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651|回复: 1

[幻想天空] 蝶归 [复制链接]

优秀会员

桂花楼少东苏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231515
帖子
776
精华
15
积分
3104
BP
32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12-20

[原创评选]2013第八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活动徽章]2011年文区《梦的点滴》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1 第二届《梦的点滴》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2年三题故事文学优胜徽章 [活动徽章]2013年「所看到的风景」文绘活动优胜徽章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七期(2010-05)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十九期(2010-07)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期(2010-08)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二期(2010-10)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三期(2010-1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五期(2011-02)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1 (第三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4 (第三十九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07 (第四十二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三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四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11 (GT 11)
 双子宝贝图鉴:3 (GT 3)
 宝贝养成成就:2 (85 Pts)
发表于 2013-4-19 22:46:4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樱梦 于 2013-4-19 22:53 编辑

正文:


一入沧冥,永不复还。


无光的水榭上,绿衣的女子细细地抚摩着银簪上镌刻的文字,明亮的眼眸里尽是肃杀的秋霜之色。

这是沧海冥府一贯的规矩,任何人只要进入沧海冥府,不是死,就是被沧冥之主收入麾下,终其一生为沧海冥府效力,除非被除名,否则任何人都不得脱离沧冥之主的控制。名门正派的人士对这样的规矩向来是嗤之以鼻,但对于她来说,这条规矩无任何不妥之处。

毕竟她从未想过离开沧海冥府。

自记事起,她便跟在沧冥之主身侧。他教她习字,音律,也教她剑术,用毒及暗杀。
初涉江湖那年,她十三岁。

若是平常人家的姑娘,这个年纪本该可以去觅一位如意郎君,约定婚期,嫁人后平平稳稳地度日。但她最美好的年华,却是以血染双手拉开序幕——那年的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她领了主上的口谕,刺杀了一位在江湖中小有名气的富商,并头一次在尸首旁留下了她的标识。

自此,冥蝶之号在江湖上传开,随之而来便是永无止境的腥风血雨。

“蝶儿可曾恨过我?”
“因何生恨?”
“若非我,蝶儿便不必血里来血里去了。”
“岚蝶连命都是主上给的,自然是遵照主上的吩咐做事。”

一问一答,平平淡淡。
然而沧冥之主知晓,这简单的话语,确是少女的肺腑之言。而少女亦懂得,这轻描淡写的提问,正是日久相伴的主上提携自己的暗示。

若换了资质平平之人,主上大约连话也不屑说,更妄论让下属回答者如履薄冰的提问。
话既出口,便已昭示倚重之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数月内,冥蝶的纹章之色便从下位的淡粉升到了仅次于冥主的墨绿之下的荧蓝,与已在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其余四人并列沧海冥府顶级杀手之位。然而,仅对此事,沧海冥府上下无一人质疑-——在见识过这位少女取人性命时艳丽而清冷的姿态之后,没有人能对冥蝶的上位说一个不字,若不然,便是生死未卜。

这一遭后,众人皆认定,冥蝶是决计不会离了沧海冥府的。一是她不想,二是她已再无退路。沧海冥府内,能持有荧蓝纹章的也不过五人。换言之,这五人等同于沧海冥府的支柱,缺了任何一位,都足以让沧海冥府上下人心惶惶,以沧冥之主的精明,断不会允许这等状况出现。

然,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自新帝即位,沧海冥府便岌岌可危。

江湖上无人不知沧海冥府做人命买卖可谓是风生水起,但鲜少有人知晓沧海冥府是先帝的左膀右臂。新帝即位,自然是容不得先帝的势力残余。因此才有了右丞的家变,才有了以有二心之名的冤狱。

令江湖中风声鹤唳的沧冥五绝,在朝堂的暗流中生生折损了四人。
依常理而言,在爱将俱失之时,剩下的最后一位,应令沧冥之主倍加珍惜。
可这最后一位,却被其三言两语拱手让人。

