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272|回复: 3

[口袋文学] 【乐园系列第二部】乐园幻想 连载预定 [复制链接]

贵宾

乐园守护使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25816
帖子
909
精华
7
积分
1900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1-27

[荣誉徽章]助人徽章 [荣誉徽章]原创徽章 [荣誉徽章]贡献徽章

发表于 2018-6-27 11:52:4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逆鳞の快龙 于 2018-8-8 11:42 编辑

(本章在觉醒篇通过之后解锁)
(一)

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他现在的处境,有委屈蚂蚁之嫌。
跟时间赛跑,他比谁都清楚,他输不起。
只因他的赌注,正是他挚爱的妻子。
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不要以为他是那种输到只剩裤衩便铤而走险的赌徒。凡是钱能办到的事,对他来说根本就不能算事,只要他愿意,以他的身手去野外刷其他训练师,给两天时间他能刷出一座自行车店来。

他叫裂空鹰。在那个没有战斗塔的年代里,公开比赛上最多连胜纪录便是归他所有。也正因为战绩优异,裂空鹰在联盟战斗部门任职,和另外一名优秀的训练师组成“龙之双翼”,属于联盟不到紧关节要都舍不得派的王牌战力。工作之外,30岁的他已经做了孩子的父亲,家中温柔贤惠的妻子是他最强的后盾。
美中不足的是女儿伊梦有比较严重的自闭症,为此他们商议后特地在当地开办了名为“乐园”的福利院,妻子辞去原本的工作当起老师,他们招收附近流离失所的孩子来陪伴伊梦,以小公主相称,一方面为了让女儿能够敞开心扉另一方面也顺便做一些善事。终于在女儿五岁那年,裂空鹰和妻子听到了第一声“爸爸、妈妈”的呼唤。原本以为,幸福生活就此开始。
至少直到昨天为止大家都是这样认为。


(二)

流星灾,那是笼罩在芳缘大陆上挥之不去的乌云。
在天空之龙调停海陆之争后,人们曾天真地以为和平之光即将到来,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天空之龙袭击某港口城市的噩耗,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那被他们供奉为神明的天空霸主也是个火爆脾气,面对太空中时来侵犯的宇宙病毒迪奥西斯,天空之龙常常会不计代价的予以追杀,而当迪奥西斯进入城市时,人们就要遭罪了。
这次,天空之龙选择的是琉璃市。

事先接到警报的联盟早已布好防御网,派出了雪藏的“龙之双翼”小队执行防卫任务,利用城市中心的射电装置增幅超能系精灵们张开的光壁,使其影响能够扩大到全城。除此以外,其他人员全体待命,谁也不准主动出击以免触怒神威——听上去似乎很合理。但当时坐镇的总指挥官是个靠拍上级马屁坐上位置的外行,讲爬升行,讲真正作战部署他连精灵的四个招都记不住。
此种严防死守的作战方案在龙之双翼队伍中颇有反对之声,龙之双翼的两名队长裂空鹰和破空隼带头表示反对。

“我们不能死守!对战哪里有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就算是神也是口袋妖怪啊。”裂空鹰直接把通讯电话打到指挥部据理力争。
“裂空鹰你可以要放明白点,这不是你训练师的对战,对手可是芳缘地区的神。人类永远无法与自然的力量相抗衡你应该清楚。”总指挥摇着安乐椅慢条斯理地回答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执行命令吧!”通讯切断的声音。
裂空鹰气得摔了电话。
破空隼搭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要想做坏一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外行指挥内行。
事情的发展和裂空鹰们的设想丝毫不差,大型光壁确实挺住了十分钟,如果抓住这个空隙反击完全可以吓退裂空,但他们错过了。防御系统破碎的瞬间龙星群轰入城市。火海蔓延。
琉璃市四面环海,居民们逃无可逃,唯一出路是依靠精灵的潜水技能从水中绕出。可潜水精灵的数量根本就不够。
正当现场一片混乱之际,通讯器又响了,龙之双翼小队接到了提前撤离现场的消息,这让所有队员都感到不可思议。
“你说让战斗部队提前撤离?那让这些没有战斗力的居民们怎么逃?”向来沉稳的破空隼也忍不住了。
“你们可是宝贵的精英部队,居民们哪有你们重要,既然防御系统已破那么还是为联盟保存实力的好。”总指挥说。
“去你奶奶的保存实力!”
破空隼把自己的电话也摔成两截。群情激奋。两位队长对视了片刻,带着坚定互相点了点头。

