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549|回复: 0

[☆梦的点滴☆] 余晖 [复制链接]

Lv.8 口袋训练员导师

乌波魔尼樱桃舌头气球hoho

Rank: 8Rank: 8

UID
25061
帖子
8038
精华
0
积分
3019
BP
0 点
阅读权限
80
注册时间
2008-1-6

[公众徽章]垂死挣扎

神奇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391 (GT 184)
 双子宝贝图鉴:68 (GT 3)
 宝贝养成成就:18 (359 Pts)
发表于 2011-2-3 18:04: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参赛类型:正式参赛
选择题目:2.花灯会上武林世家的贵公子偶遇有江湖异人随侍身侧的少女.



旦无日照为清凄,
旦缺玉口且孤寂。
西少腰身乃破碎,
西失首项唯分离。



“一二!一二!快来!”锦缎床帘被抓出了一个浸湿了汗水的口子。
“怎么了老爷?”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俯在床侧关切地问道,老爷在大口大口地喘气,而又一个少女正为老爷擦拭鬓角的冷汗。

……

“还是那个梦,自从我们离开旸谷那天起……就……就……”老爷经不住狂乱地咳嗽一阵。
“老爷,不如我们明天回旸谷去吧,兴许这样您的身体会好一点。”一在旁侧说道。
“旦升遂西去,何见日归东?”

……

“这是宿命。”





    禺谷这阴冷潮湿的鬼地方,空气中漂浮着一种噬人的潮气,我讨厌这个地方,可是旦老爷说带我们来这里是他此生唯一的心愿了,我也只好随他愿咯。
    我和我妹妹似乎是打小就被旦老爷买了来当丫鬟,这名为丫鬟,可老爷待我们真是比待他亲女儿还好。我是说如果他有女儿的话。
    老爷是在花灯会的第二天晚上走的,他走的时候我没哭,二却在那里眼泪横流,只是发不出声来罢了。老爷死前给我说过一首诗,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得上是诗,只知道,老爷在说“那是宿命”的时候,笑得格外开心,身上也终于浮现出了久违的金光,虽然这金光我看不见。
    禺谷很湿寒,跟旸谷恰恰相反,但是我们来到这里的这几天里,气温似乎暖和了许多。听这里的人说,我们来之前,天总是黑压压一片,不过现在总算是多了些天光了。不过这些我都看不见,倒是孤寂(也就是我妹妹 ,二)可以每天望着“因我们”而改变的天空发呆,可她又不能说给我听,我的日子真的是如同我的名字一般,清凄。

    我也不知道老爷为什么要告诉我们的真名,一个清凄一个孤寂,一点也不合适当姑娘的名字啊。


    自从离开旸谷,我唯一一件开心的事就是那天晚上的花灯。
    禺谷的花灯会只持续一晚上,因为花灯做好不久就会被空气里的湿气濡湿,随后破碎。但是禺谷的花灯匠人们依然乐此不疲地在那一天搬出一盏又一盏花灯来。那一夜便也成为了禺谷一年中最光明的一夜,而我也是在那一夜之后才一步一步像死亡逼进的。
   



    那天我正帮旦老爷的忙,他也在忙着花灯会的事。
    老爷负责烘干花灯的材料,粗糙的手掌抚过乳白的浆纸,随后便留下了一大片干燥的黄,但是在外人面前的时候,老爷是不会发光的,所以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在抚平纸张罢了。而我和妹妹负责将各种灯芯吹燃。
   
    直到傍晚,也就是鹧鸪开始发出傍晚特有的怪叫时,禺谷街市上也越来越热闹了。
    我就在旦老爷的灯谜摊后躲着。之所以是躲着,只因我不想在这一年中最美好的日子里接触陌生人,就像一盏无人问津的花灯,只要我还亮着,那就是黑暗中最美丽的存在,虽然我并不曾看见。

