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806|回复: 2

[幻想天空] 段落存稿[更新]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3014
帖子
29
精华
3
积分
535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6-25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四期(2010-12~2011-0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0 (第四十五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1 (第四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一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20 (GT 2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21 (261 Pts)
发表于 2013-1-31 04:53: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Glaze 于 2013-5-21 06:19 编辑

某个结局
---------------------------

那天之后,人偶没有回来。

蔷和艾洛弗在坑底被搜救队员发现,事故调查现场陆凯睿看见先生在微笑着扯谎(这只是一个意外。他说),他脸上的笑容一如初见的那天,面若桃花温文尔雅甚至看不出一点伤痛,陆凯睿不知道他是否在难过,但他看见先生手中的佛珠被攥得紧紧的,仿佛要扣到肉里骨里去。
蔷没有熬出头。
手术灯灭了。
她的生命消散了。

仿佛刚才她还是那么有活力的笑着,明媚的像四月的娇花。她甚至不厌其烦地缠着人偶让他答应回来就结婚。

但是她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穿上那件她想望了很久的白色婚纱,挽着心爱之人的手臂在神父面前说“我愿意”了。

但是她不在了。

他们都不在了。

是的。

他们都不在了。

恍惚地回到家,他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无法入睡,于是起身,然后迷迷糊糊地看见墙角仿佛有什么东西。

“醒了?”冰冷的声音从那个喜欢戴平光镜有着浅棕色眼睛的男人嘴里吐出,他倚着墙站在靠近门的地方,手上拿着笔写着什么。
他在办公的时候永远也不会多说几句,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冰冰的,很少笑。而且和某个黑发男人意见不统一时,他们很容易打起来,最终被人偶震慑住乖乖地打扫房间。

陆凯睿记得他的名字叫宋宇,很好听的名字。

他死在不久前。

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半个身子被吃掉了,包括那只修长漂亮的,喜欢玩笔,能打出清脆响指的手。他的身下保护着他记录的最后的资料,用前胸压着,很牢固也很安全。

那资料被血浸透了,黑发男人却能分辨出他写了什么,就像是毫无理由又很理所当然默契的他们。
陆凯睿眨了眨眼,那个站在墙角的男人没有上来告诉他母亲的死,也没有揍他。

对了。
他不在了。

很久之前就不在了。

陆凯睿还记得黑发男人叫尚可,马马虎虎还可以的意思,他是个很厉害的人,电脑技术超一流。还经常帮自己写作业。
他看起来很有大哥哥的感觉,柔和又带着些年少的懒散。

有一个叫许岁岁的女孩是他的女友,大概是,因为陆凯睿看见他们靠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是并肩战斗或者战后治疗,而这些时间并不适合Tiáo Qíng。
许岁岁是个好女孩,干脆利落战斗力也很强,经常用粗鲁的治疗训斥随便受伤的尚可,好让他收敛一些。

她可以举起很重的东西,那看起来就好像是毫不费力。

陆凯睿想到黑发少女精致却面无表情的脸和纤细的身体,非常傲人的资本。

她的最后陆凯睿只看见了一地的血。

她被拉到过去与现在的夹层里去了,几秒钟后象征着她的生命水晶碎了。
她连尸体都没留下。
她也不在了。

尚可戴着她做的护身符,与教庭那个叫里奥的人拼了个对半。

不过他死的比较快,里奥还撑着说了几句话,好像是什么猫的故事,不过陆凯睿没听懂。
尚可死的时候仿佛一点痛觉都没有,相当迅速,样子安详到就像睡着了。这男人不管在何时都让人看得出他的懒散,他总能找到最舒适的方式躺着或者坐着,哪怕是死。

事实上,他也成功的将这评论实现了,并且带进了坟墓。
他不在了。

月见小姐被她的家人接了回去,在最后的战斗前打晕了抗走的,据说是被关在城堡里,这是尚可说的。
其实陆凯睿知道,月见被带回去的只是身体而已,她的身体还强撑着战斗,但是灵魂却被自己的力量吃掉了。
真是个大胃口的力量,和他的主人一样能吃。

月见总是挑剔着晚饭,半夜起来到24H便利店买零食,每次都是买一大袋子却从来没有在第二天看见过那些食物的残剩。
陆凯睿走到客厅,看见一地狼藉的零食袋子,想着月见笑着说“等回来再消灭~”拖长音调的可爱少女声音,那天她来他家做客。