“我们龙之双翼成立之初,正是要成为大家的依靠,成为守卫着大家的翅膀。要我们先退我们绝不答应!有不怕的跟我来!”裂空鹰和破空隼带头冲了出去,后面跟着所有队员。没有一人犹豫。


(三)
“我希望大家都能活着回来!”
这是出征前裂空鹰的最后嘱托。

他们说到做到。
龙之双翼小队驱离天空之龙后全员返航。尽管有几个挂彩的,但他们心里舒服。
琉璃市的居民们挥手欢迎他们,却发现队伍中怎么也找不着队长裂空鹰。

裂空鹰的家也在琉璃市。
直到战斗刚刚结束他才想起回家看看。
他对得起城市,对得起战友,却唯独对不起自己的家。
在龙星群的猛烈袭击中妻子为保护福利院的孩子们身受重伤,等裂空鹰赶来并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护士看过叹气,医生看过摇头。走到病房外医生小声告诉裂空鹰现在做的只能延长她的时间。

裂空鹰近乎疯狂。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一方面拜托龙之双翼的战友,另一方面动用自己在联盟所有能动用的资源去搜集拯救妻子的办法。最后扒来扒去他把目光落一份名叫《雷达绒》的资料身上。传说从人们许愿中诞生的圣树拥有无尽的治愈之力,只要能取到受圣树祝福过的水,妻子就有救了。

裂空鹰早就耳闻。在联盟任职这么久对各种传言说他不知道那也太假点。只不过诸如此类传言之地大多被标注为高危,也是联盟禁止的禁地。擅闯不但有危险也违反联盟禁令。谁会好端端和自己的饭碗过不去呢?
可现在的裂空鹰顾不得那么多。


(四)
“站住!”荒无人烟的迷雾岛上突然有人炸出这么句话着实吓了裂空鹰一跳。
说话人还没出现,那股气味却已经漫了过来。
蘑菇孢子,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几乎是偷袭,要换着第二个训练师别说躲闪想必反应都来不及,但暗算联盟最顶级的作战部队,对方显然还差些火候。
爱将血翼在最后时刻制造出替身防住了这记孢子,随后飞速打出燕返把脸都还没露的蘑菇袋鼠从草丛里挂出来撞晕在一棵树上。

“是谁!你给我出来!”裂空鹰大吼。
半人高的草丛摇动后现出来者身影,她一手拄着用树枝做成的拐,缓缓走进。
裂空鹰看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此刻的他没有退路,心中只有圣水和雷达绒,只有尽快带回妻子身边,其余的他已经没工夫去理会。
“我是这座迷雾岛的守护人,已经很有没有人来啦,”老人叹了口气,问:“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看你的身手你好像不是普通的训练师吧?”
“联盟战斗部门所属‘龙之双翼’队长,‘嗜血之翼’裂空鹰。”裂空鹰报上家门。
“噢?是联盟的人?”老人嘴角微微上扬,拉长声音问:“我听说你们联盟有规定不准来这禁地吧?”
“老妈妈请你让开,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需要圣水,我的家人需要它。”裂空鹰说。
“我要是不让呢?”
“你会让开的。”裂空鹰边说边朝撞晕的蘑菇袋鼠努努嘴。

守护老人勃然大怒,她向空中挥了挥手,打算给这个年轻人一点教训。原本隐藏在空气中的红黄蓝三色精灵听了呼唤这才现出原形。
“想去呢也不是不行,抵达雷达绒所在需要这些精灵指引。这三个孩子你能凭本事打倒谁就可以带谁去,你要是打不过呢那可就不怪我——蓝圣菇,封印!”

话音未落蓝圣菇自己倒是先吃了一发逆鳞。裂空鹰的血翼,是加速度性格。

至于那招封印裂空鹰也了如指掌,不过是自己拥有的技能对方无法使用,问题在于血翼的逆鳞蓝圣菇根本不可能会,白白浪费封印有什么用呢?
他想错了。
血翼飞龙的第二发逆鳞途中突然停在半空,瞪大眼睛直喘粗气,身上逆鳞之火也瞬间熄灭。

“模仿!”裂空鹰顿时反应过来。把逆鳞模仿过去,封印的效果就会即刻生效,他知道这种奇特的战术。在收服野怪时也有人这么玩,比如封死那些带有睡觉或者自我再生的野怪,防止反复拉锯。

