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525|回复: 0

[幻想天空] 青空之雨 [复制链接]

优秀会员

北风之蛇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268050
帖子
309
精华
1
积分
800
BP
32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2-1-13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59 (GT 29)
 双子宝贝图鉴:13 (GT 0)
 宝贝养成成就:16 (189 Pts)
发表于 2013-3-21 17:25:2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Douglas_Sky 于 2013-3-21 18:03 编辑



Fantasy – 幻想年代记 的 外传

虽说是外传但是单篇貌似才是 年代记 的主要组成部分?

预设了好多设定,正篇部分这些人物有些还都没有出现过?
以褚韵为主角的 兜售爱情
以涅无始为主角的 无始无终
终无度的复仇故事,以及还在想的,那条畜生的故事

搞不好正篇其实是以墨寒空为主角的外传?

我想要把这些人物的故事串连在一起

这一次是爱着涅无终,也就是终无度的姑娘,褚韵的妹妹,褚裳

嗯…褚裳的前世是夏裳,夏裳本名不详是一舞女,名字取霓裳羽衣的裳…
上辈子跟了弟弟涅无始,这辈子跟了哥哥终无度

涅家灭门是因为她们的三角恋,无度自己改了名字回来复仇
啊,剧透了

没关系,反正也没什么人看…


BGM  :  http://y.qq.com/#type=song&id=2470133  有兴趣可以听着看完哟 ~ ❤

青空之雨

天空,是青色

站在只有正午才能见到阳光的地方
能够欣赏到的,只有头顶那片青色的天空

那已经并不干净,被人为净化过的

人的天空

-

我姓褚

名字有些不好听,我叫褚裳,至于为什么觉得难听的话,

嗯,大概是我觉得不想成为他的衣服吧

衣服总是要换掉的,
衣服不换掉会臭的,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高兴

言归正传,这一回的说书人角色大概就是由我来承担了

来说的,大概也是一些废话,关于未成年早恋的故事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说早恋是因为心智没成熟吗?
还是说会影响学习呢?

都有吧

但心智不成熟的话,大概更多的都是那种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丝毫没有负担的情感吧
也有互相勉励攀比学习的类型

和他相识,是初一开学的第一天,
只是很普通的相遇,没有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只是觉得,以前和他认识,一定在那个地方见到过. 就是那种”梦中见到过”的感觉?

他的名字就很好听啦

钟无度

无度,到底是取没有做事情限度,还是取没有法度的意思呢?

虽然不是什么好寓意但还是喜欢,酷酷的名字

头发长度保持在稍长但又不会被老师叫走的位置,跟别人说话时总保持着礼貌
跟男生们闹起来也很孩子气好可爱

成绩也是不上不下

很平常的一个角色,就像吸铁石一样,S吸引着N

-

“啊度,吃完饭就下来吧,那种地方被吹下去就完蛋了!”
佟石一直都这样不知深浅,好像是有什么杀父之仇一样用尽力气拍了我的肩膀然后离开顶楼

风很大,教学楼并不高,被包围在周围高耸的楼群里就像是井底之蛙一样
几十平米的天台,此时对我来说就像是整个世界

这个世界,稍微改变一下世界观,便可以不分善恶,调整一下道德观.便可以混淆对错

谁都没办法证明自己正确,所以让别人以为自己正确

国家,世界,地球,银河,宇宙,一定还有比这些东西更宽阔浩瀚的地方

但真正的世界,只是能够感受到的狭小空间

井底之蛙,到死都是幸福的,和人一样

“ ————— . ”窗户被拉开的声音在这个时间出现并不和谐
是班主任,“度!快下来那里不安全,褚裳满楼找你呢不知道什么事”

“知道了,冯老师!”我挥了挥手,因为是中午的原因,太阳能够直射到这里,所以学校没被周围高楼的影子遮掩,

起身时,刺眼的光芒,让人精神恍惚

-

如果说筑起围墙便可以创造异界,那么这里差不多可以被称为温室了
不过是五六层的教学楼,周围确尽是高耸的建筑

站在地面上,向上望去能够看到的天空连一片云彩都没有

伴随着耀眼的阳光,有东西掉了下来

“学生也跳楼么?是什么极限运动俱乐部么?”

向下坠落的少年,以仰面朝天的姿势掉了下来,
“救,救命 ————— ! 啊 ————— !”

那就救你一命吧 .