莫说外人想不透其中缘由,就是岚蝶自己,也不明所以。
所幸受了沧冥之主所托之人通情达理,并道,蝶儿若心存疑虑,不妨找前辈问清,了了这一桩烦心事。

因着这句话,她便毫不犹豫地回了沧海冥府。

这一回,却更是怅然若失。
她视若亲父的主上避之不见,甚至摆了九曲连环阵防她——其实这是多此一举,沧冥之主的心腹玄影早就在她踏入幽谷前便将她阻在谷口。她用武力硬闯,对方也施展真才实学应对,鬼魅的蝶镖,至邪的妖剑,含毒的冷香--这三样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毒物,在那人面前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主上说,岚姑娘终究还是跟着冷公子好些,姑娘家,本不该在腥风血雨里过一辈子。”
“请回吧,从此,姑娘和沧海冥府,再无任何瓜葛了。”

多年下来,岚蝶已深知主上秉性,话已至此,再纠缠也无任何意义。
于是她跪在幽谷谷口,对着那烟缭云绕的山峰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后,便转身离去。

这一别,便是永远。
她未曾知晓的是,她离去不过半柱香的时辰,沧冥之主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谷口。

而那人被面具遮盖的脸上,笑容惨淡。


折扇开合之声,生生将她的思绪从往事中拉出。
白衣的公子逆着寒冷月华悠然而来,幽深的眸盛满她看不懂的隐情

她收了银簪起身便要施礼,膝未触地面便被他轻轻托起。

“早就说过,蝶儿见我,不必行礼。”
“公子是主,岚蝶不过照规矩做事。”
“在这儿,我说的话才是规矩。”
“公子若是专程为斗嘴而来,恕岚蝶不敢奉陪。”
“……呵…”冷月轻笑一声,折扇“刷拉“抖开,掩住了微扬的唇:“若是有要事?”
“岚蝶洗耳恭听,公子不必卖关子。”
“圣上命我带人,血洗了沧海冥府……”

冷月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鬼魅绿光从眼前划过。
下一秒,那淬了剧毒的妖剑便已横在他颈间,他慢慢地折起扇子,平静地迎上面前娇美少女难得惊惧的眼神。

“蝶儿,其实……你什么都知道了吧。”
“沧海冥府与先帝,你的生父与身世,这些日子,在这冷月山庄里,你应该摸得一清二楚。”

少女握剑的手没有颤抖,眼神却愈发地起伏不定。

“既是如此,你就该懂得,我杀不得。”冷月只觉脖间微疼,怕是那剑再压一分就能见血,剑上的毒也会趁虚而入,但是他并未打算就此缄口。

当朝为官,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年轻的少傅再清楚不过。
他并不像江湖传言的是个行为磊落的正人君子,何况无论怎样君子,终究怀有私心。
收留重罪之人后裔已是大忌,若是此人不能一心一意地忠于自己,始终是个险恶的变数。

说是卑鄙也罢,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尽早收服为己所用才是正道。

“入谷时顺利异常,现在想来,我几乎是被刻意放入谷内的,若不然,谷内那些机关,断不会让我完好无损地出来。”
“蝶儿觉得,这步棋是什么用意?”

少女瞳孔有一刹那紧缩,而后她淡淡答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既然冷月已带人血洗幽谷,即便没有斩草除根,也给了龙椅上那人一个交代。相信在很短的时间内,江湖中这件事便会传的沸沸扬扬,而事情再从市野里传回朝堂时,只怕更为朴素迷离,虚虚实实,再要深究也是迷雾重重,于是索性便被搁置。

只有被朝堂彻底遗忘后,沧海冥府才能再度出头。
妙棋一着,只可惜了谷内那些无辜横死的下位之人。

“公子是否在谷内遇见故人?”
“不曾。”

少女的表情,顷刻间恢复了平素的冷澈,她扬手,绿魂从冷月脖颈上离开。

“方才得罪了。”
“无妨。只是,前辈下这么大一步棋,若说他单纯为自己考虑,我是不信的。”他笑吟吟地看着面色恢复如常的少女,轻道:“前辈,向来是一本万利的人。”