蓝圣菇将刚才那发逆鳞回敬到血翼身上,躲已无处可躲,只有硬接这么个办法。
——接下来,他的蓝蘑菇刚才也接下了我的逆鳞!
虽然属性受克制,但逆鳞对它来说不是本系招,况且威吓的效果还持续着,我没理由退缩。
裂空鹰心里盘算着,可人算不如天算,这发逆鳞正中要害。
血翼被自己的怒火烧了个黑不溜秋。它在失去战斗力前还用绝望眼神看着主人,仿佛在说:“我已经是一只报废龙了…”


就这样,在三圣菇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裂空鹰连输五阵。逼得他不得不拿出最后的底牌。
心水蓝水都。
如果能冥想个两三次,逆转推队也不成问题。
守护老人略有所思地唤回红圣菇,再次派蓝蘑菇上场。
“哟,这让你强化成功还挺麻烦的。蓝圣菇,炸了吧…”

战斗结束。裂空鹰输得瘫倒在地。
1:6。
可怜那个1还是对方自己炸的。这样的成绩对他来说只有耻辱二字。他这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过去他一直以为联盟最精锐的战斗部队就是训练师的顶点,现在看来那分明不是顶点而是底点。

“你还想去找雷达绒吗?”老人问。
“想!”裂空鹰咬着牙回答。
“可是这没有湖之精灵的引路你到不了雷达绒那儿。”
“就算是爬我也会爬着去!”
守护老人耸耸肩,知道拦是拦不住眼前这个年轻人。

“让蓝圣菇陪你去吧!”老人说。
“什么?”裂空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嘴硬可战斗完败却是事实,况且他并没有凭本事打赢蓝圣菇。他感到脸上痒痒的,一抬头发现是蓝圣菇用尾巴挠他。
“虽然战斗输了,但你的意志力为蓝圣菇所认可,就是这样。有实力是件好事,但不要因此而骄傲,这个世界上总会遇到比你强大之物,就像你要找的雷达绒…只有以纯净无暇之心才能驱动其力量…”守护老人意犹未尽,“对了,要不要去我的小屋休息休息,我帮你把精灵恢复完体力再动身吧。”

裂空鹰表面点头,守护老人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倒不是说他没心没肺,而是他的职业病使然,平日高强度作战任务让他不可能去计较每场的得失,这时的裂空鹰早已开始构想与雷达绒的战斗了。


(五)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森林。裂空鹰的脸上写满颓废。
或许比今天的他更绝望的,也只有明天的他。
裂空鹰把蓝圣菇留在岛上,乘着遍体鳞伤的蓝水都离开这伤心地。
他没好意思再去见守护老人。

与雷达绒的交锋是他平生以来经历过最艰苦的战斗。
尽管使出浑身解术,他的精灵依然不能伤圣树分毫。在蓝圣菇帮助下,裂空鹰终于坚持到雷达绒完全觉醒之时,并以心之水滴的力量吸收了圣树的光屏障技能。
但他意外发现自己无法发挥所吸收来的力量。
本应该凭借超能本系而威力大增的光屏障到了水都手里意外地不好使。
裂空鹰这才想起老人临行时曾经说过什么,什么纯净无暇之类的话。

纯净无暇的是孩子们的梦想之力,早已成家立业的裂空鹰确实不具备这种力量,裂空鹰无法用圣技来打败雷达绒,他不愿承认。
当第九十九次攻击全部无功而返后他绝望了,理智告诉他别再徒劳。裂空鹰屈服了,这个曾经叱咤对战界的训练师终究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他含着眼泪撤出迷雾森林。
枯死的树叶落在身后,将他进林时踩出的脚印一一抹去。


(六)
“亲爱的,我是不是没有办法了。”
“嗯,医生说最多今夜。对不起,柚梦…”
路过的医生吓得手上钢笔落地,他还没见过主动跟病人说病情的家属,普通家属探病就算是没治家属也会说有治,然后装模作样标榜自己有善心。

“所以说我喜欢你,只有你会说实话。标榜善心的人最没善心。”柚梦气息微弱地露出一丝微笑。
“对不起,我没能…”
“别难过,事情我都听隼哥说了。真羡慕你呢,如果我是一位强大的训练师,我也会像你一样。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曾许愿我们的幸福的日子永远持续下去。
但世上有句永远不变的话那就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能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能得到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东西,我已经很满足了。
亲爱的,请答应我照顾好伊梦,照顾好其他孩子,就算福利院不能继续开下去,也请给这些孩子们新的乐园…”

听到这里床边响起扑通一声。是他们收养的孩子之一。
“叔叔阿姨,请收我做儿子吧。”
“空仁,你们本来就是我们的孩子呀…”裂空鹰摸着他的虎头回答。
“不,我说的不是乐园的孩子,我想成为你们的儿子。”
“好…好…”柚梦用不容易看见的幅度点点头,“空仁,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裂空家的…”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端,也是乐园的地点。


(七)

“哎…真是太遗憾了。只差最后一点。蓝圣菇,你说呢。”
(完)

使用道具 举报

优秀会员

^●⊖●^←杯葛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22890
帖子
8693
精华
1
积分
4243
BP
112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10-14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626 (GT 585)
 双子宝贝图鉴:127 (GT 5)
 宝贝养成成就:144 (6339 Pts)
发表于 2018-6-29 00:49:44 |显示全部楼层
這個竟然只是番外篇
【然後去看了一眼正傳((emmm...

