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查看: 1906|回复: 0

[☆梦的点滴☆]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3014
帖子
29
精华
3
积分
535
BP
0 点
阅读权限
60
注册时间
2010-6-25

[原创评选第二季]第二十四期(2010-12~2011-01)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0 (第四十五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第二季]2012-11 (第四十六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原创评选]2013第一期文学区优秀训练师

双子宝贝信息

 神奇宝贝图鉴:20 (GT 20)
 双子宝贝图鉴:0 (GT 0)
 宝贝养成成就:21 (261 Pts)
发表于 2011-2-8 03:30:1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参赛类型:正式参赛
选择题目:1.退隐江湖的年轻杀手因为某些原因被一群杀手追杀时.

正文:

落叶被风卷起又落下,寒意乘着北风侵袭到南方.
深秋了,又是一年的深秋.
人,在跑,运着轻功在林间飞奔.
他的轻功极好,带着的风刮下来的落叶,要比他迟好久才打着旋落地.
他的身后,距离不长——至少能看见他在跑;距离不短——无论如何也追不上,跟着一伙人.
这伙人杀气腾腾地,像是要把前面那个人抽筋扒皮甚至还不够平息他们的怒气.

一前一后,一人和一帮人,几近没有变化的距离,已经维持了四个时辰,从上午到下午一直如此.
一人逃,一帮人追.
惊起飞鸟无数.

前面逃窜的那人,看起来不过刚过弱冠,相貌平平.这人薄唇微起,双颊淡红,吐纳自如.若不是他在飞奔亡命而后面人又状如鬼怪,人见了他必定以为他是闲庭信步好不自在的公子哥儿.
但公子哥哪里会有他这样的轻功本事,又哪里会有他眉宇间的那半抹轻愁?
虽然后面那伙人看上去恨不得要勾他的魂,但这人才是真真正正地地道道的无常.
说出去能让小儿止夜啼的勾魂索命无常君.
一个相貌无奇的青年男子.
大概见到他的人都不信这一说,可他偏偏能让人信服.毕竟只有无常才能那么凄惨而艳绝的勾去人的魂,夺取人的命.
所以,信他的人,都已经进了棺材.
无常本不叫无常,如此晦气的名字不管是哪个父母都不会给自己的骨肉起的.
那无常的名字呢?
他不记得了.
须臾之间,他的脚程又快了许许多多,

而后追他的人就不见踪影了,连声也听不见了.
他累了,需要找一处休息,过夜.
闲下来的时候无常总是会想很多事情,过去的很多事.
因此他不得不让自己忙一些再忙一些,不论是杀人也好被杀途中也好,只要让他不闲便行.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做杀手,是为了一辈子让人追杀.
于是他这一辈子就变得可长可短了.
长直至天命到,短无非立刻亡.
这便是他所选择的命运,也是在他的眉宇间添上半抹轻愁的原因.

而这半抹自然是不够的,他的愁大多在他的心里,一颗已死的心.
究竟是何时死去的呢?他偶尔也会想.
大概和名字一起死去了吧.他的死心这么回答他.

在无常还不止是无常的时候,他有许多名字,比如阿常,比如小猫,再比如很多.
那都是他的亲朋好友所取带着三分戏弄七分情义的绰号.
叫他阿常的人名叫项绾云,一个乱人,有时乱到他自己头脚不分.
只因整他太活.
甚至现在合上眼皮,无常还能听见耳畔声声不同音的阿.

然后他张口回应道:"阿湘."
再听,周围只剩了风声.
项绾云有个姐姐叫颜绾云,她固执的把姓放在最后,也拽着她弟弟一起这么做,项绾云很听她话,指东不敢西的那种听话,何况是个名字?
颜绾云头上总是遮着一块薄纱,只因她太美,她摘下那块面纱时,无常只觉眼中唯她一人矣,日月星辰都失了颜色黯了光芒.
她的相貌天地间无出其右,甚至仙女都不会比她美了.她笑一笑,任谁都会被勾去魂魄.
无常觉得她很幸运,至少她不会怕没人爱她.

但是无常想得到料不到,有时越美的女人越疯狂,因为她们疯起来总有男人去挡刀,可偏偏这个女人爱上了她不能爱的人.
于是她把他杀了.
无常把她和项绾云葬在一起.
他不可惜那女人也不恨那女人,他只可惜可恨项绾云,因为他看不得他姐姐毙于无常的无名一记下,他只有先去一步.因为他蠢到不知别的路.

这个过分活泼的青年就这么去了,躯壳塞在紧窄的棺材里动弹不得,一点也不符合他的性子.
再也没有人叫他阿常了.
叫他小猫的是两个神气的女孩子,长得俊俏又不像颜绾云那样祸水.一个叫焱儿,另一个叫黄莺.
想到焱儿,无常的头就会痛上很久,可这很久后再很久他也想不起关于她多一些的事情了.而黄莺是韩姓小子韩净墨的妻子.未过门的妻子.

无常还记得歌声柔美的姑娘一日突发奇想说要去苗疆,韩净墨拗不过她只好随了她,却不想一别无期再没相见.
直到沈晓愁两年后捎来消息说,那日的下午,就在离晚阳不远的地方有土匪抢了一伙商队.一个姑娘路见不平......
无常就看到这些.

韩净墨嘴里不停地说:"早该知道的.""她那样的性子怎么会坐视不理......"
那天无常去屠了整个匪窝,回来的时候一身血,他无法平静状若疯癫的韩净墨,于是只好去客房休息.

晚上的时候,他去叫韩净墨.
三尺白绫这种东西,他算是见到了它的威力.
——能让一个天才的商人,挂在房梁上,被晚风吹着如同打秋千一样,荡过来,荡过去.
无常手上的血色很厚,他杀了太多的人,该杀的不该杀的.
他杀人的命运也许决定在他十四岁的那一晚上,由整个无镇的几千道火光烙进心里砍在心上.也或许决定在他拿起剑,成为无常君要复仇的那一刻.又或许是早在几百年前,前人得了《无韵》时埋下了契机.

他做了杀手.
一年便退了.

他自知不是善良之辈,却同样无法忍受手上沾着无辜之人的血.
他觉得他现在像极了他年事好却是童颜的师父,临近西去的那几年.
心死而神活.


风声近了,大概是追兵赶上来了.
无常搓搓手,站起身来.
他还是要逃.
到死为止.

抑或是,到把一切都忘却为止.






也就只能是个短篇&我到底有多喜欢死人= =
XD又是俺的杀人史以及完成短篇(滚)啊啦……突然觉得年轻杀手还是比较好写的……
(哥哥:我也很年轻喂!)
已有 1 人评分银契 收起 理由
静·若水 + 4 ....姑娘其实我建议你直接去参加原创评 ...

总评分: 银契 + 4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滑动验证:

Powered by Discuz! X2©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