她再也没有把这些东西吃掉。

她不在了。

说起来,他还有个叫阿尔法的男朋友,很高大也很帅气,长长的头发就像是清晨淡金色的第一缕阳光。陆凯睿和他不熟悉,唯一长一些的记忆片段就是他走在月见的后面替她提包。

那次陆凯睿离他们挺近的,甚至听清了他们互相的誓言,如同所有的恋人一样俗套。
他们的爱确实是永远的。从很讽刺的角度上看去。

阿尔法的死法很简单,在完成一次任务的时候飞机坠毁了,那架飞机上有克利丝汀的制造物,而很可笑的是,克利丝汀已经死在那次任务里了,他杀的。

没人知道失去主人的器具到底是凭借什么撑下来的,大概人偶知道吧,不过现在谁也不知道了。

这个任务本来是月见的。

又一个牺牲品。

他不在了。

这几天他都会去医院看望艾洛弗,直到他被取下呼吸机而医生告诉陆凯睿,艾洛弗精神失常了。

他疯了?
他疯了。

那个本来就有些疯疯癫癫甚至不像他这个年龄的男人的家伙,真的疯掉了。
在精神病院里他显得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也不大喊也不做出失常的行为,十分安静的缩在代替床的沙发上。
只是他的嘴里总重复着一个词,但发不出声音,陆凯睿努力去分辨他的唇形——这其实是岁岁的强项,他勉强“听”懂了。

其实很好猜。

那个词是辉夜。

一个不在了的人。

通常自己叫他人偶。

过了几年陆凯睿工作了,偶尔会去看望艾洛弗或者是先生。

先生的弟弟妹妹也都已经工作了,可他还是年纪青青的二十上下的样子,如果他不说话或许还要再年轻一些,温和优雅的翩翩少年。
不过他的茶壶换成了紫砂,茶壶沿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茶油,盖子轻轻一扭就能在壶沿上转上好几圈。

是普洱,陆凯睿某次品尝了一小杯,得知的。

他不怎么喜欢喝先生泡的茶,因为先生的感情总是充满了整杯茶水,或喜或悲的感觉让他无可适从。
陆凯睿深知自己不过是先生漫长的生命里的一个过客,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或许在自己死的时候能改变一下先生的口味来表示缅怀?

陆凯睿苦笑,觉得这想法很蠢。
那次过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先生,那间金碧辉煌的庄园也消失了,就像一个破灭的梦。

他不在了。

陆凯睿有些难过的想。

后来的后来,在陆凯睿三十九岁的最后一天晚上,他看了一通宵电视然后刷游戏,买了一打啤酒把自己灌醉,胃部受到刺激让他冲到卫生间狂吐,边吐边哭。

第二天他去上班,然后被车撞飞了。
像预言书上所写的那样。
最后的几秒钟他想到,现在谁也不剩下了。

因为艾洛弗早在几年前就跳楼了,抱着人偶的一件衣服。

好了。

现在谁也不在了。

是的。

一个都不剩了。

陆凯睿眼前一片白芒,然后重归黑暗。

最后一秒他还想吐槽,连他一生的回忆都没有给他,传说真是骗人。

其实,他想他们了。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7 ><

总评分: 银契 + 7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3014
帖子
29
精华
3
积分
535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6-25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四期(2010-12~2011-0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0 (第四十五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1 (第四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一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20 (GT 2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21 (261 Pts)
发表于 2013-1-31 04:54: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laze 于 2013-5-21 06:07 编辑


自家圣杯战争捏他。

——为什么,您不肯相信我呢。

Saber看着Lancer,这位曾经英俊而善战的枪士。
不,并不能说是准确地看,Saber只是大略的将视线置于对手所在的方位。
Lancer的全身缠绕着黑色的雾气,并扩散至他周围,卷起的黑雾使人难以辨别其中的Lancer究竟是什么表情。但那一定是痛苦的。模糊的、低沉的哀号从那黑雾中传出,像是低泣,又似咒怨着什么。负面的情绪。

Saber阖着眼,用力的眨了几次再睁开。原本蓝色的虹膜覆盖上一层水晶一样的红色光膜,金色的砂状光在其中流动着。

Rot Magie Auge。砂红魔眼。

同Lancer的Master的真理魔眼一样,属于高级的魔术产物。但作用又不同。
这只魔眼,可以准确的捕捉到Lancer的所在,甚至能够看清他的身躯、面部表情、攻击线路。

