抖,然而她家没有任何的取暖设备

“发现目标,第二气压”蓝眼的机器人说道。“金发的女人?”歇尔站在机器人的身上说道。“啊,风真大啊,房子都被吹裂了...”凌夜疑惑的看着那个银发的男人,那张熟悉的脸,印在脑海里,无法忘记,但却想不起来。

凌夜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头发,头在撕扯着什么,一道闪电短暂的照亮了这个地方,少女恐惧的脸庞与少年复杂的眼神。

“夜临?!”跑到那栋楼下,已经是气喘吁吁,夜临发出的冲力,不由得让雷卡斯眯上了眼睛。

“凌夜,这小兔子多可爱~能快一点长大就好了....”记忆中,跟现在一样的银发男孩抚摸着一只皮毛油亮的小兔子,禁锢之锁犹若鞭炮般炸开。

“歇尔...这个名字吗?”这个音色,虽与十三年前的那个人有点不一样,但这绝对是她,没错,那颗遗失了整整十三年的夜之星。

“凌...夜?”风狂暴的扬起银色的长发,在暗红色的夜里,划出带着少许光芒的弧线,歇尔有些犹豫了,<我宁愿相信这一切是场梦,我也不希望她在我的眼里出现,为什么你会再次出现呢,其实我们只要不想见就好了啊。我的挚友!>

“.....少年。”悄然而起的凝重的声音,凌夜的双瞳变为黑色。“我好不容易为她带来的和平,容不得尔等践踏!”凝重的声音惺忪的说着,看来是睡了很久很久。

“但....”

“听不懂妾身说的话吗,难道还要妾身报上我的名字?卑劣的战争制造者!”分贝猛然增高,沙哑的一吼,却道尽了她的恼。

“.....咎兽的种子的守护者?还是,神”

“愚蠢的战争制造者,把我等推向深渊的你们,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她面前,我以黑色物主的身份要求你立刻滚回你们的地方,我们还不想开始战争,那个人对她的封印是绝对不能解除的,你,还有你的怪物,全部给我回去!”右手挥动着,被卷起的风像镰鼬一般刮向歇尔。

“呵呵呵,我明白了,你啊,原来是那个东西,黑姬啊。”歇尔笑道,便离开了。

“黑姬。”楼下,雷卡斯的声音传向上方。“噢,雷卡斯啊。”

数不清的因缘,那是上辈人努力想斩断的羁绊,本以为能够斩断的羁绊,却又在闭眼之际,缓缓的缝合上

“凌夜。”没有多说几个字,雷卡斯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眉宇之间的贵族气质已经不在了,消瘦的脸庞,为了生计而奋斗的双手,本该不是皇族人该拥有的

“....”迷糊的睁开眼帘,黑发的少年细细的看着她,忍不住

“啪”果然她还是忍不住,给了那个人一巴掌。

“诱..诱拐罪可..可是很严重的!!”凌夜说完,雷卡斯不自觉的笑了。慢慢的走出房间,手指向一旁的衣服。

<奇怪,我笑什么>

“哎呀呀,虽然过了十二年,不过凌夜你白痴的老毛病还是没改呢,我怎么可能诱拐你这种小朋友呢?”倚靠在门框上的雷卡斯笑着,却怀疑着,这真的是他吗?

“小...朋友?!我...我可是16岁了啊混蛋!”从床上扔出去的枕头,刚好被门挡住。

        ——夜,舞动的夜,璀璨的星光是美好的未来,还是即将被摧残的未来?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8 =w=

总评分: 银契 + 8   查看全部评分

首发求母凤凰配对TV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UID
277110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1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2-12-14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3 (GT 13)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5 (40 Pts)
发表于 2012-12-31 11:40: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十束多多良 于 2013-1-24 09:22 编辑

12.12.31
天堂鸟

“....那个,那个金色头发的那个老男人是叫雷卡斯吗?你确定你不是诱拐犯?”言毕,雷卡斯僵硬地笑着。

“扑哧...老男人,老男人”沙维鲁捂嘴偷笑,一旁名叫诺卡其拉鲁的红发男子端着咖啡无奈的走过。

“那么,既然小朋友你神智清醒了,我就说了。你不是人。”雷卡斯抚摸着凌夜的头说道。

“哈...老男人你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没开玩笑哦,小朋友,嘛嘛,过了十二年你还是没长高呢。”

