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622|回复: 1

[幻想天空] 雾深 [复制链接]

优秀会员

桂花楼少东苏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231515
帖子
776
精华
15
积分
3104
BP
32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12-20

[原创评选]2013第八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活动徽章]2011年文区《梦的点滴》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1 第二届《梦的点滴》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2年三题故事文学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七期(2010-05)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九期(2010-07)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期(2010-08)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二期(2010-10)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三期(2010-1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五期(2011-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1 (第三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4 (第三十九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7 (第四十二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四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1 (GT 11)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2 (85 Pts)
发表于 2013-3-19 22:40: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正文




一阵清风,挟着雨后泥土的芳香吹过。

碧池中原本静静伫立的白荷,因这一阵风而微微晃动,原本凝在偌大花瓣上的水珠,也因这一动而失了立足之地,在花瓣上骨碌碌地滚了个来回便坠入一池碧水中,一时间池面水波轻摇,涟漪不绝。

池中央的小亭里,白衣的公子静静看着喧嚣起来的池水,轻摇纸扇,薄唇含笑。
蓦地,风送来了不同于白莲清香的冷冽香味。

白衣公子回过头去,只见小亭连接池沿的竹桥上,一袭浅绿衣裙的少女正款款行来。乌发虽松松地挽了鬓,却只用一支朴素的骨簪固定。以至于剩下未挽起的部分全散在身后随风轻摇,却更显得她的身姿灵动。

少女步履轻盈地踏上湖心亭,轻轻地对白衣公子欠身。随后将手中的食盒置于亭中案几上,掀开盒盖,盒中不过几样普通的糕点,但因用绿荷的汁液淬过,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白衣公子见状,左手一晃收了纸扇,右手伸去取了竹筷,却并不急着去挟。只是挑起眉对少女道:“蝶儿你又摆弄这些小东西,也不觉得腻味?”

少女闻言,微抬了眼。

她的眼睛原本就极好看,明澈清亮,真真像冬夜雪地上的月光般通透。此时眼里神色冷淡不起波澜,就更显得一双眼眸安静如水。只看了那白衣公子一刻,她便垂下眼,淡道:“公子不喜欢的话,这些拿去喂了那些锦鲤便是。”

说着手上作势,竟像真要把这一盒子的糕点都抛入池中。白衣公子见状连忙按下食盒边缘,讨好似地道:“江湖上多少人争得头破血流,怕也没这个口福,我怎么敢不喜欢。”

“若是做给江湖人,这糕点里必定有断魂散的,就不知那时公子还敢不敢下嘴。”
“莫说断魂散,就是鹤顶红我也一样能动筷,要说解毒,还真没人比得了蝶儿。我不过多生一事,叫你费点神罢了。”说着白衣公子筷子一伸,夹走了置于食盒最边缘的糕点。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后,他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浮出孩子似的笑意:“果然美味,你自己也来尝尝?”

“不必,公子喜欢就好。”她说着,盈盈地转了个身:“既然没什么事,就请公子继续在这儿吟诗作画,恕岚蝶才疏学浅,不能奉陪。”
“别,吟诗作画,没有美人相伴可成不了气候。”说话间,他已经伸手拽住意欲离去的少女。把少女拉到身边后,又突然像是对她头上的骨簪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似的,也不说话只一个劲地盯着看。直到少女微蹙了眉,他才悠悠地笑开,说:“过几天花灯会,我们进永安城去,给你做一些新的首饰可好?”