Saber定睛注视着Lancer的面容,如他所料,Lancer的表情是痛苦的、悲戚的。他双目流着血泪,被染成青黑的双唇不断开合,一反常态,但无人能听懂他所哭喊,所诅咒的究竟为事。

理智大概已经完全丧失了吧。Saber闭着眼睛,心下凄然。
这样令人心生敬佩的对手,沦落至此,Saber实在不忍也不容许他认同的对手以这样的丑态苟活。
所以…黑发的剑士握紧手中的剑。至少让我送你回归原点吧。

——
Lancer所出的,无人知晓的话语。
为何不肯相信我呢。我的Master啊…我许以灵魂的友人啊。
我的枪,我的热血,全部为您所奉上。被召唤至此便是我的希望。但为何……为何啊……第二次无法拯救你,我的枪被你的血染成赤红,如同千
年前破城时的夕阳一样刺目。我的Master,我的友人,
我不明白,充斥着胸膛内的不理解甚至要将痛苦排斥除尽。
我的友人……你是因为那纯洁无垢的少女而放弃生命的吗  如果我更了解得多一些,一定可以阻止的吧。
命运啊……捉弄世人……
——

金色的剑光刺了黑雾,每一次攻击都切实地奏效了,但Lancer如同具有不死特性一般依旧屹立于原地。
每一剑,Lancer深刻的绝望都会涌入Saber的脑中,万针穿刺的痛觉让Saber甚至无法握紧手中的裁决守护。剑士明白这散发出的剧痛不过是Lancer所受的千之一二,他只能强忍痛觉,挥剑,直到这已经心死的英灵身死为止。  

Lancer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皮开肉绽的部位却无法流出一滴鲜血,而眼中不甘的血泪却不停,他只是一动不动地挨着Saber强力的斩击,并不还击。后者并非没有试过必杀的绝技,但那招数被涌出的黑雾尽数抵消,使Saber不得不采取不得已的手段。

头颅飞出,滚落在地,身体却还站着,Lancer的胸口开了七八个洞,碎肉和骨头融成了泥浆一样的黑色液体。那双睁大的蓝色眼睛终于干涸了,接着,枪之英灵的身体开始消散,从四肢开始…最终连发丝也消失了。

银枪落地,当啷的响声还未停歇,流星也随主人离去。

Saber以军礼默哀,为这可敬的对手。

至此,Lancer组,Master与Servant,完全败亡。  


最初的誓言是守护,但直到这一刻,这誓言也无法实现。
名誉乃至性命也可以抛弃,乞求换来的,终究只是梦而已。

归于冥府的那一刻,回归英灵座的这一刻,怀中所拥抱的,仅有不解、悔恨与无法实现的梦。
毫无意义重复过去,仅此而已。


这便是这枪之英灵,在盛名背后的所有。

---------------------------------------------------------------------------------------------------

10…
“哥哥,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9…
“抱歉,我们尽力了,您的女儿…”
8…
“我们是好朋友吧?”
7…
“拥有这样天资的你是,我们家的希望啊!”
6…
“初次见面,我是从邻镇来的转校生。”
5…
“呵,魔术真的是,太神奇了呢!”
4…
“需要在这里做得更好。”
……3
“想要再见他一面,我。”
……2
“可恶,那混蛋。”
……1
“对不起,我,食言了。”

---------------------------------------------------------------------------------------------------

[法师]