[雷卡斯:186CM 凌夜:166CM]

“准确来说,你不是地球人,你是吾王的五女,阿斐莉亚·金·凌夜·卡尔其德。”挽起袖子,刺青般的黑色纹路张扬的刻在上面

“哈,什么长的鬼名字..嘛,这个黑色的东西,好像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我原来,是王女吗”

试图去想着什么,可是就像被针扎般插入大脑里般的疼痛,就连这个纹章,也不清楚是在何时被刻上去的

“那么,你们现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需要你回去”

“噢?需要的时候便来迎接我,在此之前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把我扔在一边是吧”

“我们特别需要你的身份,你的力量,夺回自己的荣誉吧”

“为什么”

“我不要,我在这里过得很快乐,在学校我过得很幸福,我舍不得我的家,我舍不得我的一切”

虚伪的连凌夜自己都受不了

“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人如果想要活得好好的,那就不要太在意痛苦了”

在凌夜的眼里,雷卡斯像光一样。<如果在很久很久以前,能够在一起的话,估计自己就不会这么扭曲吧>

“我能做什么吗”

“跟我们走,你是我们的胜利。你的力量是绝对的”

“...我啊,这双手没有任何的力量。我不喜欢战争,不喜欢流血,哪怕是你们在我身上造下的伤痕,我都不会感到愤怒...因为我的宝物便是你们,以吾血为证,以吾魂为契,不管有多痛,不管我选择的路有多远,不管是否只有我一个人走下去,在这个肉体以及这个灵魂消散之前,我这王朝的亡灵将会完成宿命”不知从哪儿的剪刀,光影一般下去,粘稠的血缓慢的流着---伤口在逐渐的复原。

“答应我吧,黑之物主。”响彻心灵的声音,在黑暗里蹲踞的女人缓缓起身,笑道。“噢噢,醒了呢。”

“呃...”回过神的雷卡斯赶忙拿上绷带止血。

“没事的,约定不可以被遮挡。”

“喂,雷卡斯,什么时候回去。”

“过一段时间吧,另外..我好歹也是你父王的弟弟的长子...话说你得叫我哥呢,妹妹。”雷卡斯笑道,手放在凌夜的头上

“....干嘛啊干嘛啊你这个猥琐妹控!”

雷卡斯心被狠狠的戳了一剑,捂着胸口离开了

真的不知道我的归宿在哪里,我的心无处安放了吗,我们应该怎么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那片天空

“歇尔”

“姐姐,失败了”坦率的说着,捆绑在银发后面的两个小铃铛很乖巧的没有发出声响。

“没事,顺其自然就好。”

走出凯米拉的寝室,银蓝色的钢壁包裹着一切,很凉。

踉跄的走进自己的寝室,一张床一张桌,跟奴隶一样,隶属于夜临第五团的副团长并不用住此等废墟的寝室的,只是不情愿而已。

“歇尔” “歇尔” “歇尔”

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浮现出当时与她一起的景象,是说这十二年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她呢,还是说这十二年在失去她之后自己只是行尸走肉。他苦笑着,暗讽着,这就是人生。

“阿斐莉亚,很抱歉直呼您的名字,对于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看法”诺卡其拉鲁说道。

“什么有什么看法”

“咎兽,似乎令尊在以前就种下去了,咎兽的种子。以及...黑之物主,黑姬。”瞬间严肃的眼神似乎从她的眼睛直接延伸到了内心

“抱歉....我听不懂...”

“实在是我的失误,从最根本的说起,地球,是个完全被封闭的星球,似乎当初是被什么东西关在这个空间里,而在外的星球,被什么东西支撑,能够产出供一切生物活下去的资源,于是创造出了这边通俗的人,而那边的人却不同于这边的人,普遍生命力比这边强,即使是断了手脚,只要不是头,就不会马上死掉,而还有能被魂同调的体质,于是把那个东西称作为塞壬,也许这边也有相同名字的生物,不过在那边,塞壬的意思就不一样了--惑。自己被自己迷惑的神,与塞壬之血签订的契约,必须放弃最重要的东西;而魂,是死人的思念,至于黑姬...”