虽然那么做很丢脸,但是毕竟人命关天么,果然平时应该多多练习的,
将食指与无名指放到嘴里,吹出了一个刺耳而且非常难听的口哨

“吁————— ! ”

少年即将要坠落的位置,那里的地砖陷入地底,像是一条刚出生的狗一样,下面的粘土迅速变为人型匍匐在地

“碰 . ”

一个闷响,位置准确,时机恰当

不过在那条畜生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时候做那种事的话,外表应该会破开吧

那孩子不被摔死,也会被恶心死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中了个彩票结果发现不是自己的名字一样

“你以为我是基督徒,别为了这种事情叫我出来”

“嗯,知道了,我是来找我朋友的,没什么你喜欢的事情所以 , ”

“就当做透气 . ”

刚从地底爬上来的人,这样说着

真不是他的性格
不,还真是他的性格

“那么,要上去么?”
我拍了拍少年肩膀上的尘土,不过再怎么拍打都是无济于事的吧
如果不想让他受伤还被接住的话,一定要用身体还没有完全成型时,构成内脏所需要的粘土
被那个接住的话,有没有气味先不说,那可是比沼泽还要粘稠的东西

“脱掉吧,衣服”
“嗯,…. 谢谢你救了我”
他朝着浅神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 ”

进入正门之后空气瞬间便凉
明明是中午但左面跟右面的走廊里没有什么人,

面对正门的主楼梯上,有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

“哟,好久不见又年轻了,一鸣大小姐”
“一,一鸣大小姐!?”
“胡说!什么一鸣大小姐,别在我学生面前黑我好不好,真讨厌”
“老,老师?”
“怎么最近是跟谁在一起呢有没有发展什么新后宫啊,是那个情深似海文艺女青年还是双马尾痴情白富美?”
“……?”
“哎呀你别闹!”
“…….!”
“小朋友知道你们老师真正面目是什么么?他可是阅…”
“Sky ————— !”

冯一鸣的惨叫声,回响在教学楼的长廊之中

“你朋友?”浅神看着脸色逐渐从红色变成紫色的冯一鸣
“嗯,当年在都市传说中跟爱神褚韵并列的欺伪之善就是他”

“你好,”冯一鸣伸出手,
“浅神 明”

“和他握手会弄脏皮肤的,走去你办公室坐坐”
“嗯好,不过,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找人,没找你”

-

他的影子从窗外划过,没有看清楚但我确定那就是他

立刻站起来,看到他然按无恙站在地上

被救了么

有着相当长度的头发,穿着黑色风衣的人
还有那个救了他的,头发像是…土的颜色的人

好奇怪的感觉,真是吓死我了

那么无论如何也要确认一下,打开教室门看到了他们正往办公室走

“嗯,想不通的小孩啊,你叫什么”

“无度!”
我打断了那个人的话,什么叫小孩啊,还有什么叫想不通了啊
如果不是救了我家无度一鸣绝对会骂你个狗血淋头

而且擦不掉的那种,会透过衣服渗入你的皮肤这辈子绝对不会摆脱我的阴影

“你没事吧!”
“恩我没事…”
“衣服…怎么会…”我接起他的衣服,张开一看上面全是…泥巴…就算掉下去也不会这么脏吧…还有学校里好像没有这么粘稠的泥…
”好恶心…”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懂礼貌了么,”
“你也不怎么懂礼貌,嗯,你说他叫无度,那你是褚裳了?”

咦?
怎么会?
爸爸妈妈的朋友?不对啊
那么,是姐姐的朋友?

头发好长,黑色衣裳
好像不是本地人
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姐姐的男朋友?

“你是?”

“嗯,啊,我叫…墨寒空”

“唔…那么…你是…我姐夫?”
“sky你是她姐夫?”
“你让我陪你来就是为了找她?”

“嗯我是她姐夫,还有你不是到了那都跟着我么”

“到哪都跟着?你们什么关系?”

好奇怪,

“啊,其实这一次是来找无度的,这孩子我要带走了一鸣”
“不行,要有家长签字的…”

“你找那谁签一个吧”
“哪谁啊?”
“朝思暮想哥特小萝莉?还是那个唱歌走调音乐包援交?”
“你不会说她们的名字啊!这样我会让人误会的啊!”
“孙老白包女吊林巨乳萝莉月云姐前女友还有你那个什么同桌,随便找一个有母性的就好了啊”
“哪有那么简单啊!白哥才是我的真爱啊!”
“那就找白哥呗我给他打个电话”
“你什么时候有手机了?啊!别别别!”

冯老师正在求饶的时候
颤抖着的无度,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老,老师好厉害”

“这…” “……” “.” “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嘛,有过那么多历史是好事吗
你有我一个就够了啊!

想什么呢无度!

“嗯总之,这孩子是我们这一边的人,姓涅的只能依靠他了”
“真的那么主要么…”
“嗯,因为他以前的弟弟也被找到了,不,是他弟弟让我来找他的”

“我弟弟?”
“对,涅无始,不管你现在叫什么,你真正的名字是终无度,不,更早一点,大概叫涅无终才对
你的家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亡了,但你的家系中最后一代人的命格中背负着涅的刻印,
你们命中注定会在悠长的岁月中重聚,但你们的涅并不是涅槃的涅,你们也不是什么凤凰的后代,

你们家系的起源是某地的农耕民族,因为出产大量矿石最后被掠夺一空,
在不断掠夺中你们的祖先筑起城墙,修炼武艺
那不是重点

将你们家系真正成立的人,叫涅凡尘,涅既是水中黑色矾石,

他发现了神秘,将你们代代传承下去
一人习武,一人从书

而你,则是在这悠长岁月中不断彷徨的涅家末代,
是否要完成祖先交给你们的使命,怎么完成,这都与我无关

但你得跟我走,我受人之托”

无始无终?
奇幻小说?
兄弟情深?
家族灭门?