“不好,浪费银子。”
“对你,花多少银子都嫌不够。”顿了顿,他又接着说下去:“何况你已经不是那时的冥蝶了,姑娘家,多打扮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一切全凭公子安排,岚蝶听着就是。”她往后轻轻退一步,不着痕迹地从他手中抽身。末了她柔媚地施了礼,又沿着来时的路飘然离去。绿纱裙的裙摆摇曳,如同春日的弱柳扶风,惹人心动。

他看着那袭浅绿消失,苦笑着摇摇头,负手转过身,逆着风静静地站了会儿,才出声唤道:“前辈,既然戏已看完,您还不出来么。”

这一声喊出去,仿佛石沉大海。
四周无人,亦无声。


可是当他再转回身时,却发现湖心亭里,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多出了另一个人。
黑袍的男子,脸上覆着毫无装饰的银丝面具,只在眉心的位置以墨绿色点了一条小蛇作为纹章。初看倒也平淡无奇,但已足够在江湖中掀起惊涛骇浪。


只因它是天下杀手第一庄——沧海冥府的标记。


而沧海冥府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以纹章之色区分庄中杀手等级。最末为纯黑,往上依次为魅绿,淡粉,朱红,纯白,荧蓝,而墨绿,则是一庄之主所属之色。换言之,谁拥有墨绿色的纹章,谁就是沧海冥府的真正掌权者。
所以,现在站在这位白衣公子面前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沧海冥府现任的沧海冥主。



“泠月见过前辈,方才言语多有失当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他嘴上说得恭谦,然观其面色,却并非是与言语相宜的低眉顺眼,反而还带着份云淡风轻的洒脱。仿佛他面前站着的不是那个令江湖人闻之色变的煞星,而仅是一个远道而来,无伤大雅的好友罢。

换做别人,用这等不怯不恭的态度与沧海冥主说话,怕是下一秒,喉咙上就会多出三个血窟窿。但如今见了白衣公子这番模样,黑袍男子倒不觉恼怒,只是哼笑几声,沉声道:“才一年半载,怎就如此生分,莫非泠公子是觉着在下一介草民,不配与当朝太傅讲话?”

“若是没有前辈相助,泠月如今连命都不知道在哪儿,怎敢嫌弃前辈。”

说着,他缓步行至桌边。随手提了已在那儿放置许久的紫砂壶,斜斟了半盏递与黑袍男人。男人也不客气,随手一撩接过茶盏,只看了一眼便笑:“都说当今太傅是第一宠臣果然不假,这新茶怕是龙椅上那位也没分到几两,竟然就到你这儿了。”

“前辈这一口一个太傅真是让在下无地自容。”冷月替自己斟了小半杯茶后坐下:“不过是承蒙圣上错爱,又沾了家父的光才谋的一个闲职,不值得前辈如此挂心。”
“哦?能让宰相的死士一日位列三班的闲职?”黑袍男人保养极好的手指抹过茶杯边沿,似笑非笑:“那可真不好办。”

男子话说得隐晦,但已暗含锋芒,听者却只是淡然一笑,面色如常。

“身在朝堂,树敌是难免,前辈过于忧心了。”

泠月这漫不经心地一带,竟似根本没把此事放在眼里,仿佛他们说的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笑话,而并非性命攸关之事。
不过,在冷月眼里,这也许就是个笑话也未可知。


人人皆知当朝太傅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但偏偏忘记了泠家的别月闲庄在武林四大世家中也占有一席之地。那些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死士,纵使能分了别月闲庄少庄主的心神,可要成为他的心头大患,只怕未够火候。

“我也知你不怕那些鼠辈,论身手和智谋,他们最多和你平手。只不过太子无权,若那老不死的铁了心要反扑,就凭如今的泠公子,怕也难捱。”

“朝堂事朝堂毕,哪怕真捱不住,我也断不会供了沧海冥府这条暗线,前辈大可以安心。何况……有蝶儿在,我的命,也没道理那么轻易就给他拿了去。”




黑袍男人唇边的笑意,在泠月提及那个名时又盛了几分。他搁下手中的茶盏,看着那一盒子清香撩人的糕点,悠然道:“蝶儿自从跟了你,倒愈发像个普通人家的姑娘了。

折扇轻敲额角,沧冥之主的无心之言令当朝太傅笑得无奈。

初见之时,正值八月十五。

白日他在山庄设宴招待了好些投帖拜访的江湖同道,晚上正乏得厉害。偏这时又听见下人喊威龙镖局的二当家死在厢房中――说老实话,被杀害的这位二当家在江湖上名声并不是太好,树敌众多——但偏巧又是在他的别月闲庄身亡。纵使他再不待见这人,也必须尽够了地主之谊。