“我是王位,所以,你是卡尔其德的第二十一世王。”借由凌夜的嘴里蹦出的成熟的女声

“.....黑姬?!”诺卡其拉鲁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

“你们继续...我只是阐述一下我自己这双眼睛所认定的事实。”

“啊啊啊,什么复杂的设定..”凌夜不耐烦的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习惯就好了啦,太过于平淡的生活倒是不利于打造人生呢”

“嘛,说的也是”

阿斐莉亚·金·凌夜·卡尔其德

那个瞳孔,那个被誉为永恒的极寒的左蓝又绿的波斯猫眼,以及那个被世人所赞颂的无尽希望的金发,在这个空间里,相交

  --起舞,在深夜里起舞,需要火焰。


13.01.12
界时之花•琥珀

“阿斐莉亚,阿斐莉亚..莉拉...”

暗红色的夜里,梦里交织着记忆,从一开始跟自己命运紧紧相连的东西,从很早以前就被强行分离了

所以自己才会显得无所适从

“歇尔•米凯诺夫。这就是我的名字!”

男孩子自信的拍着胸脯说道,小小的心中怀揣着对自己名字的自豪感

“嗯,很可爱的名字呢,歇尔啊如果是个女孩子就好了呢~”

女孩看着自信满满的男孩子不禁笑了起来

“啊,哪里可爱了,明明是很好的名字啊,将来我一定会成为像爸爸妈妈那样的人!凌夜你就看着吧”
...

“我会像爸爸妈妈一样守护我的王”

----咚----

“啊啦~歇尔你还差得远呢,想成为骑士还有一段时间呢,嘻嘻”

说罢,凌夜把手中的花卡在歇尔的耳背后。

“可恶,都说了多少次了,我是男孩子”

气愤地站起来却踩到了青苔而又摔了下去。

“.....能不能再细心点嘛.....”

“男子汉怎么要这么细心啊又不是女孩子...”

声音逐渐变小,这个画面却被战争的火焰烧焦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看见过她了啊。总感觉她身上背负了什么。当初....明明说好了要成为像父亲母亲一样的人,守护她的,可是...”

<止步了>

“雷卡斯,你们就在家呆着,我去买点东西,别到处闲逛啊”

单一的黑色风衣,果真是挂满污秽

“乖别走丢了哦~”

别人的眼光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我有所珍惜的东西了呢>

“凌夜~”依旧是熟悉的声音,永远不会腻的声音

“啊海德,早”凌夜开心的打个招呼“你怎么不在你家啊,我找了你好久啊”少女有些生气的叉着腰询问道“抱歉抱歉,家里有点急事...”凌夜不好意思告诉他家里被外星人之类的侵略了之类的事,道歉着。

“噢~?”

“对了,我要去买些东西,你要陪我去么”

“好啊,反正我闲得慌。”海德说道,挽着凌夜的手走着

...

“我说凌夜啊,你能不能买点别的东西呢,怎么说呢,像女孩子一样的东西没有吗鲜艳的裙子啊发卡之类的就没有吗,少女啊别忘了你都16岁了啊!!!”

海德夸张的说教道,脑中对凌夜手里的那件黑色外套起了反感作用

“鲜艳的东西很贵啊啊啊啊”凌夜指着一旁的标牌,赫然写着1988,海德无奈的耸耸肩

“那么那么,你接下来还要去干嘛”

“和你好好转转吧”凌夜看着海德蓝黑色的头发说道

“诶你被人欺负了么”

“没有,我想我也该与你道别了?”墨红色的瞳孔中泛着波澜,心想着这段友情就到此结束了吧

“我不知道你会去哪里,我也不想知道,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干的事。”

“海德?”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继续这平淡的生活,但是你却要踏上旅途干自己的事情,而我必须阻止你。生活啊,上一秒你在感叹生活的轻松与高兴的时候,下一秒就是一种灾难,与你相遇呢,很好呢。”

海德背对着凌夜,光轻轻的搭在海德的脸上,逆着光,凌夜突然觉得海德快要走了。

走到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请杀了我。”

肃穆,风停了虫鸣绝了,渐渐地只听得见凌夜那急促的呼吸声和海德那沉稳的心跳声。

“你到底是怎么了?”

海德,在凌夜的眼里从来都是一股阳光,有她在的地方从来不会有黑暗。如今却带着悲伤

“我会杀了你的,请杀了我”风慢慢的加大了频率,吹着。

“A-死亡火花,解放。来吧,刺穿我的身体吧”镶嵌着红宝石的脚环发着红色的光芒,从那宝石的光辉里出来一把巨大的镰刀

“.......”