不是一般的烂,请多担待

我走在漆黑的通道里。
路不知通向何处,不安的情绪却时时戳弄心脏,还没完全被揪紧,只是有些不适应而已。
因为我知道,这是法师先生的记忆。
越向深处,耳边的声音就越洪亮,那是婴儿的啼哭声。接着,眼前被一道光幕照亮。
——
法师先生有一头不同于常人的柔顺白发,凭此特征,我认出了面前这个长相甜美的孩子就是法师先生。
他蹲坐在河边,手里抓着一团看不出原貌的肉泥,吃吃地笑着,绿色的眼睛里泛着红光。手臂上盘踞着一道道新旧不一的血痕,让人触目惊心。
随后视界如同落下幕布,也像是影片的部分被人替换上了黑色,空有声音——男人女人的惨叫与诅咒。
一阵无比刺耳的尖叫过后,它们休止了。我重见光明。
鲜红的背景铺展开来,这颜色浓重得像是我的眼在渗血,视线被红色遮掩。
法师先生背对着我,站在狼藉的中心,脚下是两具死尸。他比刚刚的河边法师先生已经高出了许多,白发也更长了,就像冬天冻住的瀑布。他在笑着也在唱着,被妖精祝福过的嗓音如同天籁。
法师先生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他转过身,跪在地上,抽长的指甲剖开了男尸的胸腔,抓住拔出那颗停止的、完好无损的心脏。联结的血管像是在挽留这颗无用之物,但已无能为力,只能根根断裂,就像一张华丽却已是末路的古琴琴弦。
法师先生亲了亲这死物,嘴唇颤动,自言自语。
“果然您是爱着我的,父母啊。”
对哦,这是父与母啊。用心脏扭曲而成的肢体,镶嵌着父母的眼睛。与真人不同,爱着法师先生也被法师先生深爱着的父与母。
但时间的滚轮推我向前,这一幕也消失了。
被白色覆盖的雪原场景中,法师先生在和谁对峙着。
那个人的脸模糊不清,声音饱含痛与悔,但我不能明白他的语言。
法师先生半跪于地,面部扭曲,恨意从他眼里射出,直指那个人。
我的胸膛中属于法师先生的“智”在四处冲撞,似乎想要脱离这肋骨血肉和神经组装的牢笼。我大概猜到了,这是法师先生被夺去智的一幕。
那个人走到法师先生面前,蹲下身。
我不能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黑色的通道再次包住了我的意识。
但是我想不明白,最后看清的那个人,为什么和我长着完全相同的脸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3014
帖子
29
精华
3
积分
535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6-25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四期(2010-12~2011-0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0 (第四十五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1 (第四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一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20 (GT 2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21 (261 Pts)
发表于 2013-5-21 06:20: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laze 于 2013-5-21 09:59 编辑

那天之后,人偶没有回来。

蔷和艾洛弗在坑底被搜救队员发现,事故调查现场陆凯睿看见先生在微笑着扯谎(这只是一个意外。他说),他脸上的笑容一如初见的那天,面若桃花温文尔雅甚至看不出一点伤痛,陆凯睿不知道他是否在难过,但他看见先生手中的佛珠被攥得紧紧的,仿佛要扣到肉里骨里去。

蔷没有熬出头。

手术灯灭了。

她的生命消散了。

仿佛刚才她还是那么有活力的笑着,明媚的像四月的娇花。她甚至不厌其烦地缠着人偶让他答应回来就结婚。

但是她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穿上那件她想望了很久的白色婚纱,挽着心爱之人的手臂在神父面前说“我愿意”了。

但是她不在了。

他们都不在了。

是的。

他们都不在了。

恍惚地回到家,他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无法入睡,于是起身,然后迷迷糊糊地看见墙角仿佛有什么东西。

“醒了?”冰冷的声音从那个喜欢戴平光镜有着浅棕色眼睛的男人嘴里吐出,他倚着墙站在靠近门的地方,手上拿着笔写着什么。

他在办公的时候永远也不会多说几句,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冰冰的,很少笑。而且和某个黑发男人意见不统一时,他们很容易打起来,最终被人偶震慑住乖乖地打扫房间。

陆凯睿记得他的名字叫宋宇,很好听的名字。

他死在不久前。

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半个身子被吃掉了,包括那只修长漂亮的,喜欢玩笔,能打出清脆响指的手。他的身下保护着他记录的最后的资料,用前胸压着,很牢固也很安全。

那资料被血浸透了,黑发男人却能分辨出他写了什么,就像是毫无理由又很理所当然默契的他们。

陆凯睿眨了眨眼,那个站在墙角的男人没有上来告诉他母亲的死,也没有揍他。

对了。

他不在了。

很久之前就不在了。

陆凯睿还记得黑发男人叫尚可,马马虎虎还可以的意思,他是个很厉害的人,电脑技术超一流。还经常帮自己写作业。

他看起来很有大哥哥的感觉,柔和又带着些年少的懒散。

有一个叫许岁岁的女孩是他的女友,大概是,因为陆凯睿看见他们靠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是并肩战斗或者战后治疗,而这些时间并不适合Tiáo Qíng。