出屋喝止了慌乱的下人,他一边着人去追究前因后果,一边沿着守卫布置最薄弱的东南方追查。随后便在已故亡母的别院追上了那位行刺者。

开始他只思忖能潜入他的山庄杀人,来者必定大有来头且身怀绝技,却不曾料到行刺之人竟是沧海冥府的杀手。
江湖人都称那位杀手“冥蝶”

凄艳冷冽的名号之下是无数诡谲的传闻。传说冥蝶是地府的引路者,取人性命从未有过差池;传说冥蝶真身是非人的蛇女,美貌无双狠辣无比;传说冥蝶身上的冷香也是剧毒之物,只要嗅到那香味便活不过一个时辰……

然,撇开这些令人谈之色变的传言,他眼中所见,不过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姑娘。

如水倾泻的月色下,身着冰蓝纹花纱裙的少女单足立于长廊扶手之上,玉颜如冰,眼神似霜。夜风飒飒,吹得少女臂上的缎带猎猎飞舞,衬着少女娇小的身姿,真真如花间飞舞的蝶般轻灵。只是这只蝶冷冽如同精致的冰雕,放眼她全身上下,也只有眉心那点红色朱砂能让人觉得有些温度。

“前辈……自相遇那刻起,在下就从未把蝶儿当成普通的姑娘。”
“这话不假,光看蝶儿对你的态度也略知一二。”
“前辈就别取笑了,只是泠月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不知前辈能否解答一二。”
“愿闻其详。”
“当初与沧海冥府结盟后,在下告知前辈身边缺人,的确是想从前辈那儿讨个人为已用,只是不知前辈为何竟舍得把蝶儿让出。”
“呵……终究是问了。”

沧冥之主长身而起,踱至亭沿。目光细细地描摹过那开得正艳的朵朵白荷。泠月知其是在思索,也不催促,只不动声色地站至男子身边,静待回音。

约莫沉默了半柱香的时间,男人才沉声问:“不知泠公子对沧海冥府了解多少?”
泠月沉吟,随后答道:“仅是略知一二。”

“那么泠公子应该知晓沧海冥府的五绝。”
“这个自然,五绝中毒蝎,锦素,幽玄,玉蛇俱已成名多时,还有一位虽极为神秘,却也身手不凡,虽不具名,但提到这些,江湖上谁人不知。”
“是啊……谁人不知。”似是讽刺,又似冷嘲,黑袍男子一甩袍袖:“但谁又知晓,如今这五绝,竟只剩了一人。”

此言犹如惊雷轰定,泠月闻言不禁呆然。虽有传言沧海冥府几位绝顶的杀手在右丞府连环血案中身亡,但苦于没有确凿证据,江湖上也只是有此传闻,却无人真的当真,如今这话从沧海冥主嘴里说出,份量自是又重了几分。

“这么说……江湖传言……”
“半真半假,锦素与玉蛇确是在火场中劫出右丞家女眷时遭人暗算。而毒蝎与幽玄的葬身地并非水月雅阁。”言至此黑袍男子话语中已有掩饰不住的森冷之意:“……而是天牢。”

男子说得简练,然泠月已纵横官场有些时日,要从这些只言片语中解出深意,已然不是难事。稍一思忖便有了眉目――沧海冥府之所以能有如此势力,和先帝的扶持并非毫无关联,而能站到沧海冥府顶端非人五绝,想必也是先帝倚重的左膀右臂。而今政局有乱,当今圣上为树威,自然是先用先帝的势力开刀。这么一想,也难怪当初沧海冥主会一反常态,爽快地与自己结盟,形势危急,自是求个自保。

“那么……五绝中,剩下的莫非就是……”
“那时她年纪尚幼,仅仅只涉猎江湖之事,倒是被那位遗忘了。但论及身份,她反而最危险。”
“前辈何出此言?”
“泠公子莫非忘了十五年前驻西南边陲那位将军一家的灭门惨案?”
“那位将军德高望重深得军心,此案轰动一时,泠月虽不才却也阅过卷宗,一切情景历历在目,怎样忘。”
“可还记得那将军的名讳?”