“我们的战斗,开始了”黯淡的瞳孔,从光中出现的镶着红宝石的镰刀,海德猛烈地进攻

“是,杀我的人吗?”

“....”海德沉默着,用着强大的力量挥动着镰刀

“我想选择另一方...但是,非杀我不可吗..”永恒的极寒里酝酿着光芒。

“如果有选择的余地,我誓死不会踏上于此”

[够了。]

黑姬的声音不知从何时传来,凌夜的胸口处跑出一团白光,渐渐地包裹着她的身体,黑色的风衣,黑色头发瞳孔,黑色的一切,黑之物主所最强大的特征,那异次元中存活的生物,黑发以及白色的阴影。

“你应该自行了断的”单手轻松的拿着一把黑色麒麟样式的银白细剑,急速跑动,凌夜与海德之间形成了一束短暂的光。

海德笑着,把镰刀扔到一旁,等待着细剑的来袭。

哗的一声,鲜血从剑刃缓缓滑落,滑落到了凌夜的手上,黑姬又回去了。街道上,一片死寂,海德的心跳声也渐渐地弱了下来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紧紧相拥着海德满是鲜血的身体,凌夜啜泣道

“这是我的错,如果我能够早点死掉就好了…”

“闭嘴啊!都是我不好!!”凌夜急忙的用衣服上撕扯下的布条为海德包扎但是鲜血依旧是一汩接一汩

“你啊,还真不让人省心呢,都这么大了,要学会好好打扮自己哦…别人只是别人..不要让别人改变了自我哦…,本来一次..一次..咳咳,想要杀掉你的…明明很清楚你为什么被人讨厌的原因,但是却说不出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啊,会永远在一起的,我的朋友…”

心跳声停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都变了

[你的音容相貌,有所改变吗

   或许是我自己的改变吧?我很自私呢,对不起。]


         身处于黑暗之中想要渴求光芒,可这光芒却如此耀眼。琥珀啊琥珀。
首发求母凤凰配对TV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UID
277110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1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2-12-14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3 (GT 13)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5 (40 Pts)
发表于 2013-1-24 09:22:34 |显示全部楼层
界时之花·浮春的花
“我回来了..”平静的声音,但仔细听听会有一种人已经癫狂的感觉

“辛苦了”沙维鲁接过凌夜手中的东西向着厨房走去。

“怎么了,总感觉你这一趟出去很累啊”雷卡斯依靠在门框上,紫红色的瞳子散发着深邃的光芒

只是寂静,凌夜苦笑着走向自己的卧室。

天花板的花纹让她不禁的一笑,那凌乱的线条,是否也是她跟海德的关系呢...

从鲜血流出的那一瞬间,凌夜的时间好像就停止了一样

窗外,下着雨。寒冷的冬天的雨

<连你也在为我哭吗..>像个孩子似的胆怯的望着阴沉的天空,看着这些雨,连自己也很想哭呢,很想放声大哭却又忍住了,什么言语都无法形容此般的心情

“明明是第一个接..纳我的人..却第一个抛弃我...”嘴里发出的低吟在这间屋子里回荡,忍已经阻止不了内心的痛苦了,只想快点好起来,却很漫长。

<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在我的身边呢>

“走吧,良希。”歇尔从牢房里牵出一个棕发的女孩,破烂的布料衣服以及上面明显的血迹,锁骨之间戴着一把剑样式的吊坠,便是战斗者。“哥哥,是回家了吗”女孩无神的盯着门框上的那只鸟,双手按捺不住内心嗜血的冲动。“是啊,如果任务失败的话你就能回家了。”

“失败?不是成功吗?那我以前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女孩放大的瞳孔,以及那空洞的黑暗。

对于战斗使来说,即使是一点点的失败都是不允许的,那个叫良希的女孩,也算是在同龄中活的比较久的了,从小被带进这个监狱般的房间,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这里会教会他们背叛,必须活下去,不然就是死亡,这是这些孩子被带入这里时,凯米拉对他们所说的话

<自己都不想活下去的人,迟早会被其他人杀死,作为进化的基石。>

“凯米拉大人,良希带来了。”

“嗯...良希,过来”纱幔后的凯米拉缓缓地招手道。把一颗半透明的浅蓝色药丸给她喂了下去。

“啊啊...这就是..我所憧憬的力量吗..!!”