无度好帅,

“还有你,有你姐姐的消息么最近”
那个叫墨寒空的拍了拍我的头
虽然不痛,但是真是没礼貌啊

我跟你才认识多久啊
就算你是我姐夫…
好吧

“没有,姐姐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过”
“这样啊”

“必须要带无度走么?”
“是,但是他可以回来,我受人之托才来找他”
“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
可,

“能带我一起走么?”
“你姐会杀了我的”

是呢,也对

“无度,跟我来一下…”

拉着无度的手,一起跑向了顶楼的天台

-

下雨了,但没有被乌云遮挡,只是少量的雨而已
已经是下午了,教学楼,操场都被高耸的影子所遮挡

像是被扔进了水井里一样

“一鸣最近过得怎么样”
“很好啊,还当上了老师呢”
像是满足了一般,他将手中的作业本整理好放在桌子的一边

“嗯,”
“我还以为你是来看我的”
他回头看着我

“这不是一样么,记得很久之前你就说过,活在这个城市压力太大了,要不要去我那里?反正都是教书育人”
“不,我已经习惯了”
“那下次你去那里度假吧,逃难也可以,我接待”

笑了,他也是

很久之前,因为某件事情,内心中出现了无法填补的空洞,
那份空虚,可以将人的精神吞没

是他跟另一个人陪我度日

像是拯救一样,

“我交了个新女朋友,叫褚韵,就是那个褚裳的姐姐,工作时认识的女人”
“好耳熟的名字”
“嗯,当年你跟她的都市传说是同一时间出现的,只是她的传说是故意散播出去”

“售卖爱情的爱神褚韵?”
“嗯,就是她”
“你给了她多少钱?”
“爱神也需要爱情”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尽做一些我无法理解的事情”
“那么,换句话说,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在一起而不是为了爱情,这样能理解了么?”

欺伪之善,那是他作为都市传说存在的名字

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好人,然后做了许许多多好人才会做的事情
最后让被帮助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这样的话,在外人看来的确是带有欺诈的行为
但这的确是善举

人必须背负自己所犯下的罪过,虽然逃避也是解脱

人,只能自己救赎
必须自己救自己

“只为了在一起而在一起,真的好么?对你还有对她,你…”
“别把自己当好人”
“我不管你”
“姓林的最近还找你么?”
“我哪敢理她啊,命差点都没了”
“你活该”

“那孩子必须带走么?”
“工作啊,到时候他想回来我可以送他回来”
“我们去喝酒吧”
“你心脏病治好了?”
“你不是也有?”
“那你还喝”

“我们作陪,有人喝”
“霸气侧漏浴袍大云姐?贤妻良母温柔前女友?”
“去你的,楚云在美国呢,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前女友了”
“楚云,褚韵…有时间介绍一下吧”

“你疯了?一个是真人一个是角色”
“也是,不过,那个无度,我会照顾好的”
“嗯,他是你妹夫”
“看出来了”

“想起当年的岁月啊….”
“痴心绝对极品林巨乳?”
“这是在办公室啊我 (哔--) , 你(哔--)让我怎么面对同事啊我(哔--)”
“你这样就更面对不了同事了”

“…”

-

雨在落下,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会不会有彩虹出现呢

天空并没有变成阴沉沉的样子

“无度,我”
“我喜欢你”

什么时候?
我们?
互相?
两情相悦?

“我也是…”

太棒了!祝你早日归来!
不,还是别走得好,

“我想我,必须要走”
“为什么?明明是不认识的人不是么?”
“或许是被刚才的说辞洗脑了吧,现在的我,有很强的使命感”

命格?命运?
那种东西真的有么?

不管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没开始就要结束么?”
“没有结束呢…”

“能跟我说说你的想法么?”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将来也可能会改变心意
但我想要结束仇恨,

家族灭门,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仇恨,
我要帮家族的人复仇,然后活下来

被我报复的人,一定会回来报复我
我要接受,仇恨将会在我身上终结

上一秒的仇恨将在下一秒变为回忆
上一秒的伤口将会在下一秒愈合

如果我没死掉

就回来找你”

看着我的眼睛,雨水打落在他的睫毛上,即使那样,也没有闭合的眼睛

“如果你将来有一天会遇到一个要你等的男孩子,听姐姐的话,不要去等他”

姐姐告诉我的忠言,那时我问过,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个人说的,等待之类的事情,只是决定等待一个人,就已经是十分寂寞的事情了”

十分寂寞
的确是,十分寂寞的事情

“好,我等你,记得一定要回来,跟那个人说带你回来”

伸出手帮他擦干了眼角的雨水,或许是泪水也说不定
他也是一样,擦干了我的泪水

“好,”

阳光从不知哪里的缝隙中渗透过来,刺向我的眼睛

天空还是青色

泪水与雨水也是

阳光之中,出现一条彩虹

就像是,连接顶楼与天空的桥梁一般

美丽,耀眼

-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frameの羽 + 10 风蛇加油w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愿你们的一生繁花似锦,至那些未曾离开我的人们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