原來是叫裂空鹰啊 我還以為是裂空座呢XD
看到足以扩大到全城的光壁 就想起裂空的訪問者那個科學結界了呢 有點懷念
哇 就因為无法用圣技来打败雷达绒就失敗了 這雷达绒也太高貴了吧QQ
太太啊QQ

使用道具 举报

贵宾

乐园守护使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25816
帖子
909
精华
7
积分
1900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1-27

[荣誉徽章]助人徽章 [荣誉徽章]原创徽章 [荣誉徽章]贡献徽章

发表于 2018-7-1 08:08:38 |显示全部楼层
_coke_ 发表于 2018-6-29 00:49
這個竟然只是番外篇
【然後去看了一眼正傳((emmm...

没错-w-叫裂空鹰就是个企图控制裂空的人物啦...捏他赤焰松和水梧桐一类的

圣(诞)树现在还不能死的说QAQ,正篇里还要留给主角去打呢-w-
这个外传3对应的是第3大章觉醒篇里面女主打圣(诞)树那个地方,也算是十年前另一路败者的悲歌吧...

使用道具 举报

贵宾

乐园守护使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25816
帖子
909
精华
7
积分
1900
BP
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1-27

[荣誉徽章]助人徽章 [荣誉徽章]原创徽章 [荣誉徽章]贡献徽章

发表于 2018-7-8 13:35: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逆鳞の快龙 于 2018-7-31 19:54 编辑

番外篇•特殊剧情4:天使的审判
(本章在乐园篇通过、全文通关后解锁)

(一)
我讨厌雨夜。
雨的寒冷使我刻骨铭心,夜的孤独使我锥心刺骨,我发誓不再想起它,可最想忘记的事情往往就最难忘记。
我始终无法忘掉那个夜晚,那个哭泣被雨声淹没的夜晚。
窗外的嘀嗒声像是在嘲笑着我的无能,我不否认,可是7岁的女孩面对这种状况又能独自改变什么呢?


吵架吵到把孩子扔掉的父母上尚不多见。
从我记事开始父母总是三天两头地吵,起初我只是躲,后来慢慢也也学会听他们说些什么,不听不知道,事端居然还与我有关。
我的父亲是个小有名气的训练师,于是希望生个儿子来继承衣钵,没想到事与愿违。尽管我从小也喜爱对战,但在父亲看来对战应该是男人的事情。这还不算,从我五岁开始,我的身体因为得了什么名字很长的病所以无法长高,起初他们还不觉得,可当我的身材和同龄人越发显出差距时,他们开始变得焦躁。他带我去医院,可医生众口一词表示,没治。
“这日子没法过了。”家里整天充斥着这句牢骚。
他们想离婚,可是离婚了女儿谁养呢?两人都不愿意,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争吵多年的夫妻意外地握手言和狼狈为奸把良心出卖给魔鬼。
借着一次去外地游玩的机会,父母把我留在候车室,说出门买点饮料。
那时我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只是把我留下我本能地感到害怕,我死死拽住妈妈的衣角,哭着说:
“妈妈你别走,我会乖的,我一定会乖的…”
母亲抚着我的头安慰我:
“雨儿,你就坐在这里等着别动,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叫雨儿的女孩就坐在候车室里谁都不会注意到的角落静静地等待着永远无法等到的亲人。

我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
因为我遇见了乐园之主裂空鹰先生,是他收养了我。
主人不仅奔走带我治病还鼓励我去对战,成为真正的训练师。
在他的照顾下连我自己都放弃的病情竟然出现转机。
然而好景不长在我九岁那年我的身体再也无法长高了,尽管如此主人依然悉心照顾我,九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主人送给我的“雪米”。心要比人飞得更高。这是主人赠与我的寄语。