凯米拉的瞳孔看似平静却苦得像很。

“歇尔,带她去吧,带她执行DAK546493-04任务吧..”这个房间一直很沉重,总觉得有大山似的东西压着,喘不过气。她静静地看着良希和歇尔,心并没有影响自己的表情,仍是很平静地。

良希笑着,猖狂地笑着,她的眼里,充斥着血腥与腐朽。

其实她是单纯的,只是想要活下去,然后采取了偏激的方法。

这里的天,就是白布与黑布的交替,只有少许的星光能够透过这里,没有明显的云,所有的光明都是名曰为塞壬所给予的,漂浮在空中的一个个的光团,老者们坚信那是塞壬的力量,而孩子们则认为是神的眼睛,所有的一切都不会离开那个东西--塞壬

那个夜晚,她哭得很彻底,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皮都是肿着的,以及那一股一股的头发拧在一起。

“醒了吗...”雷卡斯倚靠在楼梯的尾端的扶手处望着睡眼惺忪的她

她没有做任何的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快步地走进了浴室

“雷卡斯,她怎么了?”沙维鲁满脸狐疑地问道

雷卡斯也是毫不理会的一直看着浴室的方向,然后准备去准备咖啡

<....不能这样了诶>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凌夜满脸的惊讶,以前自己觉得丑陋的脸庞现在更是狼狈不堪,眼角的那颗痣虽恰到好处,但自己所深深怨恨的深渊的极寒,唯一闪烁的却覆盖着一切的阴霾

[....你,决定了吗]耳畔回荡的声音,是她的声音,黑姬。

<是啊...决定了啊,决定了我要朝着复兴的那条路走下去了啊>

[是嘛...那么,只要你想干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阿斐莉亚]在念叨着她的名字的时候黑姬不自主的放慢了节奏,像母亲抚摸着她的孩子一样,温柔地。


<黑姬,感谢你陪伴我的那段时间>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笑道,也许是想要黑姬也看见这个笑容吧。

[...与其说废话,还不如快点洗漱,他们还在下面等你的吧]注意到失态的黑姬赶忙切换态度,而在凌夜体内的她,玩弄着自己墨色的头发,淡淡的笑着,转向身后的那匹野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阿斐莉亚....”黑姬抚摸着那匹野兽,晶莹的液体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啜泣着。“.....”野兽缓缓地张开嘴,一股热气从它的嘴里冒出。“菲尔特啊,你也是会流泪的吗”

等凌夜走出浴室的时候,满间屋子早已飘着纯浓咖啡的香味以及面包浓浓的奶香味。

“凌夜,做好一切的准备,打算离开这里了”

沙维鲁收拾着手中的资料,视线不停地游动。

“还有什么要带走的东西吗”

雷卡斯看着眼神迷离的凌夜,小心谨慎的语气就像走在地雷地上的士兵

“没有了,不过我想去一个地方,我马上就去”

拿了一个牛角面包就奔跑出去的凌夜什么话也没有多说

“那个女孩子”

云上的飞行器中,歇尔紧盯着屏幕不放着,对着良希说着确认目标

“希望不要脏了我的新衣服”

镜中的少女担忧的看着身上的衣服,对着镜子看了许久。

<这到底要何时才能结束,战争的火焰才能熄灭。>

雷卡斯的房子与凌夜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快步跑的话三分钟左右就能到的距离

从树与树之间的草丛中钻进去,能够听到平时听不见的声音,虽然隔着马路,但是因为是郊区所以人烟稀少,苍翠的草中间参杂着几朵小而亮的水珠,似乎禁不起一点点的风吹。从草丛里望过去,除了草还是草,只是在前方有着少许的光亮,那边是目的地

树木的映衬更显得天空的湛蓝,尽管是冬天,树木也没有因为寒冷而完全落叶,向前走去是另一个不知名的城市,这里是城与城的分界线。

渐渐想起了以前的那个自己,那个对身边事实不清楚的自己,就连什么是事实都不太清楚,只是一味的幻想着自己是童话中的丢失的公主,迟早会有属于自己的王子降临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不用在被身边的人欺负排斥,自己也能够过上安稳的生活,这个小女生的梦却降临在自己身上,可是却又这么讽刺,看似美好的梦却吐露着污秽,丢失的公主是一个失去亲人权利的公主,一无所有的公主,这个一无所有的公主,在有一天突然被告知自己要去打怪升级?然后拯救世界这种荒唐的话?