许岁岁是个好女孩,干脆利落战斗力也很强,经常用粗鲁的治疗训斥随便受伤的尚可,好让他收敛一些。

她可以举起很重的东西,那看起来就好像是毫不费力。

陆凯睿想到黑发少女精致却面无表情的脸和纤细的身体,非常傲人的资本。

她的最后陆凯睿只看见了一地的血。

她被拉到过去与现在的夹层里去了,几秒钟后象征着她的生命水晶碎了。

她连尸体都没留下。

她也不在了。

尚可戴着她做的护身符,与教庭那个叫里奥的人拼了个对半。

不过他死的比较快,里奥还撑着说了几句话,好像是什么猫的故事,不过陆凯睿没听懂。

尚可死的时候仿佛一点痛觉都没有,相当迅速,样子安详到就像睡着了。这男人不管在何时都让人看得出他的懒散,他总能找到最舒适的方式躺着或者坐着,哪怕是死。

事实上,他也成功的将这评论实现了,并且带进了坟墓。

他不在了。

月见小姐被她的家人接了回去,在最后的战斗前打晕了抗走的,据说是被关在城堡里,这是尚可说的。

其实陆凯睿知道,月见被带回去的只是身体而已,她的身体还强撑着战斗,但是灵魂却被自己的力量吃掉了。
真是个大胃口的力量,和他的主人一样能吃。

月见总是挑剔着晚饭,半夜起来到24H便利店买零食,每次都是买一大袋子却从来没有在第二天看见过那些食物的残剩。

陆凯睿走到客厅,看见一地狼藉的零食袋子,想着月见笑着说“等回来再消灭~”拖长音调的可爱少女声音,那天她来他家做客。

她再也没有把这些东西吃掉。

她不在了。

说起来,他还有个叫阿尔法的男朋友,很高大也很帅气,长长的头发就像是清晨淡金色的第一缕阳光。陆凯睿和他不熟悉,唯一长一些的记忆片段就是他走在月见的后面替她提包。

那次陆凯睿离他们挺近的,甚至听清了他们互相的誓言,如同所有的恋人一样俗套。

他们的爱确实是永远的。从很讽刺的角度上看去。

阿尔法的死法很简单,在完成一次任务的时候飞机坠毁了,那架飞机上有克利丝汀的制造物,而很可笑的是,克利丝汀已经死在那次任务里了,他杀的。

没人知道失去主人的器具到底是凭借什么撑下来的,大概人偶知道吧,不过现在谁也不知道了。

这个任务本来是月见的。

又一个牺牲品。

他不在了。

这几天他都会去医院看望艾洛弗,直到他被取下呼吸机而医生告诉陆凯睿,艾洛弗精神失常了。

他疯了?

他疯了。

那个本来就有些疯疯癫癫甚至不像他这个年龄的男人的家伙,真的疯掉了。

在精神病院里他显得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也不大喊也不做出失常的行为,十分安静的缩在代替床的沙发上。

只是他的嘴里总重复着一个词,但发不出声音,陆凯睿努力去分辨他的唇形——这其实是岁岁的强项,他勉强“听”懂了。

其实很好猜。

那个词是辉夜。

一个不在了的人。

通常自己叫他人偶。

过了几年陆凯睿工作了,偶尔会去看望艾洛弗或者是先生。

先生的弟弟妹妹也都已经工作了,可他还是年纪青青的二十上下的样子,如果他不说话或许还要再年轻一些,温和优雅的翩翩少年。

不过他的茶壶换成了紫砂,茶壶沿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茶油,盖子轻轻一扭就能在壶沿上转上好几圈。

是普洱,陆凯睿某次品尝了一小杯,得知的。

他不怎么喜欢喝先生泡的茶,因为先生的感情总是充满了整杯茶水,或喜或悲的感觉让他无可适从。

陆凯睿深知自己不过是先生漫长的生命里的一个过客,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或许在自己死的时候能改变一下先生的口味来表示缅怀?

陆凯睿苦笑,觉得这想法很蠢。

那次过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先生,那间金碧辉煌的庄园也消失了,就像一个破灭的梦。

他不在了。

陆凯睿有些难过的想。

后来的后来,在陆凯睿三十九岁的最后一天晚上,他看了一通宵电视然后刷游戏,买了一打啤酒把自己灌醉,胃部受到刺激让他冲到卫生间狂吐,边吐边哭。

第二天他去上班,然后被车撞飞了。

像预言书上所写的那样。

最后的几秒钟他想到,现在谁也不剩下了。

因为艾洛弗早在几年前就跳楼了,抱着人偶的一件衣服。

好了。

现在谁也不在了。

是的。

一个都不剩了。

陆凯睿眼前一片白芒,然后重归黑暗。

最后一秒他还想吐槽,连他一生的回忆都没有给他,传说真是骗人。

其实,他想他们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