(二)
掌中这个黑球般的古代遗物使我感到阵阵头晕。这些下过决心不再想起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姐,你不舒服?”苏达在身旁扶住我,怕我摔倒。
“没事,就是有点晕。我们快回去吧。”我摆摆手。
说起来,今天是联盟派遣我和苏达组队执行任务的日子。
轰轰烈烈的乐园事件后,我们守护使们也受到了轻微处罚,但联盟爱惜我们的战斗力,在主人的举荐下同意我们进入联盟工作,如果成绩优秀还可以得到长期饭碗。

这次接到的是回收古代遗物的任务。这是第二次行动,头次据说受到被命名为“回响之玉” 的古代遗物影响,回收失败不说,执行人员至今还沉睡在幻觉中无法醒来。
为此联盟叮嘱我们千万注意安全,还特地派苏达和我搭伴前往。
在遗迹最深处的石室里我们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可是找到和带走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光是拿起它已经让我感到吃力。

眩晕感越来越强,上下眼皮随之不听使唤,“走”这个行为对于全身无力的我来说实在是无法做到。我感觉到苏达在摇着我说些什么,可声音我听着越来越微弱……
“姐,你不能睡啊,这里可是遗迹的…”


(三)
这是出现过不止一次的回忆。
雨夜。
车站。
我永远无法忘掉的夜晚。
“妈妈你别走,我会乖的,我一定会乖的…”
“雨儿,你就坐在这里等着别动,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母亲抚着我的头如此安慰我,然后转身和父亲离去。
雨夜中我分明看到的是两具镂空了良心的背影。

“你们等等!!”一个绝不该是这种年龄的女孩子说话的口气,不得不让爸爸妈妈回过头来。
“雨儿?”我冷笑道。“我不叫雨儿,我叫咪可。”
“雨儿你怎么了?”他们感到事情有些不对,连忙回到身旁安抚我。

“你们就打算把女儿丢弃在车站是吧?这种人也配当父母吗?”我接着审问,仿佛站在这里的已经不是他们的女儿,而是路见不平的正义之士。
他们尴尬地笑笑。吵了半辈子的夫妻相视无言。

“你们别怕呀, 7岁的女孩子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对吧?”我带着挑衅质问道。“就算扔掉只要说不小心遗失就好,然后你们又可以过上新的生活?”
大庭广众之下被个着魔似的女儿活生生地戳穿,父亲实在有些挂不住,身为训练师出身,他本能地伸手掏向腰间悬挂精灵球的部位。
“啊………”
惨叫声引得人们纷纷投来目光,父亲疼得又把手缩回去。
他还是手不够快,我早已抢先掏出精灵球,雪米这发空气切割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再见了,虚伪的爸爸妈妈,希望下辈子你们能好好地对待彼此,好好对待自己的孩子。”我心说。不知怎的,看着他哆嗦的右手我感到有些揪心,但这次咪可已经不会心存善念呢!


(四)
“审判吧!制裁飞砾!”

“制裁飞砾?”父亲感觉自己的训练师常识受到侮辱,“你胡说什么,那是创造之神才配拥有的技能吗?你的精灵怎么可能会…”

“乐园之子拥有无限可能性!现在的咪可早就不是独自一人了!
接招吧!创造之主的审判!雪米,制裁飞砾!”

狂风卷着巨石肆虐着候车大厅,人们吓得纷纷逃离,唯有这对企图抛弃我的男女站在原地等待着审判。从父亲的嘴角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低沉地呢喃着,
——刺吧…刺穿我们的身体吧…这样你就能沉眠于永恒的黑暗之中…

狂风戛然而止。制裁飞砾并没有出现。
其实我的雪米根本不会这招,刚才只不过用顺风的效果以假乱真试探试探而已。
试探显效果已经出来,对方反倒慌乱起来,声音也开始走样。
“为什么不刺?我们是抛弃你的人,你还犹豫什么…”

“我当然讨厌你们,但不代表我会伤害你们,我怎么能伤害给予我生命的人呢?
咪可无法改变你们的决定,也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但是咪可可以向你们保证未来绝对不会活成像你们一样的人。
我不会再怨恨,也不会再相见。
现在的咪可,过得很好。”

话语之间,外部的光线投射进来,雨夜幻境随之消散。不仅如此,埋藏在我心中那段始终无法被忘却的记忆也开始变得稀薄,掌中回响之玉从漆黑中绽放出光芒,变得晶莹剔透。这件物品我再熟悉不过,因为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心之水滴。
我终于长出了口气,这堂考试总算顺利通过,古代遗物的魔力也不过如此。
“哎…真是受老师那个孩子的影响呢,咪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呢…”我心说。


“总部,这里是天使和牌技师,古代遗物——心之水滴回收完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