其实公主也好,王子也罢,都是普通人啊

这里的天空是这个城市最澄澈的天空,没有夹杂其他的味道,远方的城市曾经多么的向往,希望在那灯火辉煌的城市中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属,这就是曾经的梦想吧。不过现在不同了,我要把这十几年来没有的希望和努力,全部拼在这上面

对吧?

<等等她怎么会发现我的?不可能的事!我不可能会被发觉的!>

心中有一双手把她的心抬到了最高处,害怕汗水的低落会被她警觉,良希在她还未走来的时候撤退了

“....”

凌夜背后浮现出一个淡淡的轮廓,没有双脚的轮廓。

“是这里的灵魄么”

“我是...你的姐姐”


我希望我的存在能够有意义,我希望我所做的事情不会让我后悔,我希望一切贯彻我的道路。

我想要你们所有人,都活下去啊
首发求母凤凰配对TV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602
帖子
7867
精华
3
积分
10035
BP
28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4-9-2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活动徽章]2010年新春猜谜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04 (GT 197)
 双子宝贝图鉴:33 (GT 9)
 宝贝养成成就:35 (678 Pts)
发表于 2013-1-30 16:31:25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原谅我字数太少,我保证等你写完我也会弄个完整的[[

大体故事都有看懂,设定也很棒,就是里面各种称呼还没记住[是你的问题吧喂

对话和心理活动都写的满到位

触快来教我怎么写女人,我真的一点都不会写女人[

最后既然选择了这个世界观,一定有悲剧成分好期待[最喜欢虐了233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2 要想会写女人就得了解女人的思维方式w(等

总评分: 银契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UID
277110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1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2-12-14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3 (GT 13)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5 (40 Pts)
发表于 2013-2-8 00:46:15 |显示全部楼层
逍遥雪拉比 发表于 2013-1-30 16:31
首先...原谅我字数太少,我保证等你写完我也会弄个完整的[[

大体故事都有看懂,设定也很棒,就是里面各种称 ...

呜呜呜老衲好感动终于有看官了OJZ
本来设定是个长篇大坑,从初三开始设定是死也不愿意弃坑的东西可是就是懒得写【
故事有看懂的话就太好了OJZ毛病就是自己看得懂别人看不懂的太伤心了【
女性内心。。就是带着少许傲娇啊。。
现在的女孩子都差不多是这样的吧。。不过这个的女主呢窝想要一个没太多女性柔美的赶脚
因为设定是个【】【】人【【【

----------------------------------
界时之花·殒蝶

少女的瞳孔中光芒一闪而过,冬风吹向山头的二人,有止尽的呼啸着

“我的姐姐?”

这没有实体的生物看起来跟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差别,不过光是透明的身子没有轮廓的双脚就再注目不过了

“嗯”少女只是轻轻的点头,她的一点动作都感觉她要掉下来一样。

“幽灵姐姐吗”

“....还好吗。我想这么问,也许在你的记忆中根本没有我的影子吧”

幽灵淡淡的苦笑道,正如她所说的一般,确实没能记住她。

“十七年也就跟你见过两面呢,我这个当姐姐的也很失败吧,第一次是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第二次是在战场上...呐呐,我觉得我好愚蠢。见证了妹妹的出生,也差点见证了妹妹的死亡,果然很失败的吧”

幽灵低着头看着凌空的自己

“我们,真的是姐妹吗”

凌夜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幽灵,虽已是半透明状态,不过仍然看得清一些遗传的基因表现。

“是哦,同父异母嘛..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梅伊大人是我的第二个母亲哦”

少女眼中的金发女子竟不知不觉得跟记忆最深处的一个女子重合了。

“梅伊?是谁?”