剑眉一挑,泠月眼中惊诧乍现:“蝶儿她……”

“那位将军恰巧与在下八拜之交,大约是预感会遭此厄运,幼女才降生不过半载,便已送至我府。”言及此,饶是黑袍男子平素冷酷如霜,也不由微微叹息:“如今,无论是亲手培养的五绝,抑或是八拜之交的血脉,都只剩下此女一人,若再有个三长两短……”

句尾无言,仅剩长叹。

泠月一语不发,沧冥之主也无话。一时间,两人间只余了那清冽的白荷之香。
半晌,仍是黑袍男子打破沉寂。

“泠公子,今日前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不料耽搁至此,实在惭愧。”
“哪里,前辈赏光,便已是晚辈的荣幸,何来耽搁一说。只是不知前辈所求何事。”

一枚泛着幽蓝光泽的纹章被递到眼前,泠月微微皱眉,待看清了纹章上的刻字,眼里已有惊疑之色——沧冥杀手的纹章,若是被销毁,或是赠与他人,则意味着此人被沧海冥府除名,今生今世,永远不得出人沧海冥府,也不允许再与沧海冥府扯上半点瓜葛。

而此刻,沧冥之主,竟然要把属于冥蝶的纹章赠与自己。

“前辈,这万万不可……”
“她若留在我身边,迟早会被查清,那时便是一丝活路也无,反倒是泠公子,深受宠爱,手段高明,想必还能在这局势中保她一保。”

将冥蝶从沧海冥府除名,不过是为她求一条生路。
纵使泠月身边也是风起云涌,也总比朝堂和江湖的风口浪尖要安定许多。
泠月垂首,默然展开收拢已久的扇,扇面上,荧蓝蝴蝶于明月之下翩然而舞。

许久,他伸手,将那枚纹章纳入掌中。

“泠月明白。”

仰首,他眼中瞳色清明,细看却有深深的怜悯。

清风过境,一池白荷摇曳,尚残余在莲瓣上的水珠又因着这阵风大肆滚落,滴滴答答,哀切如那垂泪的仕女一般。

(完)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frameの羽 + 10 =w=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先生们给条活路啊囧

使用道具 举报

Lv.7 口袋职业训练员

貓奴— —爲家貓之幸福而奮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251158
帖子
3934
精华
0
积分
1483
BP
0 点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0-4-30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421 (GT 134)
 双子宝贝图鉴:105 (GT 3)
 宝贝养成成就:62 (1126 Pts)
发表于 2013-4-17 17:25: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還是寫得不錯,但是鋪陳了很多暗線之類,後面卻挺倉促的結尾了,感覺頭重腳輕啊。。。如果修改結尾然後續寫下去感覺會不錯,前段的遣詞用句都還不錯,不華麗繁雜卻很有感覺,比如“,明澈清亮,真真像冬夜雪地上的月光般通透。”裡的“真真像”感覺挺有味道的,疊詞用得正好呢。就這樣倉促結尾了很可惜,小說的幾個要素也沒寫全。。。lz一定是看過不少不錯的古代小說吧,詞也用得比較貼切。可惜最大的敗筆就是沒寫完,就像做了一個不錯的開幕式,卻草草說一件小事就結尾了,讓人摸不到頭腦,剛被調動起興趣來就突兀的結束了。。。
還有就是結尾的“垂淚的仕女”感覺對應得不太好,莫名有點違和感,覺得也不算悲劇,用垂淚來形容是不是有點太故作姿態之嫌?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感覺,貌似是lz寫得不耐煩或者突然心情不好急著結束的後果?
   順便說一句,“今生今世,永远不得出人沧海冥府”裡,“出入”寫成了“出人”。。。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6 认真回复=w=

总评分: 银契 + 6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