    这个时候,二走了过来,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在我身后停住。她也跟我“躲”在了一起,虽然我们彼此都默不作声。
    随后,她开始在我的手心写字,告诉我来看花灯的人们各是何种模样。

    开始的时候人还比较零散,都是三三两两地在街上熙攘,偶尔有过来看灯谜的人儿,不过没过一会儿便离开——他们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禺谷的大户人家们也纷纷出行了,都是成群结队的群居动物,并且站在前排正中的大多数都是中年男人,就是那种肚子大小与胡子长度成正比的大老爷。其后也不乏细皮嫩肉的年轻后辈,只不过乍看之下大多数都是赏心悦目的,唯有笑起来的时候你才不难发现其中的玄机。女的还好说,几乎都是那些尖酸之辈,总是给人感觉她们的心眼跟眼角一样的尖。至于那些白面公子,不只让人想到“衣冠楚楚”这一四字成语,笑的时候还让人联想到另一个带有“衣冠”俩字的四字成语。

    灯谜一条也没有人来猜,大概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的花灯会简陋得紧,哪里懂得灯谜对于花灯会的重要。
    旦老爷也在这个时候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可以收了这个摊位,而孤寂则被老爷叫去处理那些被夜风濡湿的浆纸。

    这个摊位极其简陋,写有灯谜的红字条并无任何装饰就摆上了架,我三下两下遍收拾好了,但却看不见是否遗落纸张。

    “百万雄兵卷白旗,天下无人去征西,秦王杀了余元帅,骂完一阵把马骑。”似乎有一个人将一张灯谜红纸捡了起来。
    “拿给我,你又不知道这是什么。”我说着,他便将之递还于我。
    我看不见他的外貌,但是他的声音很好听,应该是那群“衣冠”之辈。
    “我当然知道。指的便是旦家金羽,一盲一哑……”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一盲一哑的时候,他故意把声音拖长,像怕我没听清一般。然而这四个字却激得我后背汗毛直竖。我知道,他指的是“旦无日照为清凄,旦缺玉口且孤寂”两句词儿,小的时候我们在旸谷就知道了,字面上意思挺美,清晨没有太阳的光辉就只能清凄,佳人在这样的清晨之中沉默不言便是更加孤寂。
    可我也知道,这是恶魔的口令。旦无日照射一,旦缺玉口射二,大概这也是老爷给我们取名清凄、孤寂的原因。可是我心中真如缺失了什么东西一般,隐隐作痛,怅然若失……

    这是诅咒!
    如同附骨之蛆的诅咒!
    所以我才无法知晓天空的相貌,所以孤寂才无法倾诉心底的怨淚。
   
    “你是什么人!”我顿时感觉自己正被噩梦缠绕。
    “我是被秦王杀死的余将军。”
    “破碎。”
    “请叫我,三,西家长子。”

    说完他就离开了,留下我一人在原地。
    没错,他就是三。“秦王杀了余将军”与“西无腰身”同射三,果然是西家的人。

    那么,我从旸谷就知道的那首诗,意味着什么呢?


    ……


    春天将至,我无法看到。
    花灯星火的璀璨,我无法看到。
    气味从风中传来,是虞渊的气味,落日的地方。

    我想,是余晖在召唤我了。










………………………………………………………………………………………………………………………………………………
                                           分割线华丽丽
………………………………………………………………………………………………………………………………………………

话说此文写的我蛋疼。。。
因为我的文笔本来就比较蛋疼。。。
不要说看不懂。。。
因为这是片段,片段啊片段。。。
写到一半的时候我改了改标题。。。
就因为之前的标题真的太标题了。。。
看得我愈是蛋疼啊。。。
余晖是神马东西?。。。
余晖就是太阳落山前发出最后的几丝火热。。。
好想哭啊好想哭。。。

[ 本帖最后由 ho6152433 于 2011-2-5 16:10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人气 收起 理由
冰夕煜 + 1 片段在哪里= =

总评分: 人气 + 1   查看全部评分


史德拉海牛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