“啊咧咧?你不知道吗”

少女惊愕地看着凌夜,眼中一番<这不可能>的表情

“梅伊。梅伊·菲尔特。仅仅需要这样的介绍就够了。我这次来有几件事想做。”

少女一认真的表情看着凌夜

“妹妹,这十几年你应该过的并不是很好吧,为了胜利筹备棋子花了太长的时间,请原谅我们,接下来我所说的这些,希望你能够听进去..宇宙是没有边际的,在无尽之中卡尔其德在其伫立,除去卡尔其德之外还有其他的四颗星。每个种族的扩大都会有其他弱小生命的死亡,在这弱小的潮流之中卡尔其德慢慢地站了起来,第一批拥有了战魂,得到了战魂的起始地点。而使用战魂就是把自己的生命的光辉当做燃料而带动战魂的使用。传说有个被叫做塞壬的东西,拥有不会断绝的生命光辉,但是到现在却已经干涸了。为了重新铸造塞壬,十二年前的内乱就这样发生了。大概是这样的始末,为了不让纯正的王族之血流尽才把你放在这个世界,请原谅。”

<好奇怪,明明说的是我不清楚的事情,可是脑海中却有想影片一样的痕迹,那是什么?>

“我作为第二皇女嘛..妹妹,我希望你能够重新恢复卡尔其德的光辉,登上四十三世的位置。第二件事,这是梅伊在以前就对我说过的话,现在转述给你。”

<致我未来的孩子,也许你会发现未来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寂寞。也许已经被周围的荆棘刺到了自己敏感的皮肤,你蜷缩着,打着寒颤,但是试试把自己的胸怀敞开一下会更好的哦。麻麻以前就为这样吃了好多苦呢,以至于被说成诅咒娃娃被流放到边境的森林?但是只要你对别人表示了爱别人不会对你露出匕首的哦,在你的爱是善意的前提下,人与人的距离才不是你们想想的那么远,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细小的动作就可以很拉近彼此的距离。没有人的未来是黑暗的,因为在你身边有很多爱着你的人们。也许不是那么明显,不过粑粑麻麻还是说一声,我们爱你>

总感觉一切总是历历在目,那个从未见到过的人的音容相貌,没有记忆,但在脑海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姐姐,我...”

对于模糊的以前,凌夜晃动着双手,想要拥抱住眼前的那半透明的幽灵。

“妹妹,我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笑着活下去,多叫我几声姐姐吧...”

眼前的幽灵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像泡沫一般渐渐的破碎。

“姐..!姐..!姐姐!!”

在声音传入消失的少女的耳中后,少女淡淡的笑了。

“因为在那之后毕竟没有其他的手足了,我们是最后的哦”

最后少女留下的残影,轻轻的打开了凌夜脑海中的匣子。

<是这样吗,我也是有人爱的吗>

金发的少女看着彼方的天空,看了十二年的天空现在终于要远离了吗

“歇尔!歇尔!你给我出来!”良希的恼怒的大喊着,棕色的头发因为疾走过于飘逸。

“良希?怎么了?”银发的少年从一旁走出来赤色的瞳孔紧紧的盯着她不放。

“歇尔,你给我过来”还未长大的孩子拉扯着歇尔有些不太协调,不过却还是用怪力把歇尔拖了过来。

“歇尔,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那个任务根本是有违本意的。”

棕发少女疑惑中带着愤怒的问道。

“怎么回事”

“第二皇女,那既然那个目标是王族的人,为什么却还要去杀了她,这与我们的任务不符啊歇尔。”

女孩一个拳头抡向墙壁原本坚硬的铁墙也被打得凹了进去。

虽然歇尔对于良希的这种反应有点讨厌不过另一结果就是凌夜还没有死的情况下还是挺开心的。

“总之这件事我不会再去做了,不管你们有多少的精英要去执行那个任务,我是绝对不会去了。那种有违我们初衷的任务,真的能够实现我们最初的愿望吗歇尔”

看着良希离开的背影歇尔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良希,咲夜良希,我为你的直觉感到钦佩。我们的初衷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我等会为了实现最初的愿望而蹈入火海。所谓的初衷,在现在的我看来,不过是实现最初愿望的工具而已。是。工具,跟你一样,咲夜..”

<离开地球>

“这片土地跟我再也没有太大的联系,如果今后有人提起地球的话我也只是会说我在那里呆了一阵子吧,到最后还是最牵挂着海德吧,即使她是这样子,不过还是在这片大地上我唯一的朋友吧,但是至少现在不是了,爱的人们千千万万,只是不是太明显而已,麻麻,我相信您这句话。再见地球。我会记住你花的芳香天的颜色。不管那边的路有多远,我想我也能走下去,再见”

湛蓝的天空上划过一条金色的闪光冲向云海的最深处。


爱会紧紧的牵着我们。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c.cat + 15 爱果然是……(

总评分: 银契 + 15   查看全部评分

首发求母凤凰配对TVT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