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469|回复: 1

[幻想天空] 血色玫瑰笺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226333
帖子
614
精华
5
积分
1832
BP
220 点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08-7-5
发表于 2010-3-13 13:18: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月光,铺白了水磨石地板,梳得一片幽幽的凉。
夜风柔和地吹拂,撩开鲛绡般的纱质窗帘。
明月升起的蓝色河流,呜咽地奔流过默默伫立的桥头堡。
正适贝多芬的《月光》在这样凄美的夜晚吟唱。

月光下的窗台上,躺着一束比任何晚霞都要艳丽的玫瑰。凝在上面的露水反射的光辉若星辰般灿烂。
恰如……她的眸……
玫瑰由几挽月白的绢纸拢起,素净,却越发衬托出花之灵魂的高贵与风华绝代。花间绰约可见一张彩笺,似乎花的主人还未想好在上面写些什么。

音乐缓缓走入尾声。杳杳绕梁余音间,那年轻男子墨蓝的眸撇到玫瑰,便站起,轻轻抚摸她娇嫩的姿容,不留神却被那锐利的刺扎中了掌心。
然而男子并未恼怒。相反地,他嘴角却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笑纹。
他立刻自笔筒间寻出一支纤细的羊毫笔,蘸着绯红的血色与冰皓的月色,在原本空白的纸笺上书写着……
**************
第二天,他一位热心的朋友来这里做客,无意间撇到了花笺上的文字,不禁嘴角偷偷流露出一抹笑意,小心抄了下来。
**************
1913年8月,RUBY国与ELFCENTURY国正式开战。

战火的硝烟几乎立刻弥漫了两国的首都,好在边远地区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RUBY国东边的一座小城。
青山,碧草如茵,小溪唱着歌儿流浪。
那一头绛色秀发的美丽女子淡然地坐在溪边的石墩,白皙的双足无意识地浸没在清凉的水流间,边缘被模糊得流丽。
“嘿!”有谁叫着她的名字,递给她一张来自首都的报刊,又偷笑地捂着嘴跑开。
这是什么?她优雅地翻开,漫天蔽目,皆是两国的战报,然而,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写着他的名字。
表白?!报纸上作者是他朋友的名字,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他对自己真挚的倾慕,甚至还宣称,这是他用鲜血写就的,爱的绝唱。
可笑。她愤怒地撕毁了报纸脆弱的连结,漫天灰白的碎屑似飘落的灵魂。

仰头,看着雪一般零落的它们,她的目光染上一层自己都未察觉的凄迷。悠悠的白云缓缓流过碧蓝空灵的天际,仿佛一切都比和平还要美丽。
都城……她缓缓念着这久违的地名。
他们都是都城的名流,在RUBY国小有名气。曾在首都的舞会上相遇。他爱上了她。
他们来自两个著名的家族,在教会学校的同一个神学课堂学习。
他喜欢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孤傲的她并不喜欢他的殷勤。
轻轻摇了摇头,将这一切抹去。这疏忽的家伙又让别人找到了自己喜欢她的证据。居然还是一捧玫瑰!太俗了吧。
白云悠悠地牵着夕阳的手沉入大地。夜晚来临了。

**************
ELFCENTURY国的一队骑兵突袭了RUBY国首都,意图攻占首都广场中央的塔楼。
然而国王立刻组织御军反击,将骑兵拿下。塔楼仅西面一座小间被毁,代表RUBY国之荣耀的顶楼安然无恙。
却未曾料到,这不过是计谋。
在国王的主力消灭了袭兵时,才发现首都边缘地带的王家坟墓被大量毁坏,无数RUBY国的先臣之墦被他们无耻地用洛阳铲掘开,暴尸荒野。
尽管他们最终被BD联盟派来的防暴部队消灭,可造成的损失已无可挽回。
凄凉的RUBY国首都,插满入侵者写着不堪入目语言的旗帜。
那有着墨蓝眸子的男子伫立在纱帘浮动的窗边,望着疮痍满目,悄悄握紧了双手。

**************
她终于还是来了。

不知为什么,就是憋不下那口气。即时是战火纷飞,她也忍不住想要去报社,叫他们销毁这条新闻,并找到那个好事的投稿者。
对了……还有,要教训一下他,叫他以后别这么随便。

首都几乎变了样!原本盖的好几座楼都塌了,横卧在一片废墟中。四处都看到戴着ELFCENTURY徽章的骑兵。不过,她也注意到,这些骑兵的徽章都很黯淡,比从前看到的要小很多。
但她还是找到了他居住的那座别墅。这座坚固的别墅并未被攻破,但无论她怎么用玉琮样的纤指揿下门铃,都没有人应答。
百无聊赖中,她走向了市中心医院。
很多抵抗骑兵的民众都受伤了。但好在大部分只是轻伤。他们或斜倚在栏杆上为RUBY国默默祈祷,或在那里看着报纸。
没有她的事了。这里并不太需要她。
然而,冥冥中,不觉还是将头转向了写有重病房的那扇门……

“我帮您吧。”她接过一个护士手中沉重的托盘,里面的药水味刺激得人心发慌。

房内只有一张床。雪白的床单静静地垂落,掩盖着下面的肢体。惟有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床外。
那身高和身形,熟悉得惊人。
“他被ELFCENTURY的火器烧到,现在情况很不乐观。”护士解释着。她没有理会,匆匆奔上去,轻轻地停住了。
某种令人窒息的情感,幽魂般扼住了她的喉咙。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在颤抖,想要把目光从那只手上移开,却仿佛连一丝力气都没有。

苍白的掌心,是一个针尖般大小的血洞。
而他的床头,正是那束,早已凋零的玫瑰。失血的花瓣化作了枯黄,彩笺上的字迹也褪为暗褐。但她终于明白,这是他。
“傻瓜……”幽幽的呜咽淌在他的床头、她的衣襟。
一切,恍若一场噩梦,却没有清醒的早晨。

*************
8月9日上午,两国战争暂时平缓,RUBY国开始了重建工作。
同时,ELFCENTURY国亦查明,那些骑兵并非本国人。更令人惊奇的是,ELFCENTURY国早在一年前,国王便驾崩。假冒骑兵的身份初见端倪,两国都在大力追查中。

*************
RUBY国。王家坟墓。
徐徐的凉风,似乎宣告着夏天就要退隐,秋天即将登上舞台。漫山遍野的白色唐松草舞着素雅纯净的身姿。花间悄悄现隐着一个一身白纱的粉发女子,默默伫立在一座新坟前。
白色大理石的坟墓,掩映在白色的花丛。坟墓上刻着墨蓝的字迹。
坟墓基座上,一束鲜红的玫瑰,灿烂地绽放。或许,很多年后,这里将会开满她子孙的芬芳……

[END]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frameの羽 + 7 精品文章

总评分: 银契 + 7   查看全部评分

就这样永别吧,绝望的残酷的静静地忧伤地,一切压迫与强权,不过是魂归故里前他乡飘扬的轻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47919
帖子
161
精华
0
积分
96
BP
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0-2-8
发表于 2010-3-13 18:41:03 |显示全部楼层
额,楼主的文好长呀 不过文笔还是很棒的 楼主继续加油吧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