妖剑回鞘之声清冽,月下,她的面容透着不自然的苍白。
其实她早已知晓那人的用意,只是自己过于拘泥。
在这权力更替交接之时,有何事能比存活更重要。

只是,她的身份过于特殊,若要存活,则必须清清楚楚地断了与过去的纠葛。
交付纹章,血洗沧冥,在龙椅上的帝王看来是巩固权力,在她看来,却是那人为了断自己的念而走的险棋。

那人是,面前人亦是。
普天之下,如今只有这人能护得自己周全。
但名满天下的冷月公子,想必不会乐意全力护着心有他主的罪臣之女。

昔年的冥蝶本就孑然一身,现在的岚蝶自然也无望无求。
面前人要的不过是一句承诺,那就给了他便是。

她看着他的眼眸——那幽深得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参透的眼眸——在他颇有深意的目光中,躬身跪拜。

“岚蝶此后,便只跟着公子一人。”

夜风拂过,悄无声息。
冷月低下身,伸手去扶跪伏在地的少女,如水月华下,只见两人的影子叠在一处,竟像是要生生世世纠葛那般密不可分。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frameの羽 + 10 -w-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先生们给条活路啊囧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低潮期告假中

Rank: 24Rank: 24Rank: 24

UID
241627
帖子
841
精华
2
积分
1842
BP
0 点
阅读权限
180
注册时间
2009-10-5

[荣誉徽章]秩序徽章 [荣誉徽章]人气徽章 [荣誉徽章]助人徽章 [荣誉徽章]贡献徽章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三十二期(2011-07/08/09)优秀评论奖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91 (GT 33)
 双子宝贝图鉴:17 (GT 1)
 宝贝养成成就:11 (120 Pts)
发表于 2013-5-14 21:26:19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文章看得胸闷忍不住来回复(。

看开头时,只是觉得故事流畅地行进发展着,承接和中途的小转折都相当自然,这次的文风感觉并不是以前见到的那样细腻柔和,但改变了的风格似乎可以用“清澈”来形容,干净利落但也相当容易理解。于是也就跟着文字的叙述往前看,随着故事一起走下去。
……可是看到结尾,结局了,我却愣了好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明明都是很自然的发展,一切正常,情节怎么看都不觉得奇怪,所以普普通通地觉得“哦,是这样啊”,可是却在过了几秒钟之后才“……咦,就这样了?”
莫名地感觉……好致郁(望天
岚蝶,或者说冥蝶,从始至终都给人以逆来顺受、一味顺从的感觉,很少见到她为什么事情而不满、抗争什么,就算尝试了也只是短时间的事,一旦发现无法达成就会立即放弃,而更多的时候她干脆就是没什么反应。
我啊……本来以为她突然在自己不情愿的前提下被转了手,甚至可以说被夺了曾经的信仰,她总会想改回来的,就算不尝试改变,好歹也该有激烈的感情反应。
……但她就是几乎什么都没做,这就让我莫名地郁闷了。

虽然想想也是……理智地想想,确实就算她尝试改变也没有实质性的作用。激烈的感情反应呢,那就更是毫无用处了。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期待她有所表现……
大概是,这样冷淡平静的状态显得太过理性、太过无望无求,反而让人更加心疼了吧。

……说了一通有的没的,最后再顺便表达一下对结尾的一点不解……
文字一直都很美,不过这个结尾感觉……一下子颠覆了前面对冥蝶和前主深厚羁绊的铺垫啊,全篇都在写冥蝶如何对前主毫无二心,结果这个结尾怎么瞬间就都否定了……?…这样一看顿觉情感易变一切难定,更加惆怅了(蹲
…真……真的好惆怅啊(蹲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10 多谢你的惆怅(并不

总评分: 银契 + 10   查看全部评分

.

愿为你倾尽心力,哪怕身在